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脏了我的手

    苏九挑了挑眉:“哦?请问哪里有问题?”

    “你丹药明明——”

    孙威忽然住了嘴,双目圆睁,不敢置信的瞪着他。

    苏九似笑非笑的:“我的丹药怎么了?”

    望着对方轻慢的笑脸,孙威感觉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如果他原本就是四品中期炼丹师,那他很有可能已经识破了那株丹药是替代品,并且换了正确的药材!

    所以他才会问他是否准备错药材之类的话,把他所有的后路堵死!

    旁边的鉴定师见他不动了,连忙出声:“我看这丹药的确有点问题,跟我们平时看见的不太一样!”

    不太一个样个鬼!

    简直就是一模一样,不,这颗丹药是除了之前那么五品丹药之外,他们鉴定出融合度和吸收度最高的丹药了!

    可是既然孙威说不对,他们也只能附和。

    丹系长老黑着脸,差点就满口芬芳了:“你们说有什么问题?今天你们要是说不出个爷爷奶奶的,我们神龙学院就跟你们没玩!”

    苍狼学院的长老跟着就道:“我们苍狼学院也跟你没玩!”

    丹系长老心头一窒,瞪了他一眼。

    苏九抄着双手,好整以暇的看着孙威。

    方才还铮铮有声的孙威,此刻脸色泛白,嘴唇发抖,像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

    鉴定师们连忙推了他一把:“孙威,你倒是说话啊!”

    孙威倏地回神,短暂的对视,后背已被冷汗浸湿了。

    他眼神飘忽,双手发软,往后退了两步。

    其他人不解的反应,再次催促:“孙威!”

    孙威吞了吞口水,嘴角扯起笑容:“呵呵……误会误会都是误会!的确是我们鉴定失误了。墨九的丹药不是我们鉴定的,是江志洪非要那么鉴定的!”

    明白过来之后,孙威直接甩锅。

    江志洪就是那个提议将苏九的丹药评价为五品中期的鉴定师。

    其他几个鉴定师闻言都愣了愣,反应过来之后,都没吱声。

    苏九了然的点头:“江大师在哪里?麻烦请他过来一下。”

    挺客气的。

    护卫看向轩辕老家主,见他点头,便去请人了。

    江志洪就是知道他们几个要去找苏九的不痛快,所以才没有过去。

    他人单力薄,还有家里的人要照顾,还是很需要这份鉴定师之职的。

    只是可惜了那个天赋极佳年轻人了。

    当护卫来找他时候,他还愣了愣,然后皱眉,刺挠的摆手:“我不要那些脏东西!”

    护卫:“呃……墨九公子请你过去。”

    江志洪倏地起身,又自觉反应太大,缓了缓:“何事?”

    护卫:“您过去就知道了,嗯……孙大师他们,您小心点把。”

    护卫知道江志洪脾气臭了点,但并不是坏人。

    江志洪点点头,心里有了底。

    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他们不会来找他。

    只能事情失败了,找他背锅的。

    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江志洪一过来,孙威一行人,就准备指责他。

    他们是最了解江志洪脾气的人,只要把他给惹怒了,说不清楚话,这锅他就背定了。

    这几个人也是生儿子没屁眼的典范了。

    就在他们群起而上的时候,苏九一个箭步上前:“江大师,请问您为何要把我的丹药鉴定为五品中期?”

    江志洪直言道:“因为你炼的丹药融合度和吸收度都高达百分之百,虽然是五品初期的丹药,但已达到了五品中期的药效。”

    即墨老家主因为被苏九戏弄了之后,就一直靠在椅子上,脸色阴沉的厉害。

    眼下听见江志洪的话,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融合度和吸收度高达百分之百,这意味着什么!

    他坐直身子,主动开口:“融合度和吸收度高达百分之百,这种话你也敢随意的说出口?”

    江志洪就一个有点,脾气臭,谁也不怵着,高声道:“我江志洪从不信口胡说,敢用性命担保方才的话,绝无半句虚假!”

    孙威在后面急的直冒冷汗。

    炼丹比赛之所以是以合格形式公布,就是为了防止有超出控制的参赛者,方便他们暗箱操作。

    这也是他一直提到墨九作弊,却没有提到他五品初期为何变成五品中期的最大原因!

    其他鉴定师反应虽然慢了点,但也不是傻子。

    要是这些事情被拆穿的话……不!一定不可以!

    一个鉴定师冲上前,一把掐住江志洪:“你胡说什么呢?你明明就是为了坑害我们,所以才会故意鉴定错丹药!”

    他眼底掠过凶狠,右手拔出一把匕首,想要直接来个死无对证。

    噗嗤的声音,没有传来。

    反倒是传来“啊——”的惨叫声。

    苏九站在江志洪的身边,一只手捏着对方握着匕首的手腕,一只手把匕首从他手里抽了出来,朝着匕首上轻轻吹了吹。

    而后,眼睛都不眨的横插过去。

    噗嗤!

    贯穿对方手腕。

    “啊啊!”

    鉴定师痛的尖叫,汗如雨下。

    苏九挑起眼梢,朝着他的肚子就是一脚。

    手指依旧捏着他的手腕。

    咔嚓。

    整条手臂,脱臼了。

    鉴定师双膝着地,脸色惨白,疼得直接趴在了地上。

    如此凶残的手段,着实令人心头骇然。

    孙威一行人等待时机的人,吓得连连后退。

    苏九松开流血的手腕,甩了甩指尖染上血迹,颇为不悦地:“脏了我的手。”

    废了人一条胳膊,却说别人脏了她的手。

    孙威白着脸,扯着嘴角:“死不足惜,竟然敢当众行凶!”

    其他几个连忙附和:“对对对,多亏墨九公子眼明手快!”

    天穿地穿马屁不穿。

    可是显然在这苏九这里行不通。

    得罪她之后,马屁股都给你捅成马蜂窝了!

    苏九没理他们,掏出手帕,垂着眼睑,一边擦手,一边问:“他们说,给我安排四品丹方的人是你?”

    话,显然是问江志洪的。

    江志洪刚刚经历一场生死,还是眼前的年轻人救了他。

    他颤着声,摇头:“恩公!我当然没有了,我只是提议你的丹药可以评定为五品中期丹药!除此之外的事情,我若是参与的半点,我就不得好死!”

    苏九“哦?”了一声,语调拖得长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