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抱歉,我有点心急了

    苏九的眼神,在听见话题牵扯到墨无溟的时候,就变得阴沉了下去。

    在她因为墨无溟而动怒的动怒的同时,墨无溟何尝不是如此?

    他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他,但是胡乱编排他家九儿,不行。

    阴冷而黏稠的视线,就那么直直的看了过去。

    忽然,一只手盖在他手背上,轻轻抚了抚。

    身边的少年,长睫低垂,语气轻慢的开了口:“我这个人脾气不好,你既然敢招惹我,想必也该想过自己下场吧?”

    轻柔的嗓音之下,掩饰不住的冰冷杀意。

    “……”

    众人瞬间噤了声。

    周围的温度也陡然变低了。

    欧阳芷仪低着头,眼神充满了狠毒,她显然没有把苏九的话放在心上,而是继续卖惨的:“墨公子……我知道,这一切都是……”

    苏九猛地起身,一把揪住她的领口。

    哗啦!

    一把将碗盘扫落,抓住她的双手锢在头顶。

    单腿分开她的双腿,用力的把她抵在桌边。

    卧槽!

    谢忱赶紧搬起屁股下的凳子,往旁边挪。

    岳霁华他们也全部乖乖地往旁边挪位置。

    赫连聿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在他心底知道苏九是女生,自然也就没有想歪了。

    但是欧阳芷仪不知道,顿时脸色一变,慌张的挣扎:“你干什么?放开我!”

    双手被摁在头顶,纹丝不动。

    苏九左手往下滑,勾住她的腰带,挺玩味的:“上次是我不知好歹,以为欧阳小姐身为世家小姐必定会注重礼数,所以才会拒绝你。倒是不曾想竟让你如此恼羞成怒?”

    清冷的声音,刻意蕴含着元气,扩散开。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再怎么说,欧阳家也是仅次于三大家族的存在啊!

    “草!搞了半天是欧阳芷仪献身不成恼羞成怒!”

    “你们这些墙头草,墨九一句话就能当真了不成?”

    “虽然,可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良心告诉我,墨九没有说谎。”

    “说实话,撇开性别之外,欧阳芷仪可是半点都比不上即墨无溟啊!“

    “我去,你们能不能有点正常的观念?他们俩是男的,怎么可能在一起?”

    “可是你不能否认,从相貌和条件作比较,没有人比即墨无溟更出色啊!”

    “……”

    众人噎住了。

    谢忱剑眉微蹙,握着筷子的手指微微有些泛白。

    虽然这些话全都与他无关,可他却忍不住在想,有一天……

    他不由叹了一口气,摇头。

    永远不会有那一天。

    岳霁华奇怪的看向身边忽然叹气的谢忱:“怎么?你担心九哥处理不好?”

    谢忱微微斜眼,仿佛听见了一个笑话:“对于这方面,我从来都不担心。”

    谁跟她对上,倒霉的永远是对方。

    岳霁华颇为赞同的点点头。

    欧阳芷仪此刻已经白了脸,怒声斥道:“墨九!你不但冤枉我,你还不负责任……你这个人……呜呜……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呜呜……”

    美人被人压在桌边,哭的梨花带雨。

    男学生们听得心里正义感爆棚,总觉得应该挺身而出。

    “墨九……你差不多就行了吧。”

    “不管事实如何,你也不要这样对待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啊。”

    “就是,欧阳小姐性格是有些骄纵了,但是没有坏心眼的。”

    一群人说劝说。

    苏九无动于衷的解开他的腰带,并且慢悠悠地:“谁在瞎比比一句,我就脱一件。除非你们很想看见欧阳小姐的身子……”

    草!

    众人差点一句脏话骂出来。

    这他娘的是什么操作?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欧阳芷仪腰带被扯开之后,衣襟就散开了,顿时惊恐起来:“你想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你敢!表哥……表哥救我……”

    赫连聿皱眉,对于想要陷害自己妹妹的人,他当然是不想帮的。

    但是为了妹妹的安全,必须得把指使欧阳家的幕后黑手抓出来。

    欧阳芷仪现在是动不了的。

    斟酌再三,他出声:“墨九……”

    苏九根本没给他这机会,垂着眼睑,明阳的脸庞,美得令人心惊:“赫连大哥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我这个人发起脾气来,可是六亲不认的。”

    赫连聿先是一愣,而后眼睛放光。

    六亲不认,她是把他当成亲人了吗?

    心底忽然涌起一股融化冰块的欣喜感,激动地:“好好好,我不管!我不管!你随意!”

    欧阳芷仪骇然地瞪大双眼,显然没想到赫连聿既然会帮着墨九,挣扎的同时,有些沉不住气了:“你放手!墨九,你要是敢碰我一根头发,我欧阳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放开我!”

    面目狰狞的表情,让她柔弱的人设瞬间崩塌。

    苏九拨开她的外衫,低眉反问:“我怎么对你了?你不是说你跟我有关系的吗?我这样光明正大的要了你,你应该高兴啊?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墨九的女人了。”

    红唇微勾,就像是罂粟般透着致命的危险。

    欧阳芷仪瞳孔一缩,她忽然有种直觉,他不是在说谎,她真的会把她脱光!

    “即墨无溟还在这里,你……”

    嘶啦。

    手掌用力往下一扯,白皙光洁的肩膀露了出来。

    少年毫无诚意的说了句:“抱歉,我有点太心急了。”

    欧阳芷仪瞬间全身僵硬,冷汗顺着额角流淌下来,一道道刺眼的目光,从四面八方而来。

    几乎不用抬头,她都能感觉得到众人不避讳的眼神,在她身上打量。

    不行,不可以。

    她不能被这么多人看了身子!

    欧阳芷仪牙床打颤,红着眼眶求饶:“我,我错了…墨九……是我错了,你不要这样对我……呜呜……我知道错了……我们之前根本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即墨少爷,你相信我……”

    墨无溟虽然不想看见苏九压着别的人,但是见她玩的开心,自然会很配合。

    他漫不经心看了一眼,冷冷的:“我不相信。”

    欧阳芷仪双目圆睁,不等她再次喊出声——

    嘶啦!

    另一边肩膀的也裸露在外面了。

    完全不给她辩解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