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烦,很烦,特别烦。

    祁绍:“……”

    忽然有种失宠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很快,他就带着两人来到了“黑店”客栈门口。

    苏九看着客栈的牌匾,愣了愣:“你这一个多月都在这里?”

    祁绍一边敲门,一边点头:“对啊。”

    “……”

    苏九无言。

    这家客栈她不仅住过,甚至还经过几次。

    掌柜听见有人敲门,还是非常警惕的,趴在门缝看见是祁绍,便快速打开了门。

    “快进来,快进来。”

    苏九和赫连聿跟着祁绍进去。

    掌柜快速把门关上,瞥向进来的两个年轻人,苏九上次带的面具,他没认出来,但是他认出了赫连聿。

    顿时,脸色有些不好:“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苏九抬眸,主动开口:“我、我爹在哪?”

    这两个字是真的别扭。

    掌柜猛地扭头,从上到下打量着这张脸,这才惊觉这张脸跟赫连歌很像。

    “你,你就是苏九小姐?”

    苏九嗯了一声,“带我去见他。”

    掌柜看了看苏九,又看了看赫连聿,心里一万个问号,被他强行压了下去。

    “老板在里面,走,我带你们进去。”

    赫连聿跟在后面,心里略感惊讶。

    这段时间赫连家让人四处寻找苏圣的下落,却半点儿音讯也没有。

    原来他就在四九城,而且就在路口这么显眼的客栈里面。

    他哪里知道,苏圣之前根本不在神武大陆。

    房间里点着灯。

    苏圣面色惨白的躺在床上,呼吸极弱,却非胸膛还有一点起伏,都看不出生机了。

    掌柜站在床边,眼圈泛红:“老板还有救吗?”

    “希望不大。”苏九表情冷淡,抽回搭在苏圣手腕的把脉手指,淡淡地问:“是谁伤的?”

    冷静到近乎冷漠的程度。

    掌柜皱了皱眉,对于她的反应不满意,有些生气:“当务之急就快点救老板,别说不知道是谁伤了老板,就算知道又有什么用?老板昏迷之前的最后一句话还在担心你,让我们告诉你,快点离开神武大陆……”

    他顿了一下,像是想到什么,看向苏九的眼神带了几分仇视:“要不是为了你,老板也不会受这么重伤……”

    店小二扯了他一把,“别胡说。”

    掌柜扭着头,抹眼泪去了。

    苏九面色冷淡,走到窗边,推开窗户:“有药吊着一口气,暂时死不了。”

    掌柜本来就生气,听见这话,再次失控了:“你这是什么语气?老板是因为你才这样的!你真是白眼狼,不知感恩!”

    苏九漠然的转过身子,抄着双手,靠在窗边:“我可以理解你因为伤心过度而口不择言,我也非常感谢我爹有你这么一个衷心的手下。但是……”她顿了顿,眯起眼:“这并不代表你有这个资格来训斥我,就算我是白眼狼,对不起的也是我爹。”

    掌柜一阵语塞,梗着脖子,还是很不服气。

    祁绍靠近他:“掌柜你别这么激动,九哥只是说希望不大,又没说没救了。”

    掌柜瞪了他一眼:“希望不大,跟没救了有什么区别?都怪赫连家的人……老板的命也太苦了…呜呜……”

    掌柜干脆坐在床边哭了起来,

    苏九听得十分烦闷,转身离开了房间。

    赫连聿跟着走出来,轻声道:“你也别担心,苏伯伯肯定不会有事的……”

    苏九靠在走廊下,声音挺淡:“他全身经脉多处受损,最后撕破空间的时候,双手经脉被挑断了,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回来的,多大的毅力。呵,为了救我,值得吗?”

    阐述的语气,赫连聿却听出了几分异样:“等会回家就贴告示,全程招揽能人异士,肯定有救的!”

    苏九半眯着眼睛,余光斜向他:“倒也不必,我带你过来,只是想告诉你,你们赫连家对不起是我爹。”

    一口一句我爹,赫连聿抿起唇:“你跟他感情很好?也是,他养了你十七年了。”

    苏九侧身,斜倚在走旁边,“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爹娘很不公平?”

    赫连聿微微一愣,讪讪的:“我当然没有……”

    苏九也不拆穿他,继续道:“我对于亲情没有任何好感,甚至可以说反感。”

    赫连聿有些愕然的看着她:“是不是苏圣对你不好?还是……还是谁对你……”

    苏九微微抬手,打断了他:“别瞎脑补,苏圣对我是除了墨无溟之外,最掏心掏肺的人。也是我,即便我即便打心底里抗拒,却也没法抛弃的人。”

    即便抗拒也没法抛弃,这得是多大的羁绊?

    赫连聿抿着唇,定定的:“我也会对你好,爹娘也会对你好,拼了命的对你好。爹娘不奢望你原谅他们的粗心大意,但是……你能不能,不要一口一句,你爹娘……爹娘他们也是受害者啊。”

    说道最后,几乎是恳求了。

    苏九抿了抿唇,暂且答应了:“我尽量。”

    两人对话的声音虽然不大,却没有刻意遮掩。

    掌柜自然也听见了,他狠狠地甩了自己一耳光。

    他真是昏了头了!

    苏九再进来的时候,掌柜走过来,扑通跪地,羞愤的:“我真是瞎了眼,才会觉得小姐是白眼狼……我真是混蛋!”

    “……”

    苏九没吱声,不善于处理这种情况。

    祁绍果然很懂苏九,立刻上前把掌柜拖了起来:掌柜你不要这样了,误会搞清楚就行了!”

    掌柜的情绪这才稳定下来。

    苏九又掏了两瓶丹药出来,“我回去会再多炼一些,他暂时是死不了的。”

    又是这句话。

    掌柜眼梢抽了抽,接过丹药:“那老板的伤……”

    苏九剑眉微皱,语气很冲:“希望不大,是因为我不是三品后期炼丹师!”

    烦,很烦,特别烦。

    原本以为她现在四品中期,至少能够有点用了。

    谁知道苏圣的伤,必须要三品后期的修复丹。

    也就是南星曾经说过的,普通的三品修复丹。

    此时此刻,她仿佛才能明白墨无溟当时听见这句话有多可笑!

    赫连聿默默地看着妹妹,心里隐约懂了她的感觉。

    人活在世,最怕的不是无能为力,而是有一线生机,你却败给了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