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意外又生

    他并没有直接对墨无溟动手,而是在他的退路甩过去一击凶猛的千元斩!

    爆破性的技能,直接阻拦了墨无溟的动作。

    他若后退,技能必将击中他!

    他若不退,攻过来的是混沌!

    进退不得。

    东方异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即墨泽阳——”

    低吼声,夹杂了太多的复杂情绪。

    在他眼里,即墨泽阳从来都不是卑鄙小人!

    可是眼下,他竟然乘人之危,在生与死的抉择中对即墨无溟出手。

    众人双目圆睁,皆是吸一口冷气。

    这种情况就是被千元斩击中,反而是更好的选择!

    但是人的神经反应,总是一瞬间的选择,本能的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后退!

    在千元斩与异兽之间的选择,就等于受伤与死之间的选择。

    稍迟一步,就是死!

    狄子凡双手掐诀,将晶石打入最后的位置。

    不论即墨无溟生或死,封印都必须得封上!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阵法启动的那一刻。

    唧嗷——

    凤凰鸣叫,带着一股火焰,从墨无溟后背冲出!

    炙热的火焰,直接吞噬了千元斩。

    即墨泽阳双目微睁,掐诀的左手,还牵连着几分元气。

    火凤细长的眼睛冒红光,咬着元气袭至左臂。

    噗嗤!

    一股血色弥漫,洒落满地。

    即墨泽阳嘴里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便被冲击力撞飞,狠狠地砸在树上。

    变故太快。

    墨无溟原路返回,颀长的身影,围绕着寒冷的气息。

    他没有理会即墨泽阳,甚至不屑看他一眼,步伐轻慢的往围观的少年走去。

    众人目瞪口呆,全然对刚才的事情还未反应过来。

    彼时,阵法已经奏效。

    狄子凡丝毫不敢分神,掐诀的手势越发快速起来。

    六道石碑发出六种声音,奔着阵法里的混沌而去。

    混沌虽无脸无眼,但听觉相当敏锐,顿时被刺激的两对翅膀发抖。

    “嗷嗷嗷——”

    一声尖叫高过一声,又痛苦又愤怒。

    六只脚踩在地面,划出深深的痕迹。

    狄子凡双手打出一道结印,顿时六道石碑化为天罗地网,将混沌笼罩在其中。

    “哇呜呜……呜呜……”

    混沌声音陡变,发出类似于婴儿的低鸣。

    狄子凡脸色微变。

    这反应跟以前不一样啊?

    紧张之中,冷汗更是覆盖了额头。

    聂席霖,柳栋都是第一次跟过来,对于异兽会有何等反应并不清楚。

    这次跟着狄子凡过来,只是过来长长见识的,方便以后接手封印的事。

    两人一左一右,站在狄子凡的身边,认真的看着他结印,在旁边学习。

    直到狄子凡颤声开口:“……阵法不奏效……”

    两人脸色陡变,愕然的看向他。

    “怎么……”

    狄子凡压着声,打断了他:“我可以再拖一刻钟,你们去告诉他们快走,你们也带着戴思绮走,能走多远,走多远!”

    沉重的声音,只有决定。

    聂席霖和柳栋双目微睁,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都到了这种地步吗?”

    “要走我们一起走!”

    狄子凡手势一转,低吼:“快走!这是命令!”

    聂席霖和柳栋两眼泛红,站着不动。

    狄子凡扭头,满目猩红:“再不走,我现在就死在你们面前!”

    “……”

    聂席霖和柳栋使劲揉了揉眼睛,压下哭声,转身。

    魏深、徐驰,章红,谢忱,他们都站在苏九和墨无溟的一侧。

    聂席霖抬眼看着他们:“狄学长让你们快些走,阵法出了问题,对这个异兽没用,他可以替你们争取一刻钟的时间。”

    柳栋则直接走到苏九面前:“墨九,拜托你把戴思绮也带走,我们……要与狄学长共生死!”

    聂席霖扭头看了他一眼。

    两人相视一笑,毅然转身,回到狄子凡身边。

    狄子凡又急又气,“你们俩个蠢货!”

    聂席霖红着眼眶,调侃:“你一个人,不认识路!阎王殿都找不怎么办?”

    柳栋掐诀,也笑出声:“哈哈哈……我们苍狼学院的学生,不是孙子!”

    顿时,阵法多了两道封印力量。

    狄子凡看向两人,心里难受的要命,却也是笑了起来:“哈哈哈……好一句苍狼学院的学生没有孙子!我们干他!”

    三人掐诀,不停地在六道石碑上面施封。

    大好年华,结伴赴死,心甘情愿。

    魏深他们抬起的脚,就在三人谈笑风生之中,顿住了。

    最终,还是咬牙走了,他们要为神龙学院的学生负责!

    即墨泽阳靠在树边,本想跟着离开的,但是看见魏深离去之后,莫名脚步顿住了。

    断了一条胳膊,流了不少血,脸色惨白的厉害。

    但是他的眼神,却忍不住落在那个少年身上。

    苏九立在原地,看着狄子凡他们的背影,手指捏了捏。

    共死,对她而言,就是愚蠢是行为。

    可是,眼下她竟然有种……说不出来的烦闷。

    青龙感觉到主人的情绪,歪着头,“主人,你不想让他们死?”

    苏九眉心微蹙,声音很冷:“封印不了,岂是我不想他们死,便可以不用死的?”

    墨无溟侧目看着她,沉黑的眼眸透着认真:“我可以……”

    “不需要。”苏九打断了他,心里又烦又燥,眼底夹杂着几分戾气。

    话是这说,但是她的情绪在抵抗,违背了她的话。

    最直接感受的,莫过于契约的几个。

    南星:“主人好像遇到这种问题,就会变得很敏感?”

    小灵根:“你还不算太傻,我觉得主人是不想让他们死的。”

    南星:“青龙呢?你快点救救他们啊!凶兽和神兽,不是死对头吗?”

    小灵根:“对哦,青龙这是你表现得机会啊!”

    沉寂在小青蛇氛围的青龙,眼皮耷拉着,没什么精神。

    南星:“青龙?跟你说话呢!”

    青龙:“滚,我要是穿帮了,主人卖我,不卖你是吧?”

    南星:“……我帮你求情呗。”

    小灵根:“加我一个。”

    青龙:“滚,不干!”

    三个在热烈的争论着。

    苏九已然转身,准备走了。

    刺啦。

    一根极小的断枝,忽然从后面飞过来,砸在她垂下的手背上。

    划出一道细微的伤口,溢出淡淡的血迹。

    苏九顿住,缓缓地回眸。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