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你不是要调教我?

    魏深和东方异都不是嘴碎的人,并没有说出他当时的小人行径。

    以至于很多人都以为他是在封印的时候出了力,还引起不少人同情。

    但这些同情对即墨泽阳来讲,就像把他放在油锅里煎一样,痛苦不堪。

    回程的路上,傅榆又卖了两次烤肉。

    凭着出色的手艺和调味料,从二年级和三年级的学长刮来不少金币。

    十多天的时间,他们荤腥未进,买起烤肉来,就没有低于三斤的。

    两次烤肉,卖了将近二十万金币,简直就是暴富!

    离开山脉一路上再无遇到危险。

    狄子凡他们一直跟着神龙学院的学生队伍一起走。

    戴思绮因为伤口还未愈合,一路上都没什么精神。

    倒是找过两次机会想跟苏九说话,但是都被狄子凡他们给挡住了。

    直到离开山脉分手之际。

    戴思绮走到苏九面前,揪着衣角,面如红霞:“墨九……你,你何时来学院找狄学长拿酒?”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就站在苏九身侧,沉黑的眼眸闪烁着冷漠的光泽。

    下一瞬,横移一步,把苏九半边身子挡住了。

    苏九倒是没反应过来,还回了句:“有空就去。”

    戴思绮一心都在苏九身上,自然没有注意到其他的,顺势横移一步,面露不舍的:“我上次说的话是认真的,我…我会等你来娶我的……”

    咔哒。

    墨无溟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断掉了!

    连都不挡了,抓住苏九的胳膊,丢下浩浩荡荡的一群学生,转身就走。

    苏九顶着一张无辜脸,跟在他后面,一言不发。

    惹得后面众人都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

    毕竟剩下这几天,他们俩形影不离的。

    风言风语也不少,碍于两人没人敢说话。

    看向他们急速离开的背影,众人仿佛找回了久违的声音。

    “你们觉得,即墨无溟跟墨九到底是什么关系?”

    “蛤!这还用问啊?这几天还不够清楚吗?”

    “啧啧啧,世风日下……”

    二年级学生咂嘴讽刺。

    一年级五班的人,忍不住反驳:“你们胡扯什么呢?两个大男人当然是好兄弟了?”

    有人反驳:“好兄弟说话咬耳朵?好兄弟靠在另一个人怀里睡觉?好兄弟……”

    旁边人摆手:“行了行了,就你一个人长眼睛了是吧?我们都看不见?不过,话又说回来,墨九那张女相,跟即墨无溟在一起,完全没有违和感啊?”

    五班的人黑着脸,虽然挺不高兴的,但后面这句话还是很赞同的。

    “所以说,长的要看的人在一起,干什么事情都可以被原谅!”

    “墨九跟即墨无溟同班又同桌,好像在一起也挺合理的。”

    “蛤?虽然你们说的都对,但是你们别忘了即墨无溟的身份!”

    呃……

    众人忽然噤声,同时看向队伍前面一路上沉默不言的即墨泽阳。

    “照这么说的话,即墨无溟要是真干那种窝囊事,即墨家岂不是要拱手相让了?”

    “他要真是跟墨九在一起,即墨家的老家主能同意?他这继承人之位,铁定送人!”

    “哈哈哈……那这样的话,即墨学长岂不是躺赢了?”

    众人哄笑着讨论着。

    虽然声音压得挺低的,但是也躲不过即墨泽阳的耳朵。

    即墨无溟要是真和墨九在一起,这还真是他反败为胜的主要一步。

    为了宏图大业,一个并不熟的少年郎算得了什么?

    用即墨家族换一个墨九,这种蠢事就让即墨无溟去做好了。

    他只要从中作梗,让一切顺利进行,即墨家族唾手可得!

    越是这么想,心里就越是憋闷的厉害。

    有一团火在燃烧着,他甚至不晓得为什么。

    东方异这一路上没有再理会他,而是跟魏深搭伴。

    至于孙小淼和陈一舟则是被学生抬着走的。

    虽然吃了止血丹,也包扎了伤口,却依旧生不如死。

    *

    神龙学院门口大开。

    赫连聿负手而立,凝视着远方,特地来等苏九的。

    他等了很久,学生们全都回来,他也没有等到苏九。

    只因,墨无溟带着苏九离开之后,直接去了他在四九城的地盘。

    “九爷!我好想你啊!”

    青颜看见苏九,激动的不行,好险没有直接扑上去。

    苏九点头,视线落在青颜额角的斜疤上:“青颜公子,更有男人味了。”

    青颜一把推开折扇,装模作样的:“那是!”

    战流云从旁边走来,颔首:“九爷,您来了!”

    苏九略微挑眉,凝视着他那身喋血煞气,调侃道:“行啊,都快赶上你家冥大了。”

    战流云薄唇轻抿,压着笑。

    墨无溟伫立在旁边,眯眼看着一个劲夸人的小女人,不由磨了磨牙。

    “你们出去。”

    低哑而冷酷的声音。

    有杀气!

    青颜和战流云后背挺直,迅速离开。

    苏九斜了他一眼,弯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手支下巴,挺懒散的:“我跟戴思绮是清白的。”

    张嘴就是解释。

    墨无溟眯着眼睛,走到她面前,弯着腰,双手撑在扶手上。

    “你这是不打自招吗?”

    苏九伸脚,抵在他腹部,辩解:“我这叫诚实。”

    墨无溟垂下眼睑,看着这个抵在他身上的脚,眼梢不经意间跳了跳:“这段时间,我对你好像太疏于调教了,你越来越轻浮了!”

    他一把抓住她的脚踝,猛地怀里一拽,身体跟着往前倾。

    两人的姿势,变成了他倾着身子,半压在她上面。

    大手顺着她的右腿,缓缓地往上移动,勾住她的细腰,贴向自己。

    墨无溟眯起眼睛,凝视着近在咫尺的人儿,开始算账:“魏深,东方异,即墨泽阳,这些好歹都是个男的。你给我说说,戴死什么玩意儿?”

    苏九见状,挺失望的:“你不是要调教我?就这样?”

    “……”

    墨无溟有些语塞。

    他都忘了,这女人是个不按常理出牌,没羞没躁,比他还能祸祸的了!

    墨无溟压下郁闷,捏住她的下巴:“对,我要调教你。”

    不等他有动作,苏九已经抬起另一条腿,双脚一锁,勒住他的腰,跟着环住他的脖子,挂在了他的身上。

    “你想怎么调教都可以,我配合你。”

    语气激动,跃跃欲试。

    有那么一瞬间墨无溟感觉自己才是那个跳进陷阱的小白兔,等待着被饿狼吞入腹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