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苏圣重伤

    这一点出乎即墨泽阳的意料之外,同时让他心里产生了一丝嫉恨。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他总是这样淡定自若,面部不改色的。

    在这一点上,他仿佛看见自己输的一败涂地。

    即墨老家主手搭在桌上,笑着看向即墨泽阳:“泽阳,你从小就是个好孩子啊!”

    即墨泽阳垂着眼睑,谦虚的:“无溟也是我弟弟,我当然要调查清楚了。”

    原本他的确是打算把真相告诉老头子的,甚至想要添油加醋的说。

    但是他突然想到了那天老头子的神态。

    他当真是不信,还是不相信?

    一番斟酌之后,他选择了后者。

    而当他说出即墨无溟并没有跟墨九有那种关系之后,老头子看他的眼神都多了赞赏。

    所以,他赌赢了。

    老头子根本不在乎即墨无溟喜欢是男是女,只要外界不知道就行。

    而这个认知,让他怒火中烧,满腔恨意,无法宣泄。

    事情都是两面性,有好就有坏。

    他的隐瞒,成功得到了老头子的另眼相看。

    即墨老家主并不知道他想法,笑着道:“泽阳是老大,你们都是兄弟,一定要互相照顾!尤其是泽阳,伤了一条胳膊,以后得了什么好东西,都要紧着他。”

    即墨泽阳暗暗捏着手指,面上倒是没什么表情。

    断臂,成了他无法磨灭的痛。

    即墨轩无法理解即墨泽阳的做法,阴森的瞪了他一眼。

    没见过这种蠢货!

    这一顿饭,吃了的顺心的除了即墨老家主,就只有墨无溟了。

    即墨老家主等到墨无溟吃完饭,带着他往外走去。

    即墨轩这一下子忍不住了。

    啪!

    一把将手里碗拍在桌上:“即墨泽阳?你到底有没有脑子?你是猪吗?”

    即墨泽阳懒得理他,喝完碗里的粥,转身就走了。

    即墨轩气得要命,可就算即墨泽阳断了一条胳膊,实力还是在他之上。

    总而言之,没实力就是这样受憋屈!

    即墨家的风波暂时告一段落。

    *

    神龙学院。

    苏九刚出门,迎面就看见了丹系长老。

    丹系长老衣服上有些湿气,看上去已经等了很久了。

    看见苏九走出门,丹系长老搓着手,笑道:“那个什么,今天四九城的炼丹比赛开始了,我是在等你,我怕你忘记了。”

    苏九微微一愣,“哦。”

    他不说,她还真忘记了。

    丹系长老见他点头,不由擦了擦冷汗:“呵呵呵……那我们现在走吧?”

    苏九点头,跟在丹系长老后面,轻慢的问了句:“欧阳芷仪会参加吧?”

    这几日她都没来学院,炼丹比赛不会不去吧?

    她要是不去的话,那这比赛也没啥意思了。

    欧阳芷仪在食堂的遭遇,早就传开了。

    听说她醒过来发现自己还躺在食堂里,身上盖着一层男人的外袍,吓得差点又晕过去。

    裹着衣服,顶着残羹饭渣,躲躲藏藏的离开的。

    丹系长老闻声,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次炼丹比赛是在四九城成名的好时机,她虽然受到了很严重的打击,但是应该会去的。”

    苏九“哦”了一声,定心的跟在长老后面。

    四九城举办的炼丹比赛,场面极大,围观的人群,说是人山人海都不为过。

    大清早的,四九城里就人群结伴,往比赛地点赶。

    祁绍趴在门缝,偷偷往外看,委屈的不得了。

    “掌柜掌柜,外面好多人啊?这么多人,我戴着面具,去玩玩应该不会被发现?”

    掌柜正无聊的趴在桌缝上找蚂蚁,他逮了一只蚂蚁,捏了捏:“因为你,我这店都关门老久了,蚂蚁都饿的没吃的了,真怕老鼠也出来了。”

    祁绍:“……苏伯伯啥时候回来啊?”

    掌柜:“那我哪知道啊!你就安安心心的待着吧!老板办完事肯定很快就回来了。”

    仿佛是印证了他们俩人的话。

    后院空间一阵扭动。

    扑通!

    重物落地的声音。

    两人皆是一惊。

    能准确找到位置进来的人,也就只有苏圣了。

    不等两人赶过去,后面的小二哥,已经喊了起来:“老板!”

    两人慌忙的跑过去。

    苏圣趴在地上,浑身是血,倒数都是伤口,艰难的喘息着。

    “苏伯伯!”

    “老板!”

    两人脸都白了。

    苏圣脸色惨白,抬起头,将卡在喉咙的血吐出来,艰难的:“……找,找小九儿,离开。”

    声音落地,脑袋无力的搭在地上。

    “老板!你不能死!”掌柜红着眼眶,把他抱起来,哭的撕心裂肺。

    小二哥也摸着眼泪,在旁边哭。

    两人以前都是跟着苏圣的,后来苏圣离开了神武大陆。

    当苏圣再次回来,找到他们的时候,两人开心的不行。

    就算是开着客栈,没有曾经的风光,他们也愿意。

    祁绍红着眼睛,抓住苏圣的手腕,刚想嚎啕大哭,却愣住了。

    “呃……虽然不想打扰你们哭,但是……苏伯伯好像还有脉搏?”

    掌柜:“……”

    小二哥:“……”

    两人眨着眼睛,扭头看他,仿佛在说:“你怎么不早说!”

    ——我这不是刚摸到他脉搏吗!

    祁绍一边郁闷,一边担忧:“苏伯伯虽然活着,但是他的脉搏太微弱。”

    掌柜脸色大变:“那怎么办?我们赶紧送老板去医馆?”

    祁绍微微摇头:“苏伯伯的伤不一般,医馆恐怕是医不了。”

    他一股脑的把苏九以前给他疗伤的但要都掏了出来:“我这些都是五品丹药,对了,这个可以给苏伯伯吊着命!”

    吊着命的丹药,那是苏九用九月霜花炼成的。

    改良了延年益寿的效果,可以有效地吊住人的一口气。

    掌柜忙不迭的给他服下一颗,一脸慌张:“光是吊着命,那也不成啊?”

    祁绍比他还急,爷爷当时是九哥救下来的,他要是救不了九哥爹,那他还不如去死算了!

    他挠着头,忽然想起外面热闹:“你不是说外面有什么炼丹比赛吗?我,我去撞撞运气,说不定能遇见我九哥!”

    掌柜有些犹豫,虽然他很想救老板,但是祁绍是老板吩咐要保护的。

    祁绍摆了摆手:“你傻了,刚才苏伯伯晕倒之前说了什么?让九哥离开这里,那我不还是要去找人吗?好了,就这样吧,我会把自己伪装好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