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鉴定师们的下场

    缓慢的语调,就像是刀刃,在人的心尖上来回划过。

    孙威一行人感到头皮发麻,不住的后退。

    而这样一个形貌姝丽,身形瘦弱,却手段凶残的少年。

    着实令轩辕老家主和即墨老家主心头一震。

    两人看人都相当的准,虽然都猜到了苏九不同凡响,但还是轻视了。

    至少他们没想过,对方眼睛都没眨一下,就在他们面前废了一个鉴定师的手!

    熟练的手法,应对事情的反应,得心应手到仿佛他天生就该生存在这种打打杀杀的环境里一样。

    这种诡异的感觉,令两人半天没吱声。

    苏九丢下手帕,朝着孙威抬抬下巴:“我这个一向都很公平,别人打我一下,我打他两下。别人打我两下,我打死他。”

    最后一句,少年咧嘴,竟露出了笑容。

    但是搭配他说的话,可就渗人的慌了。

    孙威双脚往后退,白着脸道:“这件事……这件……”

    苏九不想听解释,朝着他勾了勾手:“过来。”

    孙威吓得直哆嗦,他猛地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身扑到赫连歌的脚下。

    “赫连家主……我是为了替赫连小姐报仇啊!赫连家主你一定要保我啊……”

    赫连歌现在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他们虽然是鉴定师但是修为很低,都是靠着三大家族的护卫保护的。

    幸好,幸好之前他得到了赫连家的保证。

    就在他放心的时候——

    砰!

    一只脚踢在他的胸膛,直接把他内脏给踢碎了,狠狠地吐出几口血。

    赫连歌搂着欧阳蕴,面色阴沉的:“你个混账东西!我夫人的腿,其实你能随意碰到的!不知死活!”

    四九城里,众人皆知,赫连家主三爱:爱妻,爱女,爱酒。

    若是孙威方才着急错抱了欧阳蕴的腿,那有此一劫,算他活该。

    轩辕老家主和即墨老家主也没有想太多。

    然而,还未断气的孙威他比谁都清楚,他刚刚根本连欧阳蕴的衣角都没碰到……

    再多的疑惑也不解,他都问不出口了。

    因为他已经睁着眼睛,断了气。

    赫连歌憋了半天,这一脚用了九成力道,大罗神仙也就不回来!

    剩下的鉴定师,就这样死死地定在了原位,全身发抖。

    此时,擂台上的比赛,也快告一段落了。

    终于有人看见了对面的世家所在的地方,多了很多道人影了。

    “我刚刚,好像看见赫连家主踢了一个人。”

    “那也是他活该,挑衅赫连主,腿给他打折了!”

    “咦,不对呀,那个人怎么有点墨九?”

    “什么像墨九,那就是墨九!”

    “什么情况啊?我刚刚一直看比赛,都没留意。”

    这么大的场合,又没遮没掩的,你要说没人看见,那是不可能的。

    很快刚刚的画面就被描述的绘声绘色。

    众人转换位置了,纷纷往描述的事故中心靠拢。

    地上拍着一个人,手腕插着一根匕首,伤口不疼的流血。

    “我靠,那个不是鉴定席的裴大师吗?原来你刚才不是吹牛啊?”

    “我丢,那个被踢得生死不明的,果然是孙大师!”

    “嘘嘘,小声点,我刚刚听见他们好像在说丹药的问题……”

    围观群众,竖起耳朵张望。

    即墨老家主瞥见了靠近的人群,颇有威严的开口:“这件事就到此作罢吧!”

    苏九抱着胳膊,手指在胳膊上敲了敲,就那么直直的看向了对方。

    “我也很想就此作罢,但是冤枉故意冤枉我作弊,并且设计我抽到四品中期的丹方,这种种行径,没有任何交代?原来三大家族就是这么办事的。”

    天王老子也不给面子。

    如果不是她发现了那株替代品,结果就是爆丹。

    在这个时代,炼丹师的名声有多重要?

    一旦被人认定了作弊,弄虚作假,以后想出头就难了。

    虽然她并不把这些放在眼里,但这不代表别人可以陷害她!

    即墨老家主眯着眼睛,瞥了一眼身后的墨无溟,压着声:“你有什么想说的?”

    从苏九出现开始,墨无溟的眼神就从未从她身上离开过。

    闻声,他冷漠地开口:“先前就说过,若是冤枉了墨九,便要在擂台上公开道歉。当然,这仅仅是他们跟我们三大家族的约定。至于墨九愿不愿意放过他们,那是他们的私人恩怨了。”

    几个鉴定师倏地抬头,紧跟着扑通跪地。

    “即墨少爷!我们是替三大家族做事的啊!您不能不管我们啊!”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你们不会天真的以为,出了这种陷害参赛者的脏事,我们三大家族还会留下你们吧?”

    几个鉴定师慌了,朝着即墨老家主连连磕头。

    “即墨家主,我们是鬼迷心窍了!”

    “这些都是孙威让我们干的!”

    “求求您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即墨老家主刚要说些什么,就听见背后传来墨无溟冷酷的声音:“鬼迷心窍的事情怕是干了不少,爷爷,我严重怀疑墨九不是第一个受害者,往年的比赛,一定要重新查一查。尤其是那些天赋异禀,却没有被三大家族选中的。”

    一句话,几个鉴定师脸色唰地一下没有血色了。

    “我们……愿意道歉……”

    “对对,道歉……”

    “我们道歉之后,马上就离开……”

    这会是他们想走了。

    可惜,迟了。

    即墨老家主原本听见墨无溟帮墨九说话,他心里极为不悦,但是看见他们几个人的反应之后,如梦初醒!

    啪!

    他一掌劈裂了扶手:“反了天了,连我们即墨家的东西,你们也敢贪!”

    几个人趴在地上,连求饶不敢求饶了。

    轩辕老家主的脸色也难看的要命。

    一直觉得自己挺聪明的,临老了被自己亲手提拔的人给黑吃黑了。

    实在是丢人!

    围观群众人听完之后,简直就惊呆了。

    “我刚刚听到什么了?鉴定师陷害参赛者?”

    “我靠!这些人也太脏了吧!大家来参加比赛,为的就是出人头地啊!”

    “我就说,近两年来的被选中的炼丹师,怎么质量都不高呢!”

    众人讨论着,想破口大骂。

    苏九掀起眼皮,打破了平静:“既然我是受害者之一,那我应该有权利处置他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