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精心盘算的结论

    这次来参加比赛的有神龙学院,苍狼学院,还有三个比较偏远的学院,都只有两三个学生参加。

    其他人互相看了看,出声调解。

    “规则是这样的,大家都得遵守啊!”

    “就是就是,这是凭运气的,只能怪那个学生运气不好了。”

    丹系长老黑着脸:“滚滚滚!不是你们学院的学生是吧?你们一个个都抽到了五品丹方,利益没受损,站着说话不腰疼是吧!”

    三人面色一讪,不说话了。

    苍狼学院的长老微微抬头:“虽然我挺不喜欢神龙学院的,但是这次确实挺古怪的。”

    丹系长老扭头看他,稍微缓了一口气:“认识你这么多年,总算是说了一句人话了。”

    苍狼学院长老白了他一眼,“这件事关乎的不仅仅是你们神龙学院,如果以权谋私,暗箱操作,这对我们炼丹师而言,就是奇耻大辱!”

    炼丹师的地位一向颇高,极为受人尊重。

    如果这场比赛可以随意针对成绩优异参赛者,那是不是说明还有其他的受害者?

    往小了想,这就是规则改动而已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往大了想,随意改变规则针对参赛者,这是在挑战炼丹师的地位!

    原本不以为然的长老们,脸色渐渐地变了。

    “那现在怎么办?比赛已经开始了!”

    “对啊,三大家族也没有异议,难道是他们提议的?”

    丹系长老斜眼看去:“三大家族是招揽人才的,他们图什么?”

    苍狼学院的长老点头:“应该跟三大家族的人无关。”

    所以就只能是那些鉴定师搞的鬼!

    两人想到了一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苍老学院的长老:“也只能比赛结束了。”

    丹系长老一掌拍在桌上:“我得去看看!”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鉴定是他们安排的。

    丹系长老一离开,其他长老也跟着走了。

    如果真是那些鉴定师搞的鬼,他们在这里坐着,都不心安!

    擂台上。

    药材是根据丹方上所需要的提供的。

    得知第一场的黑马抽到了四品中期的丹方,二十五号擂台俨然成了整场比赛的聚焦点。

    围观群众提心吊胆,担心的不得了。

    当事人俨然跟个局外人一样,手里捏着一株药材转了转,看上去还挺悠闲地。

    没人知道,苏九眼底的冷意,仿佛要把手里这株药材射穿了。

    怪不得,她能一举抽中四品丹方呢。

    合着有人跟她找不痛快呢。

    手里这株四品中期的药材,虽是四品中期药材,却不是丹方上的药材。

    两种药材虽然长的极为相像,但是药效却是截然不同。

    她手里这株药材,性寒微凉,带着毒性。

    若是用它来炼这张丹方上的丹药的话,只要把提炼的精华丢进去,就会爆丹。

    少年捏着药材,垂着眼睑,呆呆的看着——这是擂台上屏幕的画面。

    众人最多的也就是不解。

    唯有心虚的鉴定师们,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两种四品中期药材,长的十分相像,就连几十年的炼丹师都未必分辨的出来。

    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应该不可能看出来吧?

    就在他们担心的时候,擂台上的少年放下了手里的药材,准备炼丹了。

    鉴定师们同时松了一口气。

    赫连歌微微蹙眉,沉吟的开口:“今年的规则为何变了?实在是太胡闹了,万一耽误了其他天赋高强的炼丹师怎么办?”

    赫连家跟墨九有仇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眼下听见赫连歌不悦地声音,他们都没当成一回事。

    轩辕老家主轻声接过话茬:“赫连家主说得对,让人去问问鉴定师,到底是怎么回事?”

    即墨老家主抿着唇,“鉴定师们既然如此安排,想必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们不如暂且看看。”

    墨九的天赋,的确是不可多得的。

    但若是他成了气候……

    即墨老家主余光后扫,显然是在未雨绸缪,断绝两人的可能性。

    轩辕老家主本来就怀疑他,现在听见他这话,心里就更怀疑了:“即墨老兄,话不是你这么说的,炼丹大赛是我们三大家族联合举办的,损了我们任何人的利益都不行。欢儿,去问问,究竟怎么回事。”

    轩辕欢并不是很喜欢墨九,但是爷爷的话,她还是很听的。

    当即走到鉴定席,把话带到了。

    鉴定师们既然出了这个馊主意,自然也是有心理准备了。

    他们早就打听清楚了,这少年叫墨九,跟赫连家有仇。

    即墨家跟赫连家走到很近,这两个家族必然是一体的。

    轩辕老家主就算是生气,也不能对抗赫连和即墨两家。

    这是他们精心盘算之后得出的结论。

    几个为首的鉴定师走过来,简单的把事情讲了一遍。

    最主要的就是怀疑墨九作弊,更换了丹药,但是没有证据,想要由此来让他知难而退。

    说道最后,大家得到了一个答案。

    第二场比赛的四品中期丹方,就只是针对墨九一个人。

    其他人比赛照旧,不收任何束缚,也不会埋没任何一个人才。

    听完之后,全场最满意的大概就是即墨老家主,以及后面的欧阳家主了。

    赫连歌冷着脸,额角青筋直跳。

    欧阳蕴掐着手指,气得在发抖。

    两人都挺能沉得住气,愣是没说话。

    舔着脸朝着他们笑的鉴定师,丝毫没有察觉到异样,甚至认为自己这番作为,必定能讨好对方。

    即墨老家主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挺闲适的:“既然怀疑他作弊,这样的处理方式,自然是最实用的,也不会给神龙学院造成名声上的问题。”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提神龙学院着想呢!

    实际上不过是快点坐实苏九作弊的事情罢了。

    轩辕老家主斜眼看去:“寂寞老兄,此言差矣啊!既然几位鉴定师怀疑神龙学院的学生作弊,那就公开公正处理。神龙学院一向是光明正大的。现在这般遮遮掩掩,各种借口。老夫有理由怀疑这件事情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几个鉴定师心理承受能力还挺强的,也许是早就算准了轩辕老家主不会轻易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