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轩辕亦然受伤

    呸!什么小白兔,我是大灰狼!

    “我在跟你说正事,你认真一点!”墨无溟冷着脸,压下那股子燥劲,去拉她的手。

    苏九哪肯就这么饶了他。

    双手用力,把脸埋在他脖颈处,唇齿相磕。

    墨无溟如遭电击,全身热气往下涌,一张俊脸没什么表情,耳后根却仿佛滴血了似的。

    “你……你松口!”

    呼吸厚重,险些喊出声。

    苏九非但不松口,红唇移动,落在他的喉结上。

    轻轻舔抵。

    这一下子可要了老命了!

    墨无溟被她挑拨的,直接缴枪认输,抱着她,坐在椅子上喘粗气。

    苏九满脸坏笑的勾住他的腰带,“……你要吗?”

    又是一句令人精神崩溃的话。

    墨无溟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儿郎,怎么可能会不想要。

    但是……

    他深深吐了一口气,压制住了:“等到即墨家的事情处理完,我要光明正大的把你娶进门!”

    他对她的占有欲有多大,此刻的忍耐力就需要多大。

    苏九无声凝视着面前的男人,心里的情感有些翻腾。

    冰冷的一颗心,终究是被他一点一点暖热了。

    苏九垂眸长睫,淡淡的:“很难受?”

    一双柔荑,缓缓往下。

    墨无溟仿佛知道她要做什么,眼底掠过一抹得逞的笑。

    ……

    低低地喘声,漫延在书房。

    ……

    回到神龙学院,已经是次日的事情了。

    苏九趴在桌上睡觉。

    墨无溟身上寒意稍退,眉宇间带着几分愉快。

    这样的画面在他身上是极为罕见的!

    五班的学生好奇的同时,也很默契,没有追问。

    就是中午吃饭的时候,遇到了守株待兔的赫连聿。

    前一天没有接到人,他还是挺郁闷的。

    尤其是听说今天她是跟墨无溟一起来学院的。

    赫连聿把白米饭放在苏九手边,坐下之后,就开始询问了:“你昨天去哪里了?我等了你很久,也没有等到你。”

    苏九手托着下巴,慢吞吞地吃肉,拒绝回答他的问题。

    倒是墨无溟还有点良心,冷淡的回了句:“带她去四九城玩了玩。”

    赫连聿差点把筷子给咬断了。

    带人去四九城玩了一夜吗?

    他跟鬼扯呢!

    岳霁华扒着饭,忽然想起一件事:“昨天回来我遇到丹系的长老了,他让你回来之后,去找他一下。”

    苏九动作微顿:“干嘛?”

    岳霁华摇头:“不知道啊。”

    苏九:“……行吧,反正我也要去找轩辕亦然。”

    赫连聿叨菜的动作顿了顿,抬眼:“你还不知道吗?轩辕亦然受伤了,在家里没来。”

    苏九剑眉一皱:“什么时候的事?”

    “你们刚去历练没多久,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吧。”赫连聿淡淡的说着,并没有当成一回事。

    苏九的眼神却冷了下来:“欧阳芷仪最近来学院了吗?”

    赫连聿微微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

    傅榆抬眼:“多了,说起这个,你们听说了吗?昨天欧阳骞带人把冯导师打了一顿,而且打得不轻。”

    李白惊讶的不行:“欧阳骞居然还能动?”

    傅榆咂嘴,把筷子在碗里戳了两下:“那我就不知道了,我是去导师书房,听见导师们之间的谈话了。”

    岳霁华:“这叫恶有恶报!”

    李白:“我也这么认为。”

    众人皆是赞同点头。

    苏九打了一块肉,放进嘴里,眉峰微微蹙起。

    正想着,鼻息间传来一股青气,反正不好闻。

    “吃一根就好!”

    墨无溟叨了一根韭菜,贴心的递到苏九嘴边。

    苏九一脸黑线,问的挺认真的:“……你是想我死吗?”

    墨无溟被噎了一下,强调着:“就一根。”

    苏九喉咙滚动,实在是张不开这个嘴。

    就是没有某些经历,她也是从来不吃韭菜的!

    这味道……

    苏九抬头,“我去死行不行?”

    墨无溟张了张嘴,自己把韭菜给吃了。

    他总不能为了一颗韭菜,逼死自己的媳妇吧!

    苏九皱着脸,连带着看向墨无溟的眼神都透着抗拒:“你等会,别碰我!”

    墨无溟:“……”

    现在吐出来还来得及吗?

    赫连聿默默地看着他们俩人的互动,见缝插针的:“墨九,我不吃韭菜,没味道的!”

    苏九白了他一眼,快速吃完盘里的肉,喝完酒壶里的酒。

    “我去一趟丹系。”

    一溜烟的就跑了。

    桌上还是那一碗没有碰的米饭。

    赫连聿惆怅的很:“兄弟,你给我支支招吧?她油盐不进!”

    墨无溟瞥了他一眼,“要用心。”

    赫连聿:“我真想把我的心给掏出来!”

    郁闷的扒了两口饭,看向苏九离去的背影。

    爹还想见她呢,他连个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见个鬼啊!

    离开的苏九可不知道他的心情如何,径直的去了丹系。

    对于丹系她也是挺熟悉的。

    丹系长老看见他的时候,表情很激动:“墨九墨九,你总算回来了?”

    苏九靠在门边,并没有进去的打算,只是问:“什么事?”

    丹系长老眼神闪烁,摆了摆手:“哈哈哈……也没什么大事!”

    苏九哦了一声,转身便要走。

    丹系长老一下子沉不住气了:“等等等,是有点事!有点!”

    苏九脚步顿住,侧目看着他,等他说。

    丹系长老尴尬的招手:“你别在外面站着,进来说!”

    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事!

    苏九走进门,没有吱声。

    丹系长老搓着手,有些谄媚:“你这次历练应该还不错吧?”

    苏九点点头,依然没说话。

    完全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

    丹系长老眼梢抽了抽:“实际上吧,咱们丹系在四九城报了一场炼丹比赛……”

    苏九直接打断了他:“我没兴趣。”

    丹系长老顿时苦了脸,“这件事,原本我也不想找你的,名额一开始是轩辕亦然的!但是她……”

    他欲言又止。

    苏九扬眉:“她怎么了?”

    丹系长老坐在椅子上,表情非常自责:“她的双手自己的火种灼伤了。”

    苏九抿着唇,眸光泛着冷意:“身为炼丹师,双手能被自己的火种灼伤,我仿佛听见了一个笑话。”

    冰冷的声音,句句带着刺。

    丹系长老的脸色有些发白:“这件事……真的是……唉!也是轩辕亦然那样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