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轩辕亦然的伤

    墨无溟带着苏九来到轩辕家族的时候,立刻便被人迎了进去。

    苏九不是第一次来,门口的仆人,他们都认识苏九,且知道他与轩辕亦然是好友,更何况他们府上还住着两个白吃白喝的。

    苏九跟着护卫进到后院的时候,就听见轩辕亦然在跳脚:“你,你给我下来!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妖怪!”

    她双手绑着绷带,就跟两只熊爪一样,朝着树上张牙舞爪的。

    苏九略微抬眼,就看见银严冷冷的站在树上。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银严抬眼望去,眼神一闪。

    下一瞬,便出现在了苏九面前。

    不等他有所反应,墨无溟已经面无表情的挡在苏九面前,冷冽森寒的盯着对方。

    银严皱起眉头,冷冷的移开视线。

    敏锐地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不好惹。

    彼时,轩辕亦然也发现了苏九的身影,顿时嚷嚷起来:“墨九墨九!你给我打他!这个臭妖怪!他轻薄我!”

    轩辕亦然跑到苏九跟前,头发都汗湿了,衣服也穿的乱七八糟。

    苏九仿佛嗅到了八卦,面上很冷静:“怎么了?”

    “他……他……”

    轩辕亦然滑到嘴边,卡壳了,最后阴郁瞪着银严,牙齿咬得咯咯响:“没事!我,我就是想打他!”

    她是没说,但是银严却认真的:“我在教银律匿遁之法,不小心踩破了房顶,并非故意看见你那般模样。”

    轩辕亦然的脸庞轰的一下爆红,然后恼羞成怒的:“你看见什么了?你给我说清楚?”

    “我已经答应要娶这位墨九姑娘了,不能对你负责!”银严微微一扭头,不看她,冷硬的脸庞,微微有些红。

    他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这句话,轩辕亦然整个炸毛了:“啊!我要杀了你!”

    她一个半吊子,哪里能动得了银严分毫。

    也正是因此,她才被银严溜着跑了这么久。

    苏九一把将轩辕亦然捞进怀里,声音清冷:“这件事以后再说,我有其他事情找你。”

    轩辕亦然怒瞪着银严,恨不得冲上去咬他两口才能消气:“我今天看在墨九的份上我就饶了你!不过你给我等着,此仇不报非亦然!”

    银严眼梢微抽,却并不当成一回事。

    也真是因为没当成一回事,才有之后一连串的事。

    这是后话。

    轩辕亦然稳了稳情绪,然后可怜巴巴的看着苏九:“呜呜……墨九,我太惨了,我的手……都烤焦了。”

    明明是严肃的话题,愣是被她这诙谐的模样逗笑了。

    苏九手抵在唇间,轻咳两声:“这件事我听长丹系长老说了。”

    轩辕亦然包成熊掌的双手,就像个招财猫一样,耸拉在前面。

    她皱着鼻子:“我才不相信是我倒霉呢,肯定是有人嫉妒我!”

    坚定不移的语气。

    苏九抄着双手,目光冷淡:“你最近见到欧阳芷仪了吗?”

    欧阳芷仪?

    轩辕亦然秀眉微皱,“最近没见到,但是我出事的前一天见到了,而且……”

    她顿了顿,打量着苏九的表情:“你去丹系没有听见什么风声吗?”

    苏九面露不解:“什么?”

    轩辕亦然眼神闪了闪,摆手:“没有就好。”

    苏九微微眯眼,语气带着几分凌厉:“说实话。”

    轩辕亦然咬着下唇,偷瞄了一眼旁边的即墨无溟:“你们刚走的那天,丹系有人听说你跟欧阳芷仪晚上幽会,拉拉扯扯的……呃……我当然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但是……其他人不知道啊。他们以为你……”

    话没说话,一目了然。

    苏九勾唇:“所以呢?”

    轩辕亦然见她不当回事,有些着急:“你是去历练了,没听到那些人怎么传的,反正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

    苏九掀起眼皮,别有深意的:“旧的流言蜚语,在新的流言蜚语面前,不值一提。”

    轩辕亦然微微一怔,“什么新的?”

    苏九没解释,视线落在她手上,继续正题:“伤口如何了?”

    轩辕亦然有些忧心:“伤口好多了,但是疤痕是祛不掉了。”

    哪个女孩家不想拥有光洁无暇的肌肤呢?

    轩辕亦然叹了口气,“不过,大夫说我这双手已经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要是再狠一点,恐怕以后就不能炼丹了。比起炼丹,这疤痕也就无所谓啦。”

    苏九眸光微寒,朝着房间抬下巴:“我帮你看看伤口。”

    轩辕亦然点点头,带着她回房间。

    墨无溟冷着脸跟上,却如同一座冰山一样,立在了门口,没有进去的打算。

    银严的迈进去的脚,生生的顿住了。

    他沉着脸,敌视墨无溟。

    “主人,主人——”

    银律欢快的声音传来,从走廊快速跑了过来。

    他是感应到了苏九才跑过来的!

    看见门口的墨无溟,他撇了撇嘴,刚想迈脚进门,后领就被人拎住了。

    墨无溟微微侧目,眼底结着薄冰,仿佛在说“我们都在外面,你凭什么进去?”

    银律怒目圆睁,挣扎未果,就被墨无溟甩到了院子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大哥……他欺负我……”

    银律坐在地上,跟银严告状。

    银严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墨无溟,掩唇轻咳:“你现在长大了,可以独当一面了。”

    “……”

    银律目瞪口呆。

    你之前明明不是这样说的!

    你说我还小,一个人留在这不安全,所以你要保护我啊!

    银严不堪银律控诉的眼神,干脆转过身子,假装没看见。

    有些人,惹不得。

    房间里。

    轩辕亦然额角浮起冷汗,“其实也还好,已经不那么疼了。”

    苏九沉着脸,表情很难看。

    轩辕亦然的双手绷带已经解开,伤口被火烧过的痕迹尤其明显,焦黑的肉还有少许在上面,鲜嫩的红肉,泛着红血。

    不难看出,刚刚烧完之后,是何等惨状。

    苏九抬眼:“这伤口是谁处理的?”

    轩辕亦然脸色有些白,显然不像是她说的,没那么疼了。

    “四九城一位很有名的大夫,挺可靠的。”

    苏九没说话,拿出一把匕首出来,冷冷的:“你的伤口旧肉,需要全部挖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