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洗洗,回床上抱吧

    他想要安慰妹妹,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安慰什么呢?

    安慰她肯定会突破三品后期炼丹师?

    就算她可以,但也不可能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到达!

    没有用的安慰,只是一把利刃,把伤口再割开罢了。

    苏九给完丹药之后,就带着祁绍离开了。

    赫连聿也跟在他们俩人后面,忍不住道:“神龙学院不能带人进去的,他现在在哪里都挺危险的,不如,就住在我家吧?我家地方大,你来看也方便……”

    最后一句话,暴露小心思。

    祁绍嘁了一声,掐着腰:“把你的小心思收起来,九哥是冥王的!”

    啪!

    苏九一巴掌甩在他后脑上,“胡扯什么?”

    祁绍捂着脑袋,控诉的眼神看着她:“九哥……你变了!”

    苏九懒得理他,对于赫连聿的提议,他当然没意见,只是……

    “祁绍留在赫连家也没什么事,我可以通过轩辕院长把祁绍留在学院。”

    最主要的还是想让祁绍多学点东西。

    神龙学院的元气室不错,让他进去待两天。

    祁绍听见苏九的话,立马喜笑颜开:“嘿嘿……九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我以后当牛做马的保护你!”

    苏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嘴不怂。”

    祁绍咧着嘴,跟皮鞋炸线了一样。

    赫连聿站在旁边看着两人的互动,心里非常艳羡:“墨九……”

    苏九扭头看他,眼神询问什么事?

    赫连聿欲言又止,叹了一口气:“没事,等你有空了,一定要跟我说。爹娘……”

    苏九别开视线,没吱声。

    眼前闪过的是夫妇俩吃着川菜,辣的嘴巴泛红流眼泪的模样。

    明明不能吃辣,却因为她强忍着。

    她,真的很不懂。

    充其量他们只是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而已,并没有感情。

    正因为不懂,所以才更加的烦躁。

    沉默了片刻。

    苏九淡淡的回了句:“过两天吧。”

    虽然不是确定,却不再是拒绝了。

    赫连聿有些欣喜:“谢谢……谢谢……爹娘一定会很开心的!”

    苏九背对着他,提醒道:“我们去客栈,想必已经有人知道了,我爹的事情你们随便安排一下吧。”

    赫连家毕竟是三大家族之一,保护苏圣这是他们应该的,也是必须得。

    赫连聿很聪明,一点就通:“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苏伯伯的。”

    祁绍云里雾里的,只是把赫连聿当成一个勾引苏九的小白脸,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哼,癞蛤蟆,想吃九哥肉!

    *

    苏九带着祁绍回了神龙学院。

    当祁绍看见轩辕院长的时候,眼珠子都差点都掉下来了:“宗宗宗主?您怎么在这啊?”

    轩辕院长也很惊讶,“你这小子,怎么也跟来了?”

    祁绍一脸讪笑:“哈哈,向上奋斗,是我们年轻人应该的!”

    坚决不能说自己是一时冲动,跟着敌人过来的,还被当成人质养了好久!

    太丢人了!

    苏九也不拆穿他,淡淡的问:“您觉得这件事情可以吗?”

    指的是安排祁绍进学院的事。

    轩辕院长咧嘴大笑:“哈哈哈……那要看是谁要求的了,你要求的,那一百个我也得同意啊。要不然那死孩子又要说不给我送终了!”

    苏九抚着脖子,不自在的移开视线。

    这小动作把轩辕院长逗乐了:“你这小子,我还真以为你是遇到什么事都面不改色呢?无溟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唉……”

    最后一句,又惆怅了。

    除了一个性别,什么都好!

    苏九自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甚至以为墨无溟早就把她的事情告诉轩辕院长了。

    哪知道墨无溟这个冰疙瘩,除了跟她之外,对谁也是没有耐心的。

    包括面对即墨老家主,也是爱答不理的。

    单凭着他那身气势,以及处事的手段,得到老家主的赞赏。

    苏九带着祁绍办完所有的东西之后,天色已经快黑了。

    周制和周胜今天还是被调走去六班了,宿舍也换了。

    祁绍跟在苏九身后,推开门的时候,伸头往里面看。

    谢忱衣服脱了一半,一只手还在袖口里。

    桌面上,烛灯忽闪,微红光,照在了门口那张俊秀脸上。

    就见,对方跳进来,挺着腰杆:“嘿!孙子!是我啊?你傻了啊?”

    谢忱茫然的眨了眨,还是没有动弹。

    祁绍掐着腰走过去,“干嘛不说话?怪吓人的?”

    啪嗒。

    谢忱的神经绷断了,一把揪住祁绍的衣襟,双眼冒着寒光,低吼:“你这个混蛋!”

    旁边床铺的岳霁华吓了一跳:“有话好好说,别冲动别冲动!”

    傅榆和李白手里拎着两桶水,着急忙慌的放下水桶。

    “怎么回事啊?这是谁啊?”

    只有苏九跟个没事人一样。

    拿起水盆,从傅榆他们拎来的水桶里,倒满水,往外走。

    洗脸洗脚去了。

    傅榆有点懵逼:“欸?九哥,你不管啊?”

    李白走过去,刚想要伸手。

    就见谢忱眼圈泛红,一把将人拽进来怀里。

    双手紧紧地搂住他,声音压着情绪:“你个孙子!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要是出事我……爷爷怎么办?你做事情之前你都不会多想想吗?你要是出事……”

    他紧抿着双唇,没再继续说下去。

    发抖的双臂,诉说了他所有的情绪。

    趴在谢忱怀里的祁绍,也没有多想,这次的确是他太冲动了。

    “我也不知道……我就一股脑的……对不起!”祁绍闷闷地道歉,挣了挣身子,有些不适:“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用力?我快出不了气了!”

    谢忱不吭声,双手不禁没有松开,反而搂的更紧了。

    祁绍无语。

    傅榆:“……”

    李白:“……”

    岳霁华:“……”

    为什么有种微妙的感觉在发酵?

    过了很久。

    苏九都洗漱完了,回来的时候,俩人还抱在一起。

    更牛逼的是岳霁华,傅榆,李白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苏九走回床边,脱鞋子上床,真诚的建议:“洗洗,回床上抱吧。”

    #跟着九哥在线吃瓜#

    谢忱倏地回神,往后跳了一步。

    “你别听九哥胡说,我没那意思!”

    祁绍撇嘴,也没有想歪,还在那嘀咕:“反应那么大干嘛?我们俩又不是没一起睡过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