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二十号是谁啊?

    贺川他们炼完丹就到休息区了,就怕聂席霖一个人无聊,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只知道比赛取消,免费来领三品药材。

    琴月吟抬手,拍了拍前面人的肩膀:“这位大哥,你们刚刚说的本命火种,是谁啊?”

    前面的人也是道听途说,听见有个小美人问自己话,热心的回答:“听说是一个神龙学院的学生,就是二十五号擂台的,抽中四品中期丹方的!”

    靳励点了点头:“哦,原来是那个啊……等等,本命火种?”

    他后知后觉的瞪大双眼。

    贺川和琴月吟也仿佛才反应过来的表情,异口同声的:“本命火种?”

    前面的大哥挠了挠头:“对啊,就是本命火种,而且这次比赛取消,就是因为鉴定师暗箱操作,诬陷人家五品中期丹药是掉包的,结果你们说可不可笑?”

    他忽然顿住不说了。

    琴月吟忍不住道:“结果呢?”

    前面的大哥就享受这种被人追问的感觉,继续道:“结果,五品中期的丹药完全是因为江大师认为人家炼出的丹药太优秀了,可以破格评定为五品中期!”

    旁边一条队的人听见他们在聊这些,立刻打开话匣子了:“可不是吧!我觉得最荒唐的是四品中期的丹方!你们知道为何我们没有一个人抽中四品丹方吗?那是因为这根本就是孙威他们故意坑害那个二十号参赛者的,特地叫他抽到的四品中期丹方!你们说,恶不恶心!”

    前面大哥的话被抢了,顿时有些不高兴的看过去:“小心点,口水都喷到我身上了。”

    “哈哈哈,抱歉抱歉,我一时之间太激动了,没忍住!刚刚在下面看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话一出,前面的大哥立马变笑脸,“哎呀,你刚刚在现场看呢?说说,鉴定师们真的都被二十号废了?”

    旁边的大哥也不记仇,口沫横飞的:“对啊!就是因为他把六个鉴定师火种废了,所以才被苍狼学院的长老看出来了本命火种!”

    众人凑在一起,聊得还挺热乎。

    贺川,靳励,琴月吟三人对视了一眼,而后看向了聂席霖。

    贺川:“早知道就不带你来了。”

    靳励:“就是,让你去围观你非要在休息区待着。”

    琴月吟:“唉,这可是本命火种的持有者,这辈子都不一定能见一面啊。”

    聂席霖:“……”

    又不是他叫他们回来陪他的!明明是他们自己要回来的!

    有些没过去看的参赛者,听见这些话,表示感同身受啊!

    旁边的大哥安慰道:“也没什么好可惜的,他既然是神龙学院的学生,总有机会能见到的!”

    三人眼神一闪,扭头看向聂席霖。

    聂席霖猜到他们想什么了,但是直接拒绝了:“不行,你们之前背着人家说的话,人家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而且他又不是炼丹师,他就只是陪同学过来的,不能麻烦人家!”

    三人嘁了一声,前面队伍排队的拿到了三品药材,他们三人一跟着领了。

    往回走的时候,还在跟聂席霖说:“不就是看一眼吗?真是小气,靳励,我们等下去出口等着,就不信看不见。”

    话音刚落地,聂席霖脚步顿住了,抬眸看向排在最后面的人:“墨九,你也陪同学来领药材啊?”

    苏九看向他身边的人,以及手里还未收起来的药材。

    微微点头,“嗯”了一声

    聂席霖走到苏九身边,眼神偷瞄着在他前面排队的人,靠近:“欸,你哪个同学拿到的本命火种?给我指一下?”

    神龙学院的两个新生听见他询问谁是二十号,简直一脸黑线。

    贺川他们若无其事的走到聂席霖身边,竖着耳朵偷听。

    苏九红唇轻抿:“你这问题,有点刁钻啊。”

    旁边队伍领到药材的大哥往回走,就看见之前对没见到二十号参赛者感到扼腕不已的三个人,本想再安慰他们两句,结果就看见他们居然跟二十号参赛者站在一起!

    顿时惊呆的“啊!”了声,后退两步。

    前面排队的人,瞬间回头行注视礼。

    苏九目光浅淡,递给他一个疑问的表情。

    那大哥咕嘟吞了吞口水,把手塞进嘴里,使劲的摇了摇头。

    呜呜呜,太危险了,我刚刚差点火种就没了!

    前面排队人,有几个也认出苏九了,顿时紧张的屏息凝神。

    聂席霖撇了撇嘴:“我发现你们炼丹的都是一惊一乍的,你还没说呢,二十号是谁啊?”

    神龙学院的两个新生:“……”

    仰头望天,深吸了一口气。

    忍无可忍的转头,异口同声的低吼:“墨九就是二十五号擂台的二十号参赛者!”

    聂席霖:“……”啥玩意儿?墨九?炼丹师,二十号?

    贺川:“……”

    靳励:“……”

    琴月吟:“……”

    张着嘴,懵逼脸。

    顿了两秒,三人同时看向聂席霖,咬牙:“你不是说他不是炼丹师吗!”

    聂席霖:“……”

    不,他不是!

    炼丹师的修为有那么高的吗?

    可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咬着下唇,哀怨的眼神:“你不是说你是陪同学来的吗?”

    苏九抄着双手,挺坏的:“是你说的,我没说。”

    聂席霖狠狠一噎。

    鬼能想得到他修为那么高,居然还是个炼丹师啊!

    贺川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你真的有本命火种啊?”

    苏九:“假的。”

    贺川:“……”

    话题终结者。

    气氛有些尴尬。

    靳励我揉了揉鼻子:“之前多有得罪了!”

    琴月吟也低着头:“我们……抱歉。”

    三人提的应该是刚见面时候,拉着聂席霖离开说的那些话。

    苏九点了点头,目光清冷的看着前面:“二十号你们也见到了,可以先离开了。前面的队伍因为你们都已经不动了。”

    这绝对是倒打一耙石锤了。

    大家明明是因为她才往回看,并且不敢动弹的。

    聂席霖眼梢狠狠一抽,“那我们就先走了。”

    贺川他们也朝着苏九点了点头。

    前面的队伍依然一动不动。

    苏九微微斜身,歪着头:“麻烦快点,午饭时间都要过了。”

    唰!

    众人集体转身,前所未有多的整齐。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排练了很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