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传言都是有依据的

    即墨老家主沉着脸,没有说话。

    停滞了片刻,他才冷厉的看向即墨泽阳,喝道:“泽阳,这件事你应该最清楚,你说!”

    即墨泽阳敛起神色,面色平静,“我们刚刚历练回来,期间无溟跟墨九的确传出了一些流言……”他顿了顿,又道:“不过不排除有人暗中挑事,以我对无溟的了解,他不像是那种人。此事关系重大,请爷爷务必查清楚!不能冤枉了无溟!”

    话里言间,皆是维护着墨无溟。

    即墨老家主难看的脸色总算缓了缓,赞同的点头:“你说的没错,无溟肯定是被冤枉了!”

    即墨轩阴沉的瞪了他一眼。

    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装好人!

    即墨泽阳微垂眼睑,站的笔直,虽然断了一只左臂,姿态依然挺拔,气度非凡。

    虽然即墨轩长的也不差,但不论是容貌还是气度,都差了一截。

    即墨老家主暗暗地看了两人一眼,心里自然还有一番计较,他背着手,面色微沉:“关于这次传言就由泽阳去办吧!你毕竟是神龙学院的学生,最能接近真相!”

    即墨泽阳颔首:“是!泽阳一定会还无溟一个清白!”

    即墨轩冷嗤。

    要说他跟即墨泽阳之间,即墨泽阳比他倒霉多了。

    各方条件来讲,即墨无溟没出现之前,即墨泽阳都是最合适的人选。

    突然被人截胡,他即墨泽阳能毫无芥蒂的替即墨无溟洗干净流言?

    做梦!

    不管这次传言是不是真的,他们都会让这件事变成事实!

    即墨轩如是想着,露出一抹阴险的笑容。

    等到两人离开书房之后,他快步跟上即墨泽阳,主动的开口:“这件事你打算怎么搞?”

    即墨泽阳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一如既往的不将即墨轩放在眼里,不屑跟他说话。

    即墨轩快走两步,拦住了他:“我告诉你,这次事情有关于继承人身份的动荡,就算不是我的成为即墨家的继承人,也至少是你!所以现在即墨无溟才是我们俩共同的敌人!”

    即墨泽阳下巴高昂,余光扫向他:“即墨轩,有些事情,你没有能力,就不要参与,别怪我没警告你。”

    冷冷的丢下一句话,迈脚从他身边擦过。

    即墨轩脸色阴沉,恶狠狠地瞪着他离开的背影。

    即墨青从旁边走过来,颔首:“少爷。”

    即墨轩绷着脸,一边转身往外走,一边冷声问:“怎么样了?”

    即墨青快步跟上,低着头回应:“属下已经调查清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即墨无溟恐怕的确是好男色,传言不假。”

    即墨轩额角跳了跳,“查清楚消息来源了吗?”

    即墨青微微摇头:“只知道是神龙学院的学生传出来的,没有确切的。”

    即墨轩冷哼了一声,“怪不得即墨泽阳那个混蛋不跟我合作,原来是有十足的把握!再去调查调查那个墨九!”

    即墨青眼神闪了闪,欲言又止的:“墨九……”

    即墨轩抬手,不耐烦的打断了他:“先去调查调查,我要去一趟轩辕家!”

    即墨青脚步顿住,目光深邃的看向他离去的背影,紧紧地抿起唇。

    算了,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角斗场的那个少年未必就是墨九。

    *

    即墨轩到轩辕家的时候,苏九跟墨无溟早就离开了。

    神龙学院的风波因为两人的回来而暂停了。

    两人一到五班,就接到了各种关心的眼神。

    苏九仿若未见,懒散地趴在桌上。

    墨无溟则拿起笔,继续写昨天没写完的东西。

    谢忱转身,靠在墙边,一只手搭在后面的桌上,“九哥,你们出名了。”

    岳霁华他们虽然没有回头,但是都竖着耳朵偷听呢。

    苏九掀起眼皮,挺疑惑的:“什么?”

    谢忱微笑脸:“即墨无溟跟墨九之间的断袖之癖,人尽皆知了。”

    苏九先是一愣,而后点头:“哦。”

    收回视线,把脸埋在胳膊弯,全然没有反应。

    五班众人:“……”

    哦是什么意思?

    承认了?

    众人面面相觑。

    男男相爱,有悖常理。

    他们居然如此光明正大,这也太疯狂了吧?

    秋导师来上课的时候,那眼珠子滴溜溜转,满眼都是好奇。

    这能不好奇吗?

    一个是即墨家族的继承人,一个是神龙学院的最有天赋的学生!

    这俩人要是在一起了,岂不是炸开锅了?

    当然,不论他怎么想,反正两个当事人是不会解释的。

    上午上完课之后,又是午饭的时间。

    赫连聿都没等到去食堂,就已经早早地在班级门口等着了。

    要说赫连聿的反应也是着实令人摸不着头脑。

    至少在众人眼中,赫连家和墨九也是有恩怨的,毕竟赫连九受重伤,家主可是亲自来把墨九带走的!

    虽然墨九平安无事的回来了,但也不代表他们之间的恩怨就不见了啊!

    总之,赫连聿的一举一动,都让他们感觉这其中很有猫腻。

    这猫腻也更因为苏九跟墨无溟的关系被传开,而导致变了味道。

    甚至有人猜测,墨九之所以平安无事,就是因为赫连聿喜欢上了墨九。

    否者以赫连家宠爱赫连九的程度,怎么可能轻易地放过墨九呢?

    食堂里,赫连聿的脸都是黑的:“你们说,这些人是不是太会胡扯了?”

    墨无溟慢条斯理的吃了一口饭,理智分析:“以你现在的态度,传言很有依据。”

    赫连聿翻了个白眼,筷子在碗上敲了敲:“你到底还是不是我兄弟?现在流言都传成这个样子了,我看干脆就……”

    他抿唇,偷偷瞄向苏九。

    然而,苏九低头吃肉,津津有味,完全不关心他在说什么。

    赫连聿有些沮丧,把剩下的话又吞了下去:“墨九,你何时有空?我请你回家吃饭?”

    岳霁华咬着筷子,皱着脸:“你为何要约九哥去你家吃饭?”

    傅榆也抬起头:“对呀,你不是应该要约你的兄弟,即墨无溟的吗?”

    李白眯着眼睛:“果然,传言都是有依据的!”

    赫连聿:“……”

    我他妈就是想约妹妹回家一起吃个饭而已!

    墨无溟眉梢轻挑,瞥见好友郁闷的表情,添油加醋的:“可惜,九儿已经是我的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