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赫连夫妇思女记

    四年级的学生,抬眼看向擂台上嚣张的少年,满脸怒意:“你嚣张什么?仗着有点能耐,就在神龙学院耀武扬威了!”

    苏九抄着双手,赞同的点头:“我就是这代能耐,你有本事你上来呀。”

    反正擂台都开了,多打两场也无所谓。

    男学生有点想上,但是又怕跟姜五仁他们一样,便找了个台阶:“哼!即墨同学既然已经说了,我们当然不能为难你!”

    苏九眼皮一掀:“装逼遭雷劈。”

    一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请问有谁比你还能装逼?

    怎么也没见雷把你劈死?

    像是猜到他们的想法一样,苏九淡定的补了句:“我长的美,有特权。”

    草!真他妈的不要脸!

    可众人偏偏没法反驳他的话。

    即墨泽阳抿起唇,瞥向墨无溟,声音发冷:“跟我过来,我有事要问你。”

    墨无溟一夜没有回家,并不知晓那些传言传回了即墨家。

    当然,就算他知道,也不会当成一回事。

    这么长一段时间,他可不是在玩的。

    即墨家的权利,他已经掌握了一半,而他自己建立的势力,正在逐渐渗透。

    不出数日,便能全部接盘,所以他并不畏惧。

    两人离开之后,四年级的学生便抬着姜五仁他们往外走了。

    刚刚叫嚣最凶的学生,并没有上台挑战。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苏九叹了一口气。

    这些可都是她的金币啊!

    得亏没人听见她的想法,不然铁定要吐血。

    赫连聿眼珠一转,趴在擂台边:“墨九,你累不累?脚疼不疼?”

    “……”

    众人一静。

    不是。

    他脚疼个屁?

    踹别人踹的疼吗?

    苏九看了赫连聿一眼,没吱声。

    对于哥哥这两个字,她的抗拒始终如初。

    赫连聿也不着急,跟前跟后,问嘘问暖。

    众人看的直皱脸。

    传言不会是真的吧?

    赫连聿跟墨九……这太疯狂了!

    众人打着冷颤,想自挖双目,解决不信自己看见的!

    不信归不信,传言愈演愈烈。

    离开的即墨泽阳,带着即墨无溟去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严词厉声:“你跟墨九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即墨家上下全部知晓,你有什么好解释的?”

    他沉着脸,冷冷盯着对方。

    原本以为对方至少会慌乱的一下,谁知他面无表情,声音冷冽:“就算不用我解释,大哥也一定会安排妥当的。”

    即墨泽阳眼神一暗:“你倒是很了解我。”他单手负背,冷笑:“呵呵,断袖之癖,龙阳之好,从小地方来的人,坏毛病多,我能理解。但这也注定了你永远不会成为即墨家的继承人。”

    高高抬着下巴,带着一股快意。

    他之所以找墨无溟提到这些,无非是想要发泄一下这段时间受到的屈辱罢了。

    墨无溟清冷孤傲的脸庞,没有露出半分的异样,从容的:“大哥所言极是,但是我有墨九。”

    ——但是我有墨九。

    即墨泽阳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了,背在身后的手紧紧攥拳,“呵,用即墨家换一个男人,只有你这种蠢货才干得出来!”

    墨无溟冷着脸,言简意赅的:“我愿意,她愿意,便是值得。”

    平淡一句话,却仿佛戳中了即墨泽阳的内心深处。

    千金难买我愿意,即便他愿意…

    即墨泽阳抿着唇,脑袋乱糟糟的,最终冷哼了句:“我倒要看看,你们俩究竟能恩爱到几时!”

    语气中,夹杂着莫名的意味。

    墨无溟也不拆穿他,而是坏坏的吐出四个字:“永生永世。”

    即墨泽阳的神经彻底崩断,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墨无溟目送他离去的背影,拇指与食指摩挲着,黑眸被热烈而张扬的红色覆盖。

    冰冷的杀意,随之蔓延开。

    他从来就不是善类,但是若有人敢动他的人。

    杀无赦。

    即墨泽阳离开时候,撞见了站在不远处等待墨无溟的苏九。

    他脚步不自觉的放缓,余光偷瞄着,垂着眼睑,靠在树下等待的少年。

    苏九垂着眼睑,并没有闭上眼,只是不想搭理即墨泽阳罢了。

    即墨泽阳凝视着苏九的侧脸,隐约觉得很眼熟,但是又捕捉不到那一瞬间的想法。

    就在他打算顿住的时候,赫连聿从树后面走出来。

    即墨泽阳当即加快脚步,快速离开了,只是心里的疑惑却加深了。

    赫连聿为何对墨九这么好?

    墨九不是打伤了赫连九吗?

    提及赫连九,他仿佛才想起自己跟她的风言风语。

    若是能娶到赫连九,他继承即墨家就稳操胜券了。

    什么墨九,什么即墨无溟,统统不算什么!

    *

    墨九跟赫连聿在学院的消息,也随之传开了。

    最着急的莫过于赫连歌夫妇了。

    自己女儿最近频繁被人恶意造谣,他们还不能名正言顺的保护她。

    想想就好气。

    跟往常一样,赫连歌早早地就在外面等儿子回家。

    一看见他一个人,就黑着脸:“没本事!”

    赫连聿:“……”

    你有本事你怎么不自己去!

    赫连歌背着双手,女儿没回来,他扭头就走。

    赫连聿郁闷的跟在后面。

    进门后的第一件事,还是老生常谈:“你怎么这么没用?你就不能买点东西哄哄她?回来吃个饭也好啊!”

    赫连爹爹训过,欧阳妈妈接着训。

    她训得还不一样,捏着手帕,红着眼睛:“我可怜的女儿,被人编排,各种诽谤,我这当娘的什么都做不了……”

    赫连聿:“……”

    突然好想住宿舍!

    每天上演的一幕,夫妻俩唱完戏之后,又擦了擦眼泪。

    按照往常的话,应该是——

    赫连歌:“明天一定要把九儿给带回来吃饭!”

    欧阳蕴:“小聿,娘希望就在你身上了。”

    但是今天不同,夫妇俩擦眼泪之后,沉吟了一会。

    赫连聿莫名的头皮发麻,翘了翘屁股,就想要溜之大吉。

    赫连歌:“我们决定了,明天去一趟神龙学院。”

    欧阳蕴:“我儿子在神龙学院上学,去也是理所当然的!”

    赫连聿一脸黑线:“那欧阳家那边不管了?忍这么久为了啥?”

    赫连歌双目一瞪:“你耳朵聋了是不是?我们是去看你的!”

    赫连聿:“……”

    昂头,望房顶。

    总有一种会死的很惨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