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一怔见血的话

    轩辕亦然两只手包成了熊掌,是丫鬟喂着吃的,

    轩辕欢坐在她旁边,沉默寡言,略阴沉。

    她的存在感很低,长的倒是挺漂亮,跟轩辕亦然长的很像。

    若不是细看的话,说是双胞胎都有人信。

    总之,姐妹两人的性格,就是两个极端。

    轩辕老家主对此,也没少费心,但是轩辕欢天性如此,改不掉。

    眼下,见她低着头吃饭,连跟人打招呼的打算都没有,轩辕老家主面上不说,心里也是有些烦闷的:“欢欢,这是亦然的朋友,你们也认识认识。”

    轩辕欢略微皱眉,端起桌上的酒杯:“两位好,我叫轩辕欢,是轩辕亦然的姐姐。”

    客客气气的态度,却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令人十分不适。

    苏九随意地举了举酒杯:“墨九。”

    墨无溟也扬了扬酒杯:“即墨无溟。”

    言简意赅,多一个字都没有。

    轩辕老家主忍不住多看了苏九两眼,毕竟在即墨家族公开宴上,他对墨无溟有些了解。

    年纪轻轻的,便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王者气势。

    一看便知,非池中之物。

    只是没想到,墨九这少年,居然与他一般无二。

    要说墨九这个名字,四九城最近传的沸沸扬扬,倒也不算陌生。

    轩辕老家主捏着酒杯,看向少年的眼神多了几分思量,笑着问:“小墨,你老家是哪里的?四九城好像没有听说过墨姓家族啊。”

    苏九抬眸,不卑不亢的:“万里之外的小山庄来的,不值一提。”

    轩辕老家主捋着胡须,呵呵笑了笑:“自古英雄不问出处,能在外面闯出一番成就,才是真本事。不知你今年……多大了?”

    轩辕亦然眼皮一跳,轻咳道:“爷爷,吃饭呢,你能不能别说了。”

    “哈哈哈……你看看,这丫头还害羞了!”轩辕老家主笑着摆手:“吃饭吃饭,以后多来家里玩就是了。”

    显然,他动了别的心思。

    墨无溟垂着眼睑,眼底结着薄冰,心里更是无语的要命。

    最终,只能哀怨的看了苏九一眼,唇瓣翕动:“妖精。”

    苏九:“……”

    我可真无辜。

    在轩辕家吃完晚饭之后,墨无溟并没有回家的打算。

    这倒是让轩辕老家主有些惊讶了,他侧目看了看轩辕欢,眼珠子一转,人精又有想法了。

    墨九当上门女婿娶了小孙女,那大孙女也得安排一下啊,这不就是现成的吗?

    “欢欢,你们都同龄人,在一起多玩玩。”轩辕老家主暗示道。

    轩辕欢抬眼看了看墨无溟,走廊下的灯光,照在他那张薄冰般雕刻的脸庞上,有种透彻的美感。

    说不动心是假的。

    轩辕欢压着心跳,总算是露出了今晚第一个笑容:“嗯,我知道。”

    声音多了几分柔和。

    然而,墨无溟并没有给她表现得机会,冷冷地:“我今年二十一岁。”

    二十一岁跟二十八岁的轩辕欢,还真不是同龄人。

    轩辕老家主眼梢微微一抽,显然也忘记这一茬了,他摆手:“哈哈哈,时间不早了,我先回房休息了。”

    找个借口,他就溜了。

    轩辕欢没说话,捏紧手指,眼底升起阴霾。

    四个人站在院子中央,气氛有些压抑。

    轩辕亦然明显的意识到了什么,胳膊肘拐了拐轩辕欢:“大姐,你最近还好吧?”

    主动找话题,想要缓解气氛。

    然而,得到的却是轩辕欢略带讽刺的回答:“自然不像小妹在家休养那般安生。”

    轩辕亦然咧嘴笑道:“大姐是跟着爷爷身边学习,肯定比我劳累多了,但是你也别忘了多多休息嘛!”

    明明自己受了伤,时常疼得冒冷汗,却又懂事的像个姐姐。

    轩辕欢握着拳头,厌烦的情绪都快从眼底溢出来了:“小妹还是管好自己吧,毕竟我跟在爷爷身边,也不是想休息便能休息的。时间不早了,我先回房休息了。”

    她又默默地瞥了墨无溟一眼,扭头走了。

    轩辕亦然暗觉不妙,她这姐姐怕是看上即墨无溟了……

    苏九侧身,倾斜着,靠在墨无溟手臂上,吹了一个口哨。

    “啧,桃花朵朵开啊。”

    墨无溟的眼神就没从她身上离开过,瞧见她眼底的玩味,郁闷地楼握住她的细腰。

    “你还笑。”

    苏九眨眼:“那我哭?”

    墨无溟:“……那你还是笑吧。”

    苏九当即在他怀中咯咯笑起来。

    轩辕亦然正在忧愁,就听见苏九没心没肺的笑倒在墨无溟怀里,她深深觉得……她大姐这个南墙撞定了!

    若是没有墨九,以她的容貌和身份,或许有几分希望。

    但是有墨九的话,她没有希望就罢了,很可能还会撞得头破血流!

    以她大姐的性格,如果她去找她说的话,肯定只会适得其反。

    既然大姐那边不能说,就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轩辕亦然抿了抿唇,认真的问:“墨九,你不会要当一辈子男人吧?”

    苏九敛起笑声,抬眸看她:“这个问题重要吗?”

    轩辕亦然吸了一口气:“很重要!你没听见我爷爷的弦外之音吗?他想……我跟你倒还不说,我主要是不想让我大姐伤心。她其实内心挺单纯的,喜欢什么东西,也会很纯粹的!”

    虽然轩辕欢不亲近轩辕亦然,但是轩辕亦然比较早熟。

    从小就会默默地关注轩辕家的人。

    可能也因为她从小就表现得太过机灵,让处处慢半拍的轩辕欢,颇受冷落。

    进而导致了轩辕欢懂事之后,对轩辕亦然就不太喜欢,觉得她总是抢风头。

    后来轩辕亦然懂事之后,逐渐开始收敛,但是又爆出了她炼丹的天赋。

    从此之后,姐妹俩的距离,就更远了。

    苏九站直身子,就轩辕亦然所说的话,纠正道:“你嘴里的单纯只是你的认知。”

    从饭桌敬酒开始,轩辕欢所表现出来的就是倨傲,并没有把她和墨无溟放在眼里。

    这其中最大原因,应该就是她那轩辕小姐的身份。

    一个永远把自己的地位摆放在高位的人,单不单纯不知道,反正很蠢就对了。

    轩辕亦然拧起眉头,显然并不赞同苏九的说法:“她,她是我亲姐……如果你公开身份。你跟即墨无溟你们俩不就成了,那她不就……”

    苏九冷声打断了她:“你是想让我跟即墨无溟公开关系,然后让我独自面对即墨家族的刁难,或者可能是暗杀,用来安慰你那个不知是单纯还是单蠢的姐姐所逝去的爱情吗?”

    冷漠又无情的问话,就像是一盆冷水泼在轩辕亦然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