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智障嫌弃傻子

    欧阳芷仪狐疑地看向苏九的背影,故意地:“表妹最近还好吗?”

    在这种时候问赫连九,不就是提醒他们赫连九被墨九打伤一事吗?

    赫连歌面色微沉,不悦地抿起唇,没说话。

    欧阳蕴是心善,但不傻,当然能感觉的出来欧阳芷仪对苏九的恶意。

    以她爹和欧阳锦的机警程度,必然不会说出赫连九的身世。

    她以为侄女是担心自己女儿,便没放在心上。

    欧阳蕴柔声开口:“她挺好的。”

    关于赫连九她的心情是复杂的。

    十六年时间,养只动物也有感情了,何况是人。

    但人都是自私的,她只要想女儿流落在外受苦受难,就难受的要命。

    从牙牙学语,到步履蹒跚,再到长大成人。

    身为母亲对孩子最重要的阶段,她全都错给了赫连九。

    在点点滴滴的宠爱,都仿佛变成了刀子,不停的凌迟着她。

    扪心自问,她不曾做过伤天害理的事,老天爷为何要让她的女儿受苦呢?

    想想这些,欧阳蕴就忍不住落了泪,她扇着风,眨了眨眼睛:“呼呼……太、太辣了……”

    赫连歌哪里会不知道妻子怎么了,正是因为知道,看向欧阳芷仪的脸上的更加不好了,直接的:“你不吃饭,就不要在这里打扰你大姑。”

    冷冰冰的语气,心情极为不好。

    欧阳芷仪还以为她挑起了他们对墨九的仇恨,并没有生气,甚至有些沾沾自喜。

    颇为抱歉的:“对不起大姑,都怪我多嘴,九妹妹——”

    赫连聿沉着脸,厉声打断她:“有完没完,不吃滚出去!”

    震怒声,丝毫不给面子。

    欧阳芷仪双目微睁,显然也被突然发火的赫连聿吓到了,对于这个表哥,她心底是有些怵着的。

    她白着脸,愣是没敢吱声。

    祁绍:“……”

    弓着腰,缩小存在感。

    闹啥玩意儿啊?

    吃顿饭都不安生!

    还有……赫连九又是哪个啊?

    祁绍挠头,十分不解,还是吃饭吧。

    隔壁桌的一群人,偷偷看了一眼。

    气氛从奇怪又变成了低沉了。

    很快,店小二端了两碗解辣的清汤过来。

    赫连歌拿起手帕,给欧阳蕴擦了擦嘴,手指抚了抚她泛红的唇角。

    欧阳蕴递给他一个安抚的笑容,“我已经吃习惯了,你看,这鱼肉就不错,吃了多,也不辣。”

    赫连歌知道自己劝了没用,干脆不说话了。

    赫连聿看见父母这个样子,心里难受厉害,目光不自觉的看向苏九。

    苏九故意侧身,手支着脑袋,留给他们一个冷漠地背影。

    赫连聿叹了一口气。

    这是一块拒绝融化的千年寒冰。

    丹系长老端起酒杯,打破了低沉的气氛:“来来来,大家喝酒,别光低头吃啊。”

    苍狼学院长老也举了举酒杯,嘴里嘟囔道:“今天我是看在墨九的面子上才让你请客吃饭的啊。”

    丹系长老懒得理他,收回手,一饮而尽。

    两人虽然拌嘴,但是看上去还挺和谐的。

    聂席霖跟旁边的贺川他们对视了一眼,心里觉得奇怪得不得了。

    看他们两个的相处方式,苍狼学院也不像是跟神龙学院的仇很深的样子啊?

    忽然之间,他们都不知道讨厌神龙学院的原因了。

    苏九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喝过那所谓的解辣汤。

    一坛酒见了底,她才起身:“我还有些私事要办,晚点我会自己回学院的。”

    丹系长老倒是没多问。

    得知她是四品中期品阶,又拥有本命火种之后,他恨不得把他捧在手上了。

    嘱咐了一句:“那你一个人要多加小心啊!”

    苏九嗯了声,转眸,看向祁绍。

    祁绍抬眼,猛地回过神来。

    她终于想起苏伯伯了!

    他就说嘛!九哥怎么可能会不管自己的父亲!

    诶,是不是该改口叫九姐了啊?

    苏九哪里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已经转身往外走了。

    祁绍擦了擦嘴,朝着赫连聿点头。

    赫连歌忙朝着儿子使眼色,让他跟上去。

    本命火种的消息传出来,四九城什么人都有,难免不会有人对她不利!

    赫连聿喝了一杯冷水,就跟了出去。

    三人接连出去,很难不令人多想。

    欧阳芷仪抿起唇,“大姑,表哥他去干什么啊?”

    欧阳蕴抬眼,笑了笑:“去给你表妹置办点东西。”

    欧阳芷仪脸上溢出笑容,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显然,他想歪了,认为赫连聿要去给赫连九报仇了。

    丹系长老捏着杯子,皱起眉头。

    苍狼学院长老对墨九跟赫连家的仇不清楚,倒也没察觉到异样,还在低着头吃东西。

    丹系长老忍不住踢了他一脚,低声问:“你这几个学生,厉害不?”

    苍狼学院长老眉心一跳,同样低声:“什么事?”

    丹系长老斜眼,朝着门口离开背影,努了努下巴。

    苍狼学院长老拧起眉,“聂席霖,你去保护墨九。”

    聂席霖抬头看着他,仿佛在问“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苍狼学院长老看不懂他的眼神,在桌底下踢了他一脚:“去。”

    聂席霖抬手扶额,有点头疼的:“我,老狄和柳栋咱三都是他救的,要是出什么事,我去拖后腿还差不多。”

    苍狼学院长老:“……”好像也没毛病。

    再说离开饭馆的苏九——

    抄着双手,面朝着街道站着,眼神有些幽深。

    祁绍屁颠颠的跟过来:“九哥!我眼力劲儿不错吧?”他边走边说:“我现在就带你去找苏伯伯,就在这里不远的地方。”

    苏九瞥了他一眼,却没动弹。

    祁绍疑惑地转回头。

    赫连聿走了出来,看见站在路边的少年,似乎在等自己,心里一咯噔。

    不是吧,跟都不给跟啊?

    他站在一步之外,踌躇不前。

    苏九斜眼,眼神挺冷:“我没那么多时间等你。”

    丢下一句话,迈脚往前走。

    赫连聿满脸愕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等我?妹妹在等我啊!

    于是乎,大街上就出现一个诡异的画面。

    一个高个子的大男人,跟在一个少年身后,一蹦一跳的。

    回头率,百分之百。

    祁绍嫌弃的瞥了一眼,凑近苏九身边:“你从哪里认识的傻子?这么招摇,等会都暴露了苏伯伯的行踪了。”

    苏九抬起一边眉毛,不咸不淡的:“一个智障还好意思嫌弃一个傻子,脸皮见长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