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断袖的风言风语

    苏九冷着脸,没有应声。

    她不说话的时候,身上总有一种令人畏惧的气势。

    丹系长老看的心头一窒,忙着急道:“这件事的确有点不敢置信,但是她的的确确就是被她自己的火种所伤的,学院因为她这个特例把炼丹房的药鼎全部都检查了一遍,结果发现她用的药鼎出现了裂痕。虽然不能断定她是这么受的伤,但基于其他人都无恙,暂时归咎在了这个问题上。”

    苏九当然不信这番说辞,但她没有再多说。

    淡淡地问:“欧阳芷仪也参加了炼丹比赛?”

    丹系长老愣了愣,不明白他为何突然提及欧阳芷仪,还是点了点头:“这是当然,新生里有四个人参加,老生也有两个四品初期的要参加。”

    他顿了顿,希冀的眼神看着苏九:“所以,你可不可以……”

    苏九再一次打断了他:“到时候再说。”

    对于丹系长老而言,他没有一口拒绝,就已经是好消息了。

    “好好好,你回去好好考虑,炼丹比赛还有几天时间!”

    苏九没表态,问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那个药鼎在哪?”

    丹系长老反应挺快的:“轩辕亦然用过的那个药鼎如今在轩辕院长那边,轩辕亦然是他侄女,他也很重视这个意外事件。”

    苏九点头:“没有其他的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没有没有,你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吧!”丹系长老把人送出门口,暗暗地抹了一把冷汗。

    苏九离开后,并没有去找轩辕院长,而是回了五班。

    墨无溟笔直的坐在位置上,正在写什么东西,发现苏九回来之后,便停下了。

    苏九从他身后走进去,坐下之后,表情挺冷的:“晚上带我去一趟轩辕家。”

    墨无溟侧目,语气低沉:“轩辕亦然的事……跟你有关?”

    跟她无关的事,她不可能多管闲事。

    苏九手支着脑袋,眉宇之间皆是烦躁:“不确定。”

    就是因为确定,所以才觉得烦。

    墨无溟见她脸色不好,意识到了什么,轻轻拂袖,拿出茶具,给她泡了一杯茶。

    苏九半阖着眼眸,看上去没什么异样,但是搭在一边的手指,微微有些发颤,似乎在抑制着情绪。

    茶香溢出,缓缓地沁入鼻间。

    “喝吧。”

    墨无溟的声音近在咫尺。

    苏九眼底压着血色,茶杯就在唇畔,余光瞥向端着茶杯喂自己喝茶的男人,心底的焦躁感,稍稍褪去。

    她无声张嘴,心安理得的让他喂她喝茶。

    温热的茶水,滑过喉咙,少年歪着头,慵懒的像一只猫儿一样,发出叹谓:“嗯……墨墨泡的茶,就是香。”

    墨无溟唇角飞快地勾了勾,食指掠过她下唇,帮她拭去残留的茶水。

    苏九恶劣地张嘴,故意舔了下他的手指。

    无时无刻不在撩。

    墨无溟冷着脸,不为所动的:“别闹,好好喝茶。”

    低哑地嗓音,暴露了他的真实内心。

    苏九强忍着笑,乖乖地喝茶。

    他泡的茶水,总是有一股神奇的力量,让她暴躁和厌烦的情绪得以缓解。

    两人在这里,一个喂茶,一个喝茶,倒是一片祥和。

    殊不知,这可是五班啊!

    全班同学的脸,变了又变,都快成调色盘了。

    虽然心里早有怀疑,且从奇斐山脉那会,就更加印证了。

    但两人此刻的亲密行为,完全就不把他们当成人,太光明正大了吧!

    岳霁华趴在桌上:“我后背冒冷汗……”

    谢忱斜眼看着他:“小场面,淡定。”

    傅榆和李白回头。

    “这里是班级!”

    “五班,不是宿舍!”

    谢忱看着他们,发出灵魂的疑问:“在班里喂茶,难道会比在食堂喂菜更有冲击力?”

    岳霁华:“……”

    傅榆:“……”

    李白:“……”

    三人无言以对。

    半夜情话,他们听习惯了。

    食堂喂菜,他们也习惯了。

    唯独班里……这不是得适应嘛!

    李白咳嗽了两声,转回头,杵了杵前面的周制,转移话题:“昨天你大哥来找你们,是不是又要你们换班?”

    周制和周胜因为周家和谢忱的关系,这次历练俩人就像隐形人一样,不好意思跟他们靠太近。

    眼下听见李白的询问,周制回头,忧愁的厉害:“可能会调去六班吧,我也不清楚。”

    周胜叹了一口气:“还以为这次历练回来,大哥二哥就会想清楚了,但是他们俩说,要是我们不转班,就是不肖子孙。”

    两人非常无奈,也没办法。

    苏九耳廓微动,眼底带着浅碎的暗光。

    964612987……

    到底是千叶留下的这串数字,还是旁人留下的?

    不安,好似万虫啃咬,渐渐地啃食进了骨髓里。

    墨无溟又倒了一杯茶,声音淡淡地:“周家的事情,我会让青颜他们去调查。”

    苏九掀起眼皮,目光清冷:“不必。”

    墨无溟动作顿了顿,冷着脸,认真的开口:“你可以利用我的,这样我才觉得我有价值。”

    呃,怎么听起来还有那么一点委屈了?

    苏九望着他,歪嘴一笑,伸手勾了勾他的下巴:“你可是我的王牌,哪能轻易的露面?”

    被她这么一调戏,墨无溟心里地不悦渐退,把茶杯递到她嘴边:“你要时刻记住,我是你那边的人。”

    低哑而冷酷的声音,说出坚定而认真的承诺。

    苏九有些不自在的低下头,沉默的喝着茶。

    若是细看的话,绝对能发现她耳后根,罕见的变红了。

    *

    下午课程结束之后。

    墨无溟带着苏九一同离开书院,当即又掀起一股风流旋涡。

    “你们听见了吗?即墨无溟带着墨九一起离开学院了?”

    “这也太光明正大了吧?不会是即墨家已经知道了吧?”

    “瞎扯,我看即墨家压根就不知道!不然绝对不可能允许一个有断袖之癖的人继承即墨家!”

    风言风语,席卷了整个学院。

    即墨泽阳不想听见他们俩的事情都难,他沉着脸,骑着坐骑,离开了学院。

    他就不信即墨无溟能为了墨九,抛弃即墨家的权利和一切!

    那一瞬间,阴冷的气息就覆盖在了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