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四九城的炼丹比赛

    掌柜斟酌再三,“那行吧,你要是遇到什么危险,就给我们发信号!”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细竹筒,递给祁绍。

    祁绍接过细竹筒,揣进怀里,“成,那我走了,你一定要照顾好苏伯伯!”

    “你放心,我们就是拼了命也会保护老板的。”

    祁绍不再迟疑,第一次打开客栈的门,走出去。

    憋了一个多月,前段时间长的肉都没了。

    主要是掌柜他们不惯着他,吃什么鸡鸭鱼肉,不给他咸菜吃就不错了。

    不但如此,还强行给他减肥,赶着他去修炼。

    神武大陆元气充足,虽然他还未突破元王,但也比刚来的时候进步了。

    祁绍带着面具离开客栈之后,顺着人流往前走,时不时地询问路人情况。

    四九城的人见他戴着面具,心想肯定是什么神秘的高手,回答的还挺仔细。

    每年四九城举办的炼丹比赛是三大家族联合举办的,为的是招揽人才。

    而每次炼丹比赛来参加的炼丹师,除了各个学院的学生,更多的是散游的炼丹师,想要借此机会成名,得到三大家族的招揽,进而成为家族供奉。

    一旦成为家族的供奉,那将会有源源不断的炼丹资源。

    一进入炼丹比赛的场地,就能看见一个挨着一个的擂台。

    每一个擂台都大到足够二十个人上去比赛。

    在整个场地的正前方,那边还有一个高台,视野非常广阔,能看到所有擂台的比赛情况。

    这些位置,则是为了三大家族的人准备的。

    也不乏那些跟三大家族有生意来往的家族。

    祁绍戴着面具,东张西望还是有些碍事的,他干脆拍了拍前面的人:“那个请问一下,参赛的炼丹师都在哪里?”

    欧阳曹石刚被人挤得心情很差,就被人拍了两下肩膀,他黑着脸回头,语气很冲:“参赛的炼丹师当然在准备的地方!”

    “……”卧槽!

    幸好祁绍戴的面具,要不然这会得哭了。

    他僵硬的往后退了两步,也不敢做出太大的动静。

    谁知,他刚后退,欧阳曹石就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祁绍差点脱口大骂。

    就听见欧阳曹石怒道:“你问完路不道谢?”

    祁绍“谢谢”这俩字,都是跟着呼吸吐出去的。

    欧阳曹石冷哼一声,甩开他,转身拨开前面挡路的人,怒冲冲的往前走。

    祁绍抹了一把冷汗。

    这他妈的也太刺激了!

    多来两次心脏都承受不起!

    果断的扭头,往反方向走。

    另一边,比赛登记处。

    所有参赛的成员,皆聚居一起。

    学院的成员由长老统一去登记,散游的炼丹师则是自己去登记。

    神龙学院参赛成员,新生加上老生,共有七个参赛的。

    苏九算是顶替轩辕亦然的名额,还有三个新生,两个老生。

    三个新生当中有一个还未到场的欧阳芷仪。

    剩下的两个新生曾请教过苏九,对她非常友善。

    至于两个老生,原本在丹系非常有名望,都是即将突破到四品中期的天才。

    结果因为苏九的出现,而变得黯淡无光。

    两人面上不说,心里定是不甘的。

    同样是四品初期,墨九凭什么就高人一等?

    两人不说对人友善了,脸上还带着一股骄傲,时不时朝苏九翻白眼。

    这也就是苏九懒得搭理他们,要不然分分钟一巴掌甩过去。

    给你们惯得。

    等待的时间,总是缓慢的。

    苏九抄着双手,靠在墙边,闭眸假寐。

    主要是挺无聊的。

    原本今天特地没跟谢忱他们去上课,是想到四九城的角斗场,看看能不能赢一点地契啥的。

    虽然她有钱能买,但是赌来的地契,一切更简单化。

    就算有人调查也是没有线索能查到的。

    毕竟角斗场那么大,人群杂乱,什么三教九流的都有。

    唉。

    谁晓得她随便选一天,居然是炼丹比赛的日子。

    苏九正郁闷着,旁边就传来一道惊呼:“墨……墨九?”

    有点熟悉。

    苏九掀起眼皮,就见聂席霖笑眯眯得走近了:“你也是陪同学参加比赛的吧?我也是!这里人多的要命!”

    他一边说,一边跟身后的同学介绍:“这是墨九,神龙学院的学生,上次封印的事情多亏了他,我们才能平安回去!”

    三个学生朝着苏九笑了笑。

    苏九点头回应,看向聂席霖:“登记了吗?”

    聂席霖走到苏九身边,歪着头往里看:“我们长老进去有一会了,应该快登记好了。”

    不等苏九出声,聂席霖的同学已经出声了:“席霖,我们还是进去迎一下长老吧,顺便说些事。”

    聂席霖还以为他们真有事,忙点头:“好,墨九,那我先跟他们进去,晚点再找你聊。”

    三个学生在前面,等到聂席霖走近了,便低声道:“神龙学院的学生,你跟他们走那么近做什么?”

    语气充满了不悦。

    即便他们听说过奇斐山脉的事情,也并没有觉得有多感恩。

    一是他们没有亲身经历过,二是他们对神龙学院深通恶绝。

    聂席霖这才明白他们把他支开,并不是因为有事。

    他眉头紧蹙,一句话也没说。

    就他们这点距离,只怕墨九全部听见了。

    没错,苏九的确听见了,不过没什么反应。

    别人如何看她,是别人的事情。

    只要别在她面前碍眼,哪怕蹦跶到天上去,也跟她没关系。

    欧阳芷仪带着护卫来到登记处的时候,抬头就看见了一道刺眼的身影。

    少年白衣似雪,齐眉系着同色抹额,本是清雅的装扮,在他那鲜明的五官衬托下,变得惹眼的不像话。

    四目相对。

    少年戏谑的眼神,仿佛尖锐地刀子射向欧阳芷仪的心尖上。

    护卫看见自家小姐脸色苍白,还有些发抖,忙问:“小姐,你怎么了?”

    欧阳芷仪咬着下唇,摇头:“我没事。”

    “喂,欧阳芷仪来了。”

    丹系新生扯了扯同伴。

    新生和两个老生都抬眼看了过去。

    距离欧阳芷仪出丑也没两天,要说他们没想法,那是假的。

    但这次是来参加炼丹比赛的。

    两个老生陆琨和廖峰,拿出了学长的气度,带头打招呼。

    陆琨:“欧阳学妹来了。”

    廖峰:“长老去登记了,很快就好了。”

    两人神色如常,看不出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