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画蛇添足

    轩辕亦然脸色煞白,“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想那么多…我……”她咬着下唇,愧疚的低下头:“对不起……是我想得太简单了。”

    若真让无辜的墨九陷入危险当中,那她一辈子都要良心不安了。

    苏九抄着双手,表情挺淡的,“你为了你姐姐,也没什么错。”

    轩辕亦然顿时更加羞愧了,“她是我的姐姐,但不是你……你没有义务替她做什么……是我太自私了……”

    声音逐渐变低。

    苏九用一种惊讶的语气道:“你还是有点脑子的嘛。”

    轩辕亦然心头一梗,瞪了她一眼,闷闷地:“我会找机会跟我姐姐说清楚的。”

    苏九歪着身子,再次懒散地靠在墨无溟手臂上,语气挺疑惑的:“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她并不需要你的提醒。我是指,很多事。”

    别有深意的提醒。

    轩辕亦然微微一愣,不解的:“可是……我担心她啊,有些事情,我要是不说……”

    苏九目光凝视着她,抬抬下巴,示意她继续说。

    望着对方的眼神,轩辕亦然忽然有种说不下去的感觉,郁闷的:“那我……该怎么办啊?”

    苏九差点被她逗笑了,敛起唇角弧度,单刀直入:“你既然是妹妹,就不要做出姐姐一样善解人意的派头,你这样只会让她感觉,是你抢了她的地位。会令她很烦。”

    会令她很烦。

    四个字就像炸弹一样在脑海里炸开了。

    轩辕亦然愕然的瞪大双眼。

    ——你不要以为你不计较,我就会感激涕零!

    ——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不要管我累不累!

    ——你能不能不要烦我?你这样子令我恶心!

    一句句歇斯底里的吼声,不停地在耳边回放。

    轩辕亦然长睫轻眨,茫然又无助的看着苏九,眼底顺着眼角滚了下来:“我以为是我不够好,所以才让她讨厌我,所以我努力对她好……”

    苏九抿唇,也不知如何安慰,冷冷的:“你哭起来,也会让她觉得烦。”

    嗯,这样她大概就不哭了。

    然鹅——

    轩辕亦然瘪着嘴,委屈的哭出声了:“呜呜……那我怎么办?我控制不住啊,呜呜……我也不想哭……”

    苏九:“……”

    墨无溟:“……”

    两个人都不是个会说话的。

    苏九指着天:“天色不早了,晚安。”

    墨无溟:“……晚安。”

    两人转身,进房。

    哐当一声,关门。

    轩辕亦然站在院子里,想着姐姐发怒的模样,又想了想自己。

    愣是委屈哭了大半宿。

    苏九倒是心安理得,回房搂着墨无溟就睡着了。

    第二天是被院子里吵闹的声音吵醒的。

    银律一手掐着腰,一手指着轩辕亦然:“你刚刚干什么了?”

    轩辕亦然红着脸,梗着脖子:“我什么都没干!你不要冤枉好人!”

    银律气得跳脚,差点蹦起来:“你还不说实话,我分明看见你……”

    轩辕亦然突然面露凶狠,龇牙咧嘴:“你闭嘴!我什么都没干,你再胡说八道,你信不信我把你卖了?”

    银律一听见这话,咧嘴就哭起来了:“呜呜……我要告诉我大哥,你刚偷看他洗……你……唔唔……放开……唔唔……”

    轩辕亦然忽然伸出包成熊掌的手,捂住他的嘴,结果疼得鬼哭狼嚎,哭的比银律还厉害,还不敢撒手:“呜呜……好痛,我的手好痛,你别动了……呜呜……我让人给你多做点蜂浆,我送你几年都吃不完的……你别喊了……呜呜……”

    银律听见吃的,眼睛就亮了,然后狂点头。

    轩辕亦然忙道:“啊……你别动别动,我的手流血了……啊……”

    银律立马不动了,睫毛上挂着眼泪,可怜的不行。

    轩辕亦然昨晚哭了半宿,眼睛就是肿的,现在一哭就跟桃子一样。

    一出门,就看见俩人抱着哭的苏九:“……”

    不是很懂。

    *

    偏厅,桌上摆放着很多四九城的特色早点。

    大家都围在桌前吃早饭。

    轩辕老家主和轩辕欢,早早就在等着了。

    周围还有很多下人伺候。

    苏九和墨无溟朝着轩辕老家主打了招呼,便坐下了。

    轩辕欢抿唇看了眼墨无溟,低下头,继续喝粥。

    这时,就见一向总是对姐姐表现出善解人意的轩辕亦然,忽然一改风格,指着轩辕欢面前的煎包:“姐,我要吃那个,递给我!”

    轩辕欢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无声端起来,递了过去。

    轩辕亦然扭头,看向旁边的丫鬟:“我今天不要你伺候我吃饭,我要我姐喂我!”

    轩辕欢倏地皱眉,看向轩辕亦然的眼神,仿佛在说“你发什么疯?”

    轩辕亦然抿了抿唇,抬着下巴:“你是我姐,你照顾妹妹是应该的!”

    “……”

    众人一静。

    除了苏九他们之外,所有人都愕然的看向轩辕亦然,一度以为自己幻听了。

    包括轩辕欢自己,也是满眼惊愕,捏着筷子的手指泛白:“我还没吃好呢!”

    语气很冲,但没拒绝。

    轩辕亦然:“我等你吃完,再喂我。”

    轩辕欢无声看了她一眼,故意慢吞吞地喝完碗里的白粥。

    银律抱着一碗蜂浆,偷偷地问身边的轩辕亦然:“你何时把蜂浆给我?”

    轩辕亦然扭头瞪他,“我会给你的,闭嘴,吃饭。”

    银律嘁了一声,“我又不吃饭,我喝的是蜂浆!”

    轩辕亦然狠狠一噎。

    苏九将两人的互动收于眼底,不动声色的吃了一碗全肉的混沌,味道还不错。

    墨无溟吃的汤包,不油不腻,味道很鲜美。

    他叨了一个汤包放在勺子里,不避嫌的递到苏九唇边:“尝尝。”

    苏九也没有避险的打算,咬破一点皮,把汤汁喝完,一口吃进去,边吃边点头:“嗯。”

    竖起拇指。

    这下子,除了轩辕亦然和银律之外,其他人都懵逼了。

    轩辕老家主,轩辕欢,周围的仆人,都像是被点了穴道。

    “……”

    气氛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偏偏两个当事人无所察觉。

    轩辕亦然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哈哈哈……他们俩,兄弟,对。”

    银律抬起头,画蛇添足的解释:“嗯哪,他们是一起睡觉的兄弟,吃饭也没什么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