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好好长长记性

    聂席霖咧着嘴:“我信我信,我不信谁,我也要信你啊!”

    苏九手扶着额头,低垂着眉眼,忽地抬眸:“我好像忘记什么……”

    聂席霖扭头看他:“什么啊?心上人啊?”

    苏九眉心一跳。

    祁绍!

    她倏地起身,迈脚往前走。

    祁绍如果一直在那,不可能她下擂台的时候没过来!

    这货不会是又出事了把!

    少年冷着脸,疾步往人群里面走,来到二十五号擂台周围,左右张望。

    周围的人被挤来挤去,本来挺不高兴地。

    结果,一扭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庞:“……”

    瞬间安静,纷纷让了一条道。

    赫连聿带着祁绍挤过人山人海,终于来到了赫连歌坐在的地方。

    欧阳蕴跟着护卫身后,从另一边走了过来。

    赫连聿眼珠都直了:“娘?你从哪里进来的?”

    欧阳蕴眨了眨眼睛:“每年三大家族都会有特别通道进来,你不知道吗?”

    赫连聿:“……”

    我知道个鬼!

    我第一次来这!

    祁绍还被拎在手里,脚趾头被踹折了,人也变老实了。

    欧阳蕴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以后多动动脑子。”

    赫连聿黑着脸,“是我爹让人把你带来的?”

    欧阳蕴柔笑着点头:“所以说,这种事情还是得你爹出马。”

    语气里的爱慕,毫不掩饰。

    赫连聿被强行塞了一嘴狗粮。

    欧阳蕴也不跟他说话了,着急见女儿呢。

    她挥挥手,催促护卫:“快走吧。”

    护卫连忙前面带路。

    两人经过欧阳家主身边的时候,欧阳蕴的眼神有些冷,带着刺。

    欧阳家主就觉得后脊发凉,回头就看见一张温柔的笑脸。

    “爹,您也在啊。”

    欧阳家主微微一愣:“蕴儿,你怎么也来了?身体还好吗?”

    他起身,想要扶住欧阳蕴。

    “多谢谢爹爹关心!”欧阳蕴轻轻往前走,避开了他的触碰:“赫连歌,我来了你看不见哦。”

    撒娇的声音。

    二十多年的夫妻,赫连歌哪里会不知道哦。

    早就在准备伸手扶人了。

    两人配合的很完美。

    欧阳老家主手还在半道上,顿时尴尬的收了回来:“呵呵……身体变好了就好!”

    欧阳蕴柔柔的点了点头,转身坐下的时候,漂亮的脸庞有些微黑。

    赫连歌搂着她,很好的把她的表情挡住了,低着头安抚:“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不知情的人,自然会以为是说她的身体了。

    实际上,欧阳蕴身体一直很差,跟她拒绝喝药有关系。

    生孩子留下的亏损,丹药弥补不了。

    那些黑乎乎的汤药,她闻一下就反胃,根本喝不下去。

    当她得知真假女儿的事情之后,她就逼着自己拼命的喝药。

    一边吐一边喝,受了不少罪。

    喝了一段时间,不说有多好,但是比以前有精神多了。

    赫连聿带着祁绍站在后面,心里十分的惆怅啊。

    回家的计划泡汤了!

    祁绍忽然“咦?”了一声,瞪大双眼看向前排座椅后面站着的身影,两眼放光,揪住赫连聿的手:“那个是不是冥王?”

    赫连聿不解:“什么冥王?”

    祁绍张了张嘴:“不是,我口误,墨无溟?”

    连名带姓叫偶像的名字,好羞涩!

    赫连聿狐疑地看着他莫名变激动地模样:“你是说你认识即墨无溟?”

    即墨无溟?

    虽然多了一个字,但是偶像的气场是强大的。

    “对对对,即墨无溟,怎么在这?”

    赫连聿斜眼睨着他:“废话,三大家族的人,能不在这吗?”

    祁绍:“……”

    我跳脱剧情了,这他娘的哪跟哪啊?

    正郁闷着,前方的人扭头了。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扫了祁绍一眼,若无其事的低下头,在即墨老家主耳边低语两句,便往后面走去。

    即墨老家扭头看了一眼,发现是赫连聿站在那,他又收回了视线。

    跟赫连家走的近是好事。

    他哪里晓得,墨无溟走过去的第一话是:“你从哪冒出来的?”

    祁绍咧嘴就要哭,结果就被一个冷眼刀子给怼了回去。

    他夸张的咧着嘴:“我,我太惨了!”

    赫连聿有些茫然:“你们真认识啊?”

    墨无溟抬抬下巴,示意他们往旁边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赫连聿依然拎着祁绍,倒是怕他跑了,而是他一只脚受伤了,让他自己蹦跶,他们还要等他。

    墨无溟跟在后面,一副旁观者的姿态。

    谁也想不到他们俩认识。

    苏九在下面找了一圈没找到人,眉心皱起,看向了三大家族的方向。

    正巧赫连聿他们往转角走去,错开了。

    苏九冷着脸,走出了人群,心情略微发沉。

    是她大意了,欧阳家的人在这里,说不定刚刚就是发现祁绍了。

    “你刚刚在找什么?找到了吗?”聂席霖并没有跟进去,他没有苏九那么猛,就在外面等着。

    “没事。”

    苏九闭了闭眼,眼底浮起一丝血色,又被她压住了。

    两人低着头往休息的地方走。

    赫连聿正提着人往这边走呢。

    一左一右,总有撞到面的时候。

    四目相对。

    祁绍:“啊!九哥……呜呜我太惨了……”

    苏九没说话,无声走过去,捏住他的耳朵:“长不长记性?”

    “哎哟哟,我错了我错了……”

    祁绍一秒认怂,歪着脖子龇牙咧嘴。

    苏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还是忍不住掐了他耳朵一把。

    不打不成器。

    祁绍耳朵都被掐红了,可怜巴巴的:“呜呜……九哥,我的脚趾头断了。”

    苏九这才发现赫连聿在提着他,顿时皱眉:“怎么回事?”

    赫连聿及忙撇清关系:“不关我的事,是我把他从曹石手里救下来的,他自己恩将仇报,不相信我说的话,把自己的脚趾头踢折了!”

    “……”

    苏九一阵无言。

    这些蠢事还真的挺像他干出来的。

    祁绍蔫巴巴的,也不敢吱声。

    苏九冷眼刀子:“还不下来,尽给我丢人!”

    赫连聿松了手,祁绍单脚蹦跶。

    苏九转身,往旁边的椅子走去。

    祁绍单脚蹦跶过去,坐在她旁边,把踢骨折的脚搭在另一边膝盖上,“九哥,你给我一点丹药呗。”

    苏九抿唇,掏出两颗生骨丹给他,并没有给他止痛丹。

    让他好好长长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