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想报仇吗?

    轩辕亦然顿时小脸煞白:“啊?还要挖啊?”

    苏九低头,掌心升起火焰,将匕首烤热,才淡淡的开口:“如果那位大夫足够仔细,你现在就不必再受一次罪。”

    “……那你轻点。”

    轩辕亦然眼睫挂着泪珠,那是忍痛流出来的。

    苏九抬眸,打趣道:“这么信任我?不怕我把你的手给搞废了?”

    轩辕亦然吸了吸鼻子,瞪了她一眼:“你要是想废人,用的着这么麻烦吗?直接冲上门来干就好了!”

    苏九张了张嘴,想说自己也没那么牛逼轰轰的,但是防止轩辕亦然没完没了,干脆又闭上了。

    低着头,专心给她挖烧坏的旧肉。

    没用止痛丹,也没用止血丹。

    一是让她自己感觉旧肉挖掉之后,恢复正常的痛觉。

    二是让她手上那些坏掉的血液,顺着伤口流淌出来。

    所以这个罪,她是受定了!

    轩辕亦然下唇都咬破了,疼得冷汗直冒,最后给人疼哭了。

    苏九面色如常,且不说她杀人如何。

    对于刀法这方面,她可是学医研究过的,处理伤口很有一套。

    快而准确,果断到位。

    轩辕亦然之所以会那么疼,完全是因为新肉长出来,有些糊掉的旧肉,与其纠缠了,

    为了避免第三次,以及可能留下的后患,苏九把跟旧肉链接新肉一起挖掉了。

    十根纤纤玉手,如今满目疮痍。

    苏九眼神暗了几分,面上如常的掏出两颗丹药,喂到她嘴里。

    轩辕亦然摊坐在椅子上,面色依然苍白,声音也被喊哑了:“我半条命……都快没了。”

    她到底是轩辕家的大小姐,从小到大就没受过这种罪。

    现在一下子受了两次,能挺着没晕过去,已经很厉害了。

    苏九眉眼低垂,边擦匕首边道:“半条命我也会把你从阎王爷手里给拉回来的。”

    声音很轻,仿佛随意一说。

    轩辕亦然却莫名觉得她这句话不亚于承诺了,神色稍缓,微笑着:“为了不让你跟阎王爷斗,我还是好好活着吧。”

    苏九莞尔一笑:“看来,你好好活着,还是为我着想了?”

    轩辕亦然面色一囧:“诶呀……痛痛痛……”

    止痛丹刚吃,药效在发挥,很痛不至于。

    苏九也不拆穿她,把匕首收起来之后,又问了炼丹比赛的事情。

    轩辕亦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那次炼丹原本是为了比赛做准备,想要突破到四品炼丹师的……”

    既惆怅又不甘,却也只能这样了。

    苏九靠在椅子上,垂着眼皮,淡淡的问:“想报仇吗?”

    轩辕亦然先是一愣,而后苦笑:“找谁报仇啊?都不知道是谁干的!”

    苏九掀起眼皮,余光睨着她:“如果是欧阳芷仪呢?”

    冷淡的反问,却带着笃定。

    轩辕亦然眉心一跳,旋即移开视线:“不,不可能的……她为何要这么对我?她哪来的胆子……”

    嘴里辩解,心里越发相信。

    她抿着红唇,一言不发了。

    苏九并没有告诉她原因的打算,手指在桌角,不轻不重的敲了敲。

    姿态慵懒而随意,眼底却透着一股子戾气。

    停滞了片刻。

    轩辕亦然才看向苏九,“你……准备怎么帮我报仇?”

    苏九眉眼轻抬,挺随意的:“断手或断脚,你说得出,我就做得到。”

    轩辕亦然看着她那云淡风轻的模样,顿时哑然失声。

    这么残忍的手段,她怎么说的就跟玩似的?

    她哪里知道,这些的确是苏九前世的乐趣。

    轩辕亦然低着头,看见自己的双手,想起大夫说,再严重一点,恐怕以后就不能炼丹了。

    如果断手断脚是残忍,那么害一个炼丹师永远没法炼丹,又是什么呢?

    一瞬间,她的眼神就变冷了,声音坚定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果真是欧阳芷仪做的,那我也要她的一双手!”

    苏九满意地掀了掀唇角。

    她开始有点喜欢这个恩怨分明的小姑娘了。

    天色渐渐暗了。

    苏九留在了轩辕家,墨无溟也没有走。

    晚饭桌上。

    轩辕家的老家主带着另外一个孙女,轩辕欢出现了。

    轩辕欢是轩辕亦然的亲姐姐,同为轩辕家二儿子所出。

    由于对方早年病逝,母亲也跟着殉情,家里并无孙子。

    轩辕欢年二十八岁,比轩辕亦然大七岁,一直跟在轩辕老家主身边学习。

    轩辕欢的修为不高,也就只能处理一些家族杂事。

    修为不高又是女子,在外行事威严就大大减少了。

    正是两个孙女都不顶事,轩辕老家主才会不停地派人寻找他那四处逍遥的不孝子轩辕院长!

    说起轩辕院长也是个传奇人物。

    身为轩辕家的大少爷,曾经也是天赋异禀,名扬四九城的人物。

    但他生性爱自由,不想打理轩辕家族,早年跟着高人遁入空间裂缝,消失在了神武大陆。

    跑去偏远的东陵大陆,活得肆意潇洒的。

    虽然最终还是被轩辕家的人给带回来,丢到神龙学院当院长去了。

    但这几十年的自在光阴,可是赚到了。

    轩辕老家主在即墨家公布即墨无溟身份的时候,见过墨无溟,看见他在自己家,与自己家孙女相识,他还挺高兴的。

    “没想到即墨家的小孙儿与小亦然还挺熟的?”

    轩辕亦然到底是在大家族长大的,耳濡目染,当然能听出弦外之音,忙撇清关系:“爷爷你搞错了,我的朋友是墨九。即墨少爷是墨九的同学而且还是同桌!”

    即墨老家主眼底掠过一抹失望,面上笑着:“呵呵,那你们现在也是朋友了。”

    即墨家族孙子辈没有男丁,在这方面比不过其他两家,他心底还是有些焦急的。

    若是能跟即墨家联姻的话,至少对家族以后有一些保障。

    轩辕亦然抱歉的看了看苏九。

    身为一家之主,最先考虑到这些问题,无可厚非。

    苏九并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淡淡地抬眸:“能和轩辕小姐成为朋友,十分荣幸。”

    轩辕老家主年纪虽大,但是眉宇间的锐气却丝毫不减,闻言笑着:“呵呵,早就听说过我家亦然交了一个好朋友,今天总算是见到了。”

    人老了,都是人精。

    他哪里不知道这是人家帮她孙女说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