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 怎么样才算没作弊呢?

    他是狠了心要把苏九给搞下去了。

    其实这两场比赛名额,他们已经内定了!

    三个都是他们自己的人,炼丹水平中上等,丹方和规则,他们早就练习过不知道多少遍了。

    为的就是得到三大家族的修炼资源!

    这是一笔不菲的数目。

    他们暗箱操作几年了。

    之前提议的鉴定师属于脾气臭,性格硬,很少参合他们的事情。

    也不知道这次是哪根筋不对劲,非要去帮一个得罪赫连家的墨九!

    要是让墨九顺利的进入最后的决赛,等于吃了他们一大块肉。

    正因为他们的利益受到损害,他们才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先是妥协,再是设计,陷害。

    反正只要他练不出丹方上的丹药就行了。

    他们准备的的确齐全,哪怕认定了对方炼不出四品中期,还是偷偷换了一株药材。

    可以说是,万无一失。

    只可惜,遇到了苏九这个行走的bug。

    且不说她把丹书上的药材都背完了,就是她触碰到药材的时候,脑海里就浮现了药材的名字。

    怪只能怪孙威他们倒霉了。

    药香封上,丹药完成。

    苏九将两颗丹药收入掌心,抬眼,看向了正前方。

    距离不算近,但是大屏幕上可以清楚的看见,少年微抬下巴,翘起一边唇角。

    一双眼眸,深如幽潭。

    就仿佛蛰伏在暗处的猛兽,一不小心就能咬断人的脖子。

    咕嘟。

    孙威吞了吞口水,后背生冷风。

    欧阳蕴想看女儿,但是孙威他们在前面,挡的很严实。

    她是又急又气,声音却是很柔:“几位大师,我一个妇道人家来看热闹的,你们这样……”

    孙威一行人尴尬的往旁边让了让。

    欧阳蕴总算是能看见宝贝女儿了,又紧张有开心。

    在苏九的视线里,可以看得很清楚。

    对上欧阳蕴那双充满母爱,又带着几分生涩的眼神。

    苏九下意识地避开了,转身往擂台下面走去。

    既然有人来给欧阳芷仪当挡箭牌,她就暂且放过她。

    倒要看看,哪个不知死活的把脑筋打到了她的身上。

    离开擂台之后,苏九就拿着丹药往鉴定席走了过去。

    轩辕老家主直接开口:“为了防止有人从中作梗,欢儿,你去把墨九带到这里来,让他们当着我们的面鉴定丹药!”

    轩辕欢点头,便往前走去。

    苏九老神在在的等着,看见轩辕欢过来带她,也没有感觉到半分惊讶。

    坦然自若的跟在轩辕欢的身后。

    孙威有些局促,虽然心底认定了他绝对不能炼出丹药,但还是有些犯嘀咕。

    苏九走上前,只是朝着轩辕老家主一个人,微微颔首,打了个招呼。

    轩辕老家主脸上抑制不住的笑容:“感觉怎么样?累不累?”

    苏九淡笑着:“还好。”

    赫连歌和欧阳蕴的眼睛,都快要长在苏九身上了。

    苏九手抵在唇间,略微皱了皱眉。

    赫连歌和欧阳蕴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看来她是不打算跟他们打招呼了。

    赫连歌最终只能小气的瞪了轩辕老家主一眼。

    恰巧即墨老家主侧目,就瞥见了赫连歌的眼神,“呃……赫连家主?”

    赫连歌眼神一闪,咧嘴笑道:“眼睛进了灰。”

    他使劲眨了眨眼,揉了起来。

    即墨老家主也没往深了想,视线落在苏九身上,眼神充满了打量。

    他微抬下巴,眯起眼睛:“你就是墨九?”

    苏九抬眼,平静的看去,单凭墨无溟站在那,也能猜出他的身份。

    就算如此,她也讨好他的打算。

    对她好的人是墨无溟,不是他的爷爷,她不欠他任何东西。

    只要他不找茬,她倒是可以维持互不相干的现状。

    而显然,即墨老家主不像是会不找茬的人。

    他看见苏九这个晚辈小生,居然敢如此直视过来,不由沉下脸,气息变得有些锐利:“你父母没有教过你,遇见长辈要鞠躬行礼吗?”

    一句话就两根针,扎进了赫连歌和欧阳蕴的心上。

    苏九是真不想关注他们俩,但是他们俩就那么白着脸,挂着一张“我们对不起你,我们罪该万死的”表情。

    实在无视不了。

    苏九抿起唇,抱拳弯腰:“您看,是这样吗?”

    说着,鞠躬了三下,

    就差手里拿着三炷香了。

    她的礼,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论得罪人分几步#

    即墨老家主脸色微黑,偏偏还不能多说什么。

    毕竟是他先让他行礼在先,而他只是照办!

    苏九直起身子,清冷的目光,落在在鉴定师的人群里:“第一场比赛收取丹药的鉴定师呢?”

    孙威冷嗤了一声:“你作弊,还想找个靠山吗?”

    作弊?

    有意思。

    苏九勾唇,上下瞄了一眼:“这位……啧,你刚刚是在说我作弊吗?”

    淡淡的语气,丝毫没有慌张,甚至充满了兴趣。

    这样的反应让孙威一行人都有点没反应过来。

    正常人听见自己被断定为作弊是反驳,慌张,解释。

    这些在他身上半点没体现出来。

    他们内心里准备了许久的话,一个没派上用场,顿时有些卡壳。

    而这个空挡,苏九又主动地问:“我也挺好奇的,为何我第一场比赛的五品初期的丹药会被断定为五品中期。还要请阁下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

    不管你有什么目的,先打一耙子再说。

    孙威他们回过神来,反而成了有过错的那一方。

    轩辕老家主率先问道:“墨九,你的意思是你第一场炼的是五品初期丹药?”

    苏九直视着孙威,点头:“不错。还请诸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们神龙学院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倒打一耙这种事情,没有人比她更熟练。

    孙威沉下脸,凌厉道:“这件事应该问你自己,你自己干了什么好事!你把神龙学院的脸都丢光了!”

    苏九抄着双手,好笑的:“到底是我把神龙学院的脸丢光了,还是你这个啧啧,鉴定错了丹药呢?”

    啧啧,这称呼充满了挑衅。

    孙威压着怒意,伸手:“先不提第一场比赛,把你这场比赛的丹药给我鉴定一下,就知道你是否作弊了!”

    苏九挑起一边眉毛,歪着头:“敢问,怎么样才算没作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