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老子奉陪到底

    台上三人对视一眼,眼神逐渐坚定。

    三人拔出剑,三道元气溢出,便是三道技能。

    千元斩。

    很熟悉的技能。

    苏九感觉没什么意思,慢吞吞地拿出归魂剑。

    劈,砍、挑。

    三道技能瞬间泄气,直接涣散开了。

    姜五仁,孙坚果,黄龙岩三人有些懵逼。

    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台下三四年级的学生,也被苏九这随意劈开技能的手法,表示目瞪口呆。

    “哟吼——!九哥干得漂亮!”

    后面发出一声狂欢。

    四年级学生脸色有些黑。

    “姜五仁你们没吃饭吗!”

    “你们把我们四年级的脸都丢尽了!”

    “真是没用,干什么吃的都不知道!”

    一阵阵羞愤的吐槽。

    姜五仁,孙坚果,黄龙岩三人本来就有点乱了,听见这下话,差点气得吐血了。

    “我正面,你们俩分开!”

    姜五仁咬着牙,身形如梭,直奔苏九面前。

    孙坚果攻击左边,黄龙岩攻击右边。

    就不信这样墨九还能空出手,对付他们三人!

    然而,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少年看似随意而又轻慢的动作,却蕴藏着强大的力量。

    速度更是随着他们的动作而在不停地加快。

    他们甚至有一种,对方不过是在陪他们而已!

    这一个细思极恐的想法,让三人汗如雨下。

    三人齐攻拿不下一个一年级的新生,心态渐渐崩了。

    愤怒,不甘,以及打败仗的种种鄙夷眼神。

    在他们脑海里不停地回放着,刺激着他们的神经。

    黄龙岩眼神眼神逐渐疯狂,脚尖一点,掠至半空。

    强大的红色元气,在他身下汇聚,六阶元王的星盘。

    围观的众人,三四年级的学生,面色一滞。

    除非是到了一定的难度,否则他们不会显现星盘!

    在三四年级的老生,在一般情况下是绝对不会率先显示星盘的。

    那相当于示弱!

    所以,在足够信心和实力的前提下,绝对不可能!

    可想而知,黄龙岩率先显示星盘给三四年级的学生带来了多大的冲击。

    而擂台上的黄龙岩,因为一直被压制,已经打红眼了。

    什么示弱不示弱的,答应了才是老子。

    他单手掐诀,长剑才勉强划出痕迹。

    元气像是刺猬一般,长出一根根刺。

    苏九一看是新的技能,便目不转睛的盯着。

    黄龙岩掐诀和手势都挺慢的。

    苏九要想完美复制,也是轻而易举的。

    但她没有。

    一边躲避姜五仁和孙坚果的攻击,一边暗暗地将剑身的元气,全部流转在剑尖上。

    姜五仁和孙坚果手里的长剑碰撞在归魂剑上,明显发出了一道不正常的声音。

    两人虽然有些奇怪,却也没有多想。

    彼时,黄龙岩的技能已经甩向了苏九。

    姜五仁和孙坚果见状,立刻向黄龙岩靠近,便将脚下星盘显现出来。

    三人准备三剑合并,一举将苏九解决掉。

    六阶元王,速度很快。

    一二年级已经有些看不清了。

    三年级和四年级的人倒是看得挺清楚的。

    赫连聿捏紧手指,掌心暗暗凝聚元气,已经准备半路救人了。

    墨无溟漆黑的瞳眸闪烁着冷淡的光泽:“你还想救那三人不成?”

    赫连聿倏地扭头,“你胡说什——”

    嘭——!

    一道闷响打断了他的话。

    再往擂台上看,姜五仁,孙坚果,黄龙岩仰面朝天,身上冒着青烟。

    什么情况?

    赫连聿一脸懵逼。

    别说是他了,其他人也一样。

    就在刚刚,他们亲眼看见对方把黄龙岩打过去的技能,用长剑一挑,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

    由于三人站在一起,正在往前冲。

    迎面砸过去,三人全部中招。

    刺猬般的形状,本是锐器一样的技能。

    谁知道效果砸到三人身上,变成了爆裂元气球!

    三人被炸得衣衫褴褛,就跟从清灰堆里爬出来的一样。

    “……”

    画面仿佛静止了一样。

    姜五仁,孙坚果,黄龙岩就这么瞪着眼睛,望着天空。

    明明没有晕过去,却没有人站起来。

    嗅着焦糊的味道,从未有过的清醒。

    三人同时在想一个问题“我为什么没有晕过去?”

    于是乎——

    三人更像是商量好的,没脸见人了,闭眼,装死。

    “……”

    一片静默。

    这他娘的也太尴尬了吧!

    “……赢了,墨九赢了。”

    有人喃喃的说了句。

    紧接着引爆全场。

    “啊啊啊!”

    “我们一年级赢了!”

    “墨九牛逼——!”

    四年级的学生:“……”

    脸上火辣辣的疼,就像是被打了两巴掌一样。

    前所未有过的羞辱感!

    三年级面色也不太好,四年级都被碾压了,他们三年级也没什么脸说话。

    三年级有学生不服气,往前冲:“我——”

    话没说出口,后领被人拽住了。

    魏深笑眯眯得:“四年级丢人,你们跟着凑什么热闹?”

    三年级学生一看见魏深,顿时不说话了。

    魏深在三年级也是领军的人物,给他面子的不少。

    四年级学生听见魏深这么说,心里自然不爽了:“哼!没本事的人,当然害怕惹祸上身了!”

    魏深也不着急,依然笑眯眯得:“学长所言不假,我没本事,害怕惹祸上身。但是也比某些人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要好得多哦。”

    软绵绵的针,往心尖上扎。

    四年级的学生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纷纷看向即墨泽阳。

    “即墨兄,这件事你得做主!”

    即墨泽阳是四年级的领军人物,问他也挺正常的。

    但是经历过奇斐山脉那一行,他在魏深心底的威望已经大打折扣了。

    并不会太买他的面子。

    显然,即墨泽阳自己也有点心虚,当着那么多人搞偷袭不成,反而丢了一只手臂。

    虽然事情没有传开,却是他心上难以拔掉的一根刺。

    他侧目,轻斥了声:“行了,大家都是同学,何必打打杀杀的!”

    四年级学生虽然不甘心,却也只能闭嘴了。

    擂台上,苏九瞥了眼争论不休的人群,慢步走到姜五仁他们身边,“不服的就上来干呗,老子奉陪到底。”

    语毕,抬脚,一脚就将并排装死三人,踹下了擂台。

    众人下意识后退。

    嘭!嘭!嘭!

    本来是装死,这下是真的不省人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