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鉴定师一争高下

    祁绍吃了生骨丹之后,起初没啥感觉。

    几秒钟过去之后,不是他了,脸色发白,脚趾头仿佛被万蚁啃食一样,又疼又痒。

    这跟吃洗髓丹的疼还不一样。

    洗髓丹就只是疼,疼得死去活来。

    生骨丹是又疼又痒,因为裂开的骨头重新结合在一起,会在肉里面动。

    祁绍咬着牙,也不敢发出声音。

    心里隐约明白,九哥这是教训他呢。

    能教训就还好,起码还把他放心上呢!

    心理素质杠杠的!

    聂席霖在旁边看的直皱脸。

    赫连聿看了看苏九,又看了看即墨无溟,心里大概有了底。

    这人在妹妹心底的地位,只怕不一般。

    可不是嘛?

    祁绍是苏九第一个朋友,也是墨无溟亲自教出来的。

    虽然挺不争气的,但有这么一个吉祥物,也挺不错。

    可不是嘛?

    一个把人当挡箭牌,一个把人当眼线。

    祁绍不容易啊!

    由于休息区没有多少人,基本上都在外面看比赛。

    祁绍疼得哭鼻子,倒也不算丢人。

    苏九坐在他身边,抓住他手腕,搭在脉搏上。

    说到底还是不放心的。

    那股疼的劲差不多过去了。

    祁绍趴在扶手上,蔫巴巴的掀起眼皮:“九哥,我其实来找你是有很要的事情的。”

    苏九将他脉搏挺正常的,体内元气也非常的充足,并没有任何损伤,这才一把甩开他的手。

    “有事说事。”

    随意掸了掸衣摆上灰尘。

    祁绍舔了舔干燥的嘴角:“那个,苏伯伯受了重伤。”

    苏九眉心微跳,抬眼看他:“什么?”

    祁绍转身,直面的看着苏九:“苏圣,苏伯伯!他受了伤,很严重,不过我用你给我的丹药,给他吊足了一口气。”

    苏九哦了一声,面上看不出丝毫异样。

    需要吊住一口气,只能说明受伤极重!

    祁绍小心翼翼的:“你要不要去……”

    苏九冷漠的摇头:“既然已经吊住一口气,我现在去也没用。”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对方是他的父亲啊!

    他从来没有觉得过九哥是冷血动物,直到这一刻,他有点……

    啪!

    祁绍抬手给了自己一嘴巴子。

    让你瞎几把想!

    他这一巴掌把其他人都打蒙了。

    赫连聿一头黑线:“你干嘛?”

    祁绍揉着脸,还挺有理的:“我在惩罚我自己,你看不见啊?”

    赫连聿:“……”

    这人指定有病。

    苏九垂着眼睑,一句话没说。

    唯有墨无溟看出来异样,走到她身边站定,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

    苏九抬眼看他,心里忽然有些软。

    干脆一扭头,把脸埋在他腰部,双手紧紧地环住他的腰。

    墨无溟倒是挺享受的,毕竟是九儿主动送怀。

    但是比完赛,走进来的人群就不这么觉得了!

    ——这他娘的是什么虎狼画面?

    ——这里是休息区他们想干什么?

    ——为什么还有三个围观看戏的?

    祁绍:“……”

    赫连聿:“……”

    聂席霖:“……”

    三张无辜脸。

    苍狼学院参赛的贺川,靳励和琴月吟从人群后面走过来。

    三人都没往里看,光想着比完赛赶紧过来找聂席霖,毕竟他是陪他们来的,一个人在这多无聊。

    结果一脚走进来,就看见一个男子搂着一个男子,手在轻轻抚怀中人的头发。

    刺眼的目光,一道接着一道的来。

    祁绍是个老油条,早就习惯了。

    但是赫连聿和聂席霖表示承受不住啊!

    “啊!贺川你们比赛结束了啊!”聂席霖转身,故意扬声提醒。

    旁边的俩人,完全没理会他,该怎么抱还怎么抱。

    苏九趴在墨无溟的身上,心里那股难以言喻的情绪,才缓缓地被压了下去。

    她总觉得他的身上有魔力,对她很管用。

    如果凤珠是他的解药,那他是她的毒药。

    越来越贪恋这种情绪被压制下去,在他怀里这种短暂的轻松之感了。

    苏九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昂起头,“困。”

    墨无溟略微挑眉,倒是一点儿也没想着避嫌,弯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拍了拍自己的腿:“过来。”

    苏九刚要过去,赫连聿猛地跳出来:“不可以!”

    太过分了!当他是死的嘛!

    祁绍眨眼睛,难以置信的:“你喜欢九哥?你是小三?”

    苏九:“……”

    赫连聿:“……”

    赫连聿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忍住没打他的,咬着牙:“你不会说话,就别说话!”

    他们在仿若无人的互怼。

    门口的人渐渐地走进来了。

    探究的眼神,一个接着一个,落在苏九和墨无溟的脸上。

    既惊艳又感叹!

    两个男子居然都生的如此绝艳,天造地设……啊呸!

    两个男子,天造地设个鬼啊!

    聂席霖挪了挪脚步,来到贺川他们身边。

    贺川沉着脸,语气很不悦:“你怎么又跟他搅和在一起了?”

    靳励拧着眉头,语重心长:“我们都尽快回来了。”

    同伴当中,唯一的女子,琴月吟偷偷看了苏九和墨无溟一眼,压着声:“不过,你朋友长得可真好看。”

    果然,女人跟男人的关注点是不一样的。

    聂席霖揉了揉鼻子:“呵呵……他们兄弟关系好,经常被人误会!”

    琴月吟了然的点头:“原来如此。”

    第一场比赛结束之后,有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

    鉴定师会在这个时间之内,把一千多名炼丹师的成绩统计好。

    就在统计的当下,鉴定师们对一颗丹药产生了歧义。

    “这颗五品丹药的融合度和吸收度高达百分之百,我觉得药效完全可以提高一个品阶了!”

    “五品初期的丹药就是五品初期的丹药,你不能因为融合度和吸收度过高,就给它特例吧?”

    “听你这话说的贼不服气哈?你有本事去炼个五品中期的丹药,如果药效能有这个药效好的话,那我就赞同你的观点!去去去!”提意的鉴定师摆了摆手。

    反对的鉴定师面色微沉:“你不是说有两颗丹药的吗?另一颗丹药是什么程度?”

    提意的鉴定师冷语连连:“你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这一刻丹药也是高达百分之百的融合度与吸收度!你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吗?”他顿了一下,咂嘴:“我当时就觉得哪里不对劲,他忽然用了半个时辰炼出两种五品丹药。”

    原本保持中立,谁也不帮的其他鉴定师,倏地抬眼:“半个时辰?你在开玩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