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山洞相遇:我好想你

    明明光线很暗,他却能清楚的看见对方明艳的脸庞,目光清冷,直视前方。

    山洞是封印地,也是异兽的巢穴。

    三人进去的时候,能嗅到一股怪味。

    彼时,三人却不知晓。

    山洞里面除了异兽之外,还有一个在灼热的火焰之中,慢慢孵化的小宝贝。

    男人颀长身影,立在一旁,低垂着眼睑,凝视着火焰。

    若非浅淡的火光照着,他几乎与黑色的环境相融合了。

    山洞外入口,细微的响声传来。

    男人缓缓地抬眸,热烈而张扬的红色,让他那张立体而深邃的脸庞,变得格外的邪魅。

    本想等到孵化,看来只能承受涅槃的痛苦了。

    墨无溟叹了口气,在指腹割出一个口子,将血滴落在火焰里。

    嗡!

    火光乍现,陡然变高。

    刺痛袭来,旧伤撕裂。

    墨无溟忍着痛,顾不得火焰里还在涅槃的小东西,闪身往黑暗的地方走。

    腹部伤口撕裂,几乎寸步难行。

    靠在石壁上,掏出丹药,连吞了两颗。

    疼痛并没有减退!

    墨无溟扬起脖子,轻轻吐了一口气。

    手摁着腹部伤口,鲜血不停地往外涌。

    火辣的灼热感,比起以前还要痛百倍。

    彼时,脚步声近了。

    三道身影走了进来。

    魏深为首,走进来之后,光是看见地上有一片火光,却没有当成一回事。

    “你们快找找,六道石碑应该就在山洞里。”

    即墨泽阳点头,瞥了一眼火焰,因为燃烧的厉害,周围找到挺亮堂的。

    “这边有一块。”

    苏九压根就不想找,背着手,就跟当官的下乡审查一样,左右瞥了两眼。

    当她走过火光的时候,异样的熟悉感,让她脚步顿了一下。

    “你确定只有六道吗?”

    少年声音忽然提高。

    墨无溟眼神一闪,薄唇扬起一弯弧度。

    我家九儿真聪明,还知道报信呢。

    魏深和即墨泽阳侧目看苏九,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东西。

    “就是六道啊?”

    “你发现什么了?”

    苏九点头:“哦,没事,我看错了。”

    皱着鼻子,血腥味缓缓地渗入鼻尖。

    由于之前戴思绮在山洞里受了伤,地上还有残留。

    魏深和即墨泽阳都没有多想,还在那用剑在地上找石碑。

    苏九不动声色的往前走,装模作样的找石碑,心里却有些担心。

    就在她走到暗处的时候,手指忽然被人握住了。

    指尖黏稠的感觉,分明是沾了血迹。

    苏九俏脸微寒,却没有说话。

    墨无溟牵起发白的唇角,把她一把搂紧了怀里,下巴打在她的头顶。

    撕裂的疼痛缓了缓,夸张的流血也有些止住了。

    苏九一句话没说,站在那,任由他搂着。

    墨无溟缓缓地歪下头,也不敢太大的动作,贴在她的耳边:“我好想你。”

    温和的呼吸,低哑声音。

    锵锵锵!

    外面戳着地面找石碑的动静盖过了。

    苏九红唇紧抿,转身看他,“你……唔……”

    话没入了唇间。

    墨无溟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堵住她的嘴。

    这几天也确实想她想的要命。

    本来他打算把这淬炼出来的小凤凰收了,要是不太狼狈的话,就去找她会合。

    哪曾想到,就在最狼狈的时候,她出现了。

    墨无溟很想更加肆无忌惮一点,恨不得把她托起来,揉进怀里。

    但他理智还在,只是解了馋,就松开了。

    “墨九?你站在那干嘛呢?找到了吗?”魏深扭头,朝着没有光线的地方喊了句,隐约能看见一抹白色。

    外面有火光,往里看自然就看不清楚。

    苏九微微侧目,挺心安理得的:“学长不是说好了,脏活累活你干嘛?我靠着歇会。”

    即墨泽阳看了一眼,那里有一块凸起的石头挡住了,只能看见少年靠在那。

    他哪里晓得,墨无溟就在那块凸起的石头旁边,一只手拦着苏九的腰,歪着头,搭在她肩头,跟撒娇似的。

    苏九无视他,反手去摸他的小腹。

    一片黏稠的鲜血,伤口已经感觉不到流血了。

    墨无溟却不要脸的拉住她的手,歪着头,朝着她的耳边吹气。

    故意撩拨她。

    苏九被他搞得有点燥,脚后跟抬起,用力踩在他的脚尖。

    “唔……”

    墨无溟不会防备她,吃痛的在她肩头啃了啃,却又不敢使劲。

    苏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忽然——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一直烧不停了?”

    魏深用剑去挑了挑火。

    嚯——

    火焰一窜多高,差点烧到了洞顶。

    噼里啪啦。

    火焰里面发出动静,有个东西在蠕动。

    即墨泽阳一个健步走过来,呼吸变得有些沉重:“这是……凤凰涅槃……”

    即墨家乃是凤凰血脉继承人,他自是没有遗传到,若是契约了凤凰,那他就多了一个筹码。

    思及此,他眼睛都要热红了。

    他反应极快,在魏深还在惊讶的时候,就快速割破手指,想要血契凤凰。

    刺啦。

    鲜血落入火种,余下淡淡青烟。

    即墨泽阳脸色一变,“怎么会这样?”

    看见他的动作,魏深也反应过来了,心底暗骂了一句不要脸。

    明明是他先发现的,他却想要占为己有。

    魏深面上平静的分析:“你契约失败了,可能这东西是个有主的。”

    即墨泽阳眯起眼睛,“这凤凰还在涅槃,谁能不要命了,去契约它?”

    魏深斜眼睨着他,仿佛在说“你不就是不要命?上来就去契约它吗?”

    即墨泽阳被看的心头一窒了,不信邪的再次凝血,滴落在火焰中。

    依然是青烟。

    噼里啪啦!

    火焰里面的小东西缓缓地钻出来,扭动着身体,已经成型了。

    它有一双细长的红色眼睛,眨了眨眼,从火焰当中跳了出来。

    骄傲的左右看了看,然后瞥向黑暗的地方。

    紧接着化为一束火光,射向苏九。

    魏深和即墨泽阳同时一惊。

    “墨九!”

    “小心!”

    哧溜——

    凤凰火光穿过苏九,转瞬,消失不见了!

    即墨泽阳双目微睁,快走两步:“你没事……”话音卡主,少年立在那,哪有半点被烧伤的模样,他张了张嘴:“你,你把它给契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