第507章 我是特地来请你的

    涉及自身利益,没人能够冷静。

    惨叫,哀嚎,求饶,一声高过一声。

    这么大的动静,着实把一年级其他班级吓了一跳。

    众人往外看,只能看见六班走廊外堵着人。

    “什么情况啊?那几个不是五班的人吗?”

    “不知道啊……咦!六班的人在打架?”

    “好像是墨九带头去的,我们去看看?”

    二十个班级不说每个班都去,也围过去了很多人。

    走廊下有三个窗户,可以清楚地看见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

    “我靠,我还以为六班跟五班的人打起来了,搞了半天这是在自己人打自己人啊?”

    “这是疯了吧?”

    “嘘!不要命了,你看前面!”

    众人抬眼,顿时一静。

    少年抄着双手,靠在讲台前面,冷眼看着。

    最重要的是他脚下,踩着一个男学生,已经把对方踩的趴在地上。

    他却是一副云淡风轻,什么事都没有的模样。

    “这,这也太嚣张了吧?”

    “墨九不可能无缘无故这样吧?”

    “你们看,前面的角落里,那是五班的人吧?”

    “哦,他们啊,昨天转到六班的。”

    “我懂了,他们俩挨了打,墨九是来给他们报仇的!”

    “……”

    卧槽!

    羡慕嫉妒恨!

    很快,在六班集体围攻之下,参与打人的同学,全部被打的体无完肤,衣服都被扯破了。

    也是下了狠手了。

    被苏九踩在脚下的男同学,后背脊梁骨都在发疼,浑身被一股强大的威压笼罩着。

    动弹不得。

    比起痛痛快快挨一顿打,显然这种不吱声踩着他的方式,令人感到恐惧。

    男学生歪着头,哭着求饶:“我,我错了……墨九,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眼泪和鼻涕流淌,随着他扭头动作,却蹭的到处是灰。

    不是一般的狼狈。

    苏九靠在讲台边,面上没什么表情,脚却轻轻往下又碾了一下。

    “啊!”

    男同学疼得脸颊抽搐,险些晕过去。

    六班同学见状,纷纷吓得的后退。

    一个敢跟即墨泽阳对战,且搞出一个满月见佛的人,他们哪里敢起反抗的心思。

    那不等于找死吗?

    苏九目视前方,淡淡的:“打完了?”

    六班众人连忙点头:“打完了!你可以看看……”

    苏九挑眉,扬起一抹恶劣地笑容:“还差一个。”

    微微移开脚,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

    众人先是一愣,而后看向他脚下的男学生。

    “祝恒对不起了!”

    “你别怪我们!”

    “要怪就怪你自己,为什么要打人!”

    众人说话,立即冲过去,把地上的男学生拎到一边,拳打脚踢起来。

    人数上的优势,可以说这群人挨打的时候,连反抗都来不及。

    元气没有运转起来,三拳两脚已经落下了。

    苏九转过身子,冷冷地瞥向谢忱:“做事要以绝后患,要不然就别插手别人的事。”

    谢忱抿唇,低下头。

    这件事的确是他冲动所致。

    如果他们没来六班的话,那周制和周胜只怕会更惨。

    苏九皱着眉,也没多说什么,往外走去。

    五班的人把周制和周胜扶起来,跟在苏九后面离开。

    众人看见苏九出来,能跑的就跑了,没走到贴着墙边,生怕挡了路。

    周制和周胜被岳霁华他们架着,除了脸上伤口较少之外,露出来的手上,道道都是青紫淤痕。

    众人神色各异,每个班都有被欺负的人,但是程度不同。

    像这样往死里打的,估计也是疯了。

    一段小插曲暂时结束了。

    苏九的心情稍微变好了一点。

    手托着下巴,继续琢磨药材的事情。

    祁绍和谢忱知道这些事,也不敢打扰她。

    周制和周胜被人送去了丹系的医舍治疗。

    下午上课,五班照旧,没什么异样。

    六班却炸开了天。

    导师一进门,看见就是班里十多个半死不活的学生。

    差点没有气的晕过去!

    “到底怎么回事?谁干的!”

    “……”

    六班集体成了哑巴。

    毕竟所有人都有份,唯一能做的就是守口如瓶了。

    被打的最惨的人是祝恒。

    也只有他被苏九踢了一脚,可偏偏那伤口已经被他打的伤口掩盖。

    他们还是什么也不能说。

    反正就认命吧。

    导师气归气,可是这么多人,他也不能全部关到禁闭室吧!

    最终让六班集体围着练武场跑一百圈,不准使用元气。

    惨还是他们惨。

    你要说以后遇到有人霸凌他们管不管?

    呵,往死里打!

    *

    苏九一天都在游神当中度过。

    傍晚吃完饭,准备回宿舍的时候,倒是遇到了一个人。

    即墨泽阳单手负背,立在回宿舍的必经之路上。

    祁绍属于嘴不怂的典范了,看见有人拦住前路,尤其是直勾勾的盯着苏九,便不高兴的道:“好狗不挡道啊!”

    即墨泽阳属于什么人,哪里会给人随便辱骂,身上顿时发出一股强悍的威压。

    尽管他断了右臂,也是元皇等级的高手。

    千斤重落在双肩上,祁绍脸色煞白,气血翻腾。

    谢忱神色微变,抓住祁绍的胳膊。

    即墨泽阳早就看谢忱不爽了,岂会错过这个机会,当即冷笑着加重威压的力道。

    苏九眯起眼睛,横移两步,抵消了他威压的同时,反问:“即墨学长来这应该不会刁难我朋友的吧?”

    讲道理,这件事绝对是祁绍挑起来的。

    即墨泽阳见他如此偏袒自己人,脸色微微有些泛黑,讽刺了句:“原来你也是帮亲不帮理的人!”

    苏九面色不变,像是故意恶心他似的说了句:“如果你是理,那我当然帮亲了。”

    即墨泽阳眼底多了几分阴鸷,死死地盯着对面的少年:“我究竟哪里得罪你了?你要如此对我?”

    这话差点把苏九都给听笑了,也确实笑了。

    清脆的笑声,在微黑的夜色里,有种说不出凉意。

    即墨泽阳皱着眉头,显然也想起了自己在奇斐山脉,原本是打算杀了他的,而且也确实付出行动了。

    只是没杀掉而已。

    想起这些之后,他沉着脸,转开话题:“听说你在炼丹比赛大放异彩,我是特地来请你的。”

    苏九挑起一边眉毛,挺惊讶的:“特地来请我?”

    即墨泽阳抿起唇,眼神不明的意味:“我爷爷,也就是即墨家族的家主,请你去一趟即墨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