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免费拔牙

    但当时的即墨老家主已经掌管了即墨家,非但不愿意承认即墨家曾经有血脉流落在外。

    更是对着这个口口声声称呼自己为叔父的男人,感到无比的厌烦。

    三大家族最大的共同点,就是继承了家族纯正血脉的人,将无条件接管家族。

    即墨老家主刚刚继承家主之位,是绝对不可能因为一条组训,就将家主之位拱手相让的。

    后来他得知凤珠选伴侣一事,更是利用凤珠选中的对象,而将那个所谓的侄儿,打成重伤。

    最终,男人重伤撕破空间,带着伴侣退出了神武大陆。

    而当年的男人不是旁人,正是隐居在东陵大陆的太上皇,墨子砚。

    自那之后,老一辈的人,不是隐退便是惨遭不测。

    这些秘事,也就鲜为人知了。

    轩辕老家主暗暗地叹了口气。

    即墨老头现在愿意培养即墨无溟,或许是在为当年走火入魔的做法赎罪吧?

    人老了,或许更能看清楚某些事情。

    比如,当年的即墨子砚回到神武大陆的起因,不过是想认祖归宗罢了。

    至于即墨老头子,心底到底是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啊。

    即墨老家主哪里知道他在想什么,心里正琢磨着一些事情。

    对于即墨无溟喜好男色一事,他心里隐约是相信的。

    如此好的继承人,又能让凤凰血脉回归家族,他当然要保住了。

    他已不再年轻,看事情不单是看表面了。

    即墨老家主冷不丁的开口:“听说无溟跟赫连小姐是同学?”

    赫连歌正在往擂台上看,闻言挑了挑眉:“是吗?”

    这绝对是装傻。

    赫连聿都带着墨无溟回去吃了两次饭了,他能不知道这些吗?

    即墨老家主笑了笑:“年轻人好啊,没事多走动走动。”

    这意味很明显了。

    赫连歌瞥了墨无溟一眼,对于这个女婿他还是很满意的。

    “有机会的话,自然是可以的。”

    没有拒绝。

    即墨老家主哪里知道,对方嘴里的人,赫然是他最担心的墨九。

    欧阳家主坐在后面,竖着耳朵偷听。

    这段时间没有收到欧阳锦的任何只言片语,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心里犹如猫爪一样。

    听见即墨老家主跟赫连歌的对话,他心头不免一跳。

    赫连歌居然答应两家来往?

    万一赫连九嫁给即墨无溟,那赫连家谁来继承?

    若还是赫连九继承赫连家,那不等于是即墨家的了?

    那他们欧阳家费心费力这么多年,图的是什么?

    焦急,愤怒,让他的脸都黑了。

    欧阳曹石低下头提醒:“家主。”

    旁边的东方家主,挑眉:“欧阳家主这是怎么了?”

    刻意扬声,前后都听见了,纷纷侧目看了过来。

    欧阳家主面容僵硬,扯着干笑:“哈哈哈……无碍无碍,炼丹比赛好像快开始了啊!”

    他目视前方,转移话题。

    前面的三个狐狸,一个比一个精。

    哪里会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不过比赛确实要开始了。

    三人也没心情搭理他。

    赫连歌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刚准备回头跟侍卫说话。

    哗啦——

    茶水顺着下巴淌出来了。

    护卫一脸愕然:“家主?”

    赫连歌用袖口擦了擦水渍,压着声:“快回家把夫人接过来。”

    护卫起初没反应过来,知道他抬眼。

    正前方中间的擂台上。

    随着参赛人员刷卡上擂台,擂台四边角上镶嵌着的晶石,发出的光芒。

    擂台的正上方,出现一面巨大屏幕,放大了擂台上的二十个参赛炼丹师。

    而那巨大的画面里,有一张美艳的不可方物的容貌,幽深的眼眸,带着冷漠与疏离。

    殷红的唇,微微翘着,略显薄凉。

    护卫立马转身,往人群里面走去。

    擂台很多,画面也很多。

    其他人一时之间没注意到。

    直到轩辕亦然欣喜的喊道:“爷爷,你快看啊!是墨九!”

    一句墨九,四方张望。

    这名字可太响亮了!

    尤其是即墨老家主下意识皱起眉头,回眸去看即墨无溟的表情。

    平淡,从容,冷静。

    半分的波澜都没有。

    除了即墨老家主之外,欧阳家主就最关心了。

    看见苏九出现在炼丹比赛的场合,既震惊又愤怒,压着声责问欧阳曹石:“这是怎么回事?”

    欧阳曹石也是一头冷汗,“这…这……”

    他们并没有调查到,苏九居然还是一个炼丹师!

    欧阳曹石拧着眉头,忽然地:“小姐也在擂台上。”

    欧阳家主缓缓地眯起眼睛,带着恶毒的光。

    关于欧阳芷仪在食堂被扒一事,知道的都是学院的人。

    学院没有放假,除了三大家族的人,也没人能出来。

    这消息暂时是没流出来。

    欧阳家主他们不知道这些原委,心里打起了坏主意。

    即墨家跟赫连家都快结亲了,他不能因为欧阳锦没有消息,就坐以待毙吧!

    等到比赛结束,一定要让芷仪接近苏九,把她给解决了。

    否则他这颗心,始终不安!

    不得不说,他想的倒是挺美的。

    一共有五十多个擂台,苏九在正中间的擂台上。

    除了两个老生之外,他们四个新生都分在了这个擂台上。

    其余的十六个参赛者,并没有其他学生,都是散游的炼丹师。

    年纪都在四十五岁以上,比赛都还没开始,就一副倚老卖老的嘴脸。

    十六个人倒是挺齐心的,一致对外,针对他们四个学生。

    苏九姿态懒散的靠在桌边,直接把他们给无视了。

    但是两个新生,年轻气盛,跟他们吵了一架。

    欧阳芷仪弱弱的站在旁边,自从遭遇食堂一事之后,她似乎变成了水捏的。

    十六个人最后把目标全部转向了两个新生。

    “九哥!九哥啊!我在这!”

    忽然一道充满惊喜的尖叫声。

    苏九倏地抬眸,目光扫视着人群。

    “一群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就凭你们也想赢比赛?”

    “嘁,回家钻回娘肚子里,重新投胎吧!”

    “哈哈哈——”

    耳边全成了哄笑讥讽。

    苏九眼皮跳了跳,缓缓地转回身子:“免费拔牙,一句话一颗,两句话满嘴。”

    轻描淡写的语气,丝毫听不出任何危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