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不要觊觎,不属于你的人

    苏九侧目看着他,不但反问:“我契没契,你看不见?”

    即墨泽阳哽住。

    魏深接过话茬,“应该不是这新生契约的,他走来走去,都没见他在火堆边停下。”

    即墨泽阳冷声反问:“那你说,为何那炙热无比凤凰之火对他没有造成伤害?”

    苏九了然的点点头:“原来是见我没受伤,心里不舒坦。”

    即墨泽阳皱起眉头,眼神发沉:“我不是这个意思!”

    苏九仰头,靠在墨无溟怀里,声音淡淡的:“那我就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了。”

    即墨泽阳再次噎住。

    气氛变得古怪。

    魏深轻咳两声:“那什么,还是继续找石碑吧,还差两块!”

    即墨泽阳定定的又看了苏九一眼,转身,继续低头找石碑了。

    魏深笑了笑,一边低头找,一边跟苏九搭话:“新生,你是一年级几班的?我是三年级三班的魏深,等离开山脉之后,我去找你玩啊?”

    墨无溟抿起唇,歪着头,冷幽幽地眼神盯着苏九,仿佛在说“你敢答应试试?”

    苏九面不改色的:“哦,我是二班的。”

    即墨泽阳:“……”

    他把他当死人吗?

    魏深嘴角也狠狠抽了几下,他已经打听过了,他明明就是五班的!

    人家不愿意说,他也不追问了。

    低着头,专心找石碑。

    即墨泽阳靠着火光周围,却看见了地上几滴血迹。

    他眯起眼睛,蹲下,手指触碰地上的血迹。

    黏稠,还未凝固!

    有人在山洞里?

    即墨泽阳眼梢微敛,默不作声的站起来,余光扫向了苏九。

    “那个狄子凡不是叫你找什么东西?”

    话很明显是问苏九的。

    苏九掀起眼皮,“你们先找石碑,我不急。”

    即墨泽阳冷哼了声,一边往他靠近,一边低沉的:“你到底不急呢,还是在急着替人打掩护?”

    声音陡然转厉,凝聚元气,直奔苏九而去。

    墨无溟眼神一冷,捞起怀里的人儿,一掌对着打出去。

    砰!

    两青色元气与白色元气相撞,发出刺眼的光芒。

    即墨泽阳清楚地看见了墨无溟的脸庞,强忍着那股冲击力,双脚死死地踩在原地。

    牙缝里挤出四个字:“即墨无溟!”

    魏深有些愣怔的走过去:“即墨无溟,你们家那个新少爷?他怎么会在这里?”

    关于这个问题,即墨泽阳比谁都想知道!

    他冷着脸,想到刚刚不见得凤凰,垂下的手握成拳,骨节泛白。

    墨无溟连个余光都没给他们,拿出一件薄披风,披在身上的同时,把苏九搂进怀里。

    这才冷漠地开口:“大哥,好巧。”

    即墨泽阳阴沉着脸,视线落在他怀中少年身上,眼神有些晦暗不明:“呵,原来是你契约了凤凰。”

    墨无溟搂着苏九,迈脚从暗处走出来。

    地上火光微弱,照在他那张冰山一样的脸上,仿佛整个山洞的温度都降了下去。

    魏深忍不住搓了搓手臂。

    这即墨家的人,气场一个比一个强。

    本以为即墨泽阳已经够变态了,谁晓得还有一个更变态的。

    “呃……还有一道石碑,我接着找!”

    苏九见他们发现了,且墨无溟身上的旧伤也恢复了,便想从他怀中离开。

    谁知,墨无溟单手搂着她的腰,死死地钳住。

    苏九狐疑地抬头:“我还有事。”

    提醒意味十足。

    即墨泽阳眉心紧蹙,眯眼望着他们俩披风下得动作。

    从少年跨了半步,又退回去的动作,以及披风鼓起来的位置,并不难判断墨无溟做了什么。

    他不知出于什么心思,问道:“你们认识很久了?在进入神龙学院之前?”

    墨无溟缓缓地掀起眼皮,眼神清冷:“你对我的朋友,似乎很关心?”

    即墨泽阳忽地抿唇,绷着脸,不说话了。

    苏九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但她还得去拿东西,用力掐了墨无溟腰间一把。

    要是平常,墨无溟肯定不会出声,今天却发騒的“嗷”了一声。

    即墨泽阳眼神一滞,带着几分错愕。

    “……”

    苏九俏脸微黑,手肘顶在他的腰间,瞪了他一眼。

    殊不知,这种小动作落在即墨泽阳的眼里,就是打情骂俏。

    苏九迈脚走开了。

    即墨泽阳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目光死死地盯着墨无溟。

    墨无溟拽着披风,拂了拂,语气淡淡的:“不要觊觎,不属于你的人。”

    即墨泽阳心头一窒,绷着脸,像是被戳穿的小心思而恼羞成怒,偏头看向别处。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从他身边走过。

    对于侵略者的敏感度,他是与生俱来的。

    从即墨泽阳进来开始,对苏九的态度,说话方式,都透着那种该死的令他厌恶熟悉感。

    魏深竖着耳朵听,有点听不懂,忍不住偷偷看了苏九一眼。

    苏九走到石壁旁边,按照狄子凡说的位置,撬开一块空心石。

    墨无溟走过去,靠在她身后,弯腰:“什么?”

    苏九歪着头,红唇掀起:“不过是一些石头。”

    墨无溟看了一眼,挑眉:“你准备吞下几个?”

    石头?

    魏深奇怪的走过去,伸着脑袋:“什么石头啊?”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满脸黑线,都带转弯的。

    这他娘的哪里是石头?

    明明是二十多颗元气浓郁的晶石!

    随便一颗拿出去,都是价值连城!

    魏深压着嗓子:“这就是狄子凡说的东西?”

    苏九没搭理他,干脆的把晶石揣进怀里,然后把石头又塞进去。

    回头问:“石碑找完了吗?”

    魏深舔了舔唇:“那什么,我找石碑也怪辛苦的,你给我一颗呗。”

    苏九一本正经的:“这玩意是封印异兽的,少一颗都不行。”

    魏深一脸怀疑的表情。

    ——“只要是值钱的东西,我都爱。”

    ——“我给你留个边角角。”

    耳边回荡着这两句话,魏深更不信了:“你最好是不能少!”

    另一边,即墨泽阳找到了最后第六道石碑,冷冷的催促道:“再磨磨蹭蹭,神龙学院学生恐怕凶多吉少了!”

    魏深回神,想起正事,他还是挺负责的。

    他将六道石碑收起来,疾步往外走。

    即墨泽阳跟在后面,晦暗的眼神瞥了墨无溟一眼,“你为何出现在这,我便不问了,既然你是神龙学院的学生,就一起走吧。”

    既然来了奇斐山脉,就别想那么轻易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