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凶兽解开封印

    即墨泽阳压下心头的烦闷,冷声回了句:“我与墨九之间的恩怨,你不要插手。”

    东方异顿时脸色铁青,“我从不知晓,你竟然是如此是非不分之人!”

    这话把即墨泽阳的火气也说上来了,他侧目冷笑,“我也从不知晓,你居然跟墨九的关系如此之好?一而再的替他出头。”

    东方异下颚紧绷:“那是因为我有良心!我没有恩将仇报!”

    即墨泽阳脸色微黑,有些口不择言:“我又没让他帮忙,谁知道魔兽是不是他引过来的?你这么激动,莫非是跟他一伙?”

    东方异双目圆睁,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即墨泽阳?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话赶话就是这样。

    即墨泽阳自知失言,却冷着脸不吱声。

    气氛有些低沉。

    其他学长焦头烂额,忍不住喊道:“你们两个能不能看看这是什么时候?要吵架能不能等离开奇斐山脉再吵?”

    三年级的魏深,带着同伴,正在疏散二年级的学生。

    彼时,苏九来到了狄子凡他们身边,挺诧异的:“你们怎么在这?”

    狄子凡的脸色发白,聂席霖,柳栋脸色也不好。

    最惨的是戴思绮,肩膀受了伤,几乎抬不起来。

    狄子凡跺脚,自责的:“都怪我太轻信那个巨蟒了,本来都说好了,带我们去之后,就放它走,谁知那巨蟒心思歹毒。明知封印被迫,且知晓异兽就在洞中休息,让我们进去撞个正着!”

    聂席霖安抚的开口:“狄学长你别太自责了,幸亏你在那巨蟒身上下了道封,迫使它托住那两秒,要不然我们现在已经命丧黄泉了。”

    柳栋点头附和。

    戴思绮捂着肩膀,手上还有血迹,她靠坐着,担忧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如果不把那东西再封印了,还是说不准会出什么大祸事呢。”

    狄子凡的脸色沉了沉:“距离上次封印时间,还有不少余地,按理说是不可能会突破的……”

    聂席霖和柳栋都看着他狄子凡。

    他们当中,狄子凡的封印术法,修炼的最精通。

    狄子凡抬眸看向他们退出来的那条路:“我已经用了八十九道封贴在这条路上,若是想要让它不为祸人间,除非把它引回洞中再次封印,否则我也束手无策。”

    他顿了顿,又补了句:“但这八十九道封贴,只怕也撑不了多久。”

    三人一静。

    异兽凶猛,要是那么好对付的,他们也不至于差点丧命了。

    短暂的停滞,戴思绮压着疼,站直:“我去吧,我身上有他留下的痕迹,它肯定会往回跑的。”

    聂席霖和柳栋一把将她按住。

    “胡闹!就算要冒险,也是我跟柳栋一起去。”

    “就是,你一边休息!”

    戴思绮白着脸,被摁着坐下了。

    她的伤口应该很深,就这么一站一坐,又开始流血了。

    苏九垂眸,这小姑娘还挺能忍的。

    狄子凡忙掏出止血丹给她,神色有些紧张:“已经吃了五六颗止血丹了,怎么没用?”

    戴思绮咬着下唇,笑了笑:“没事,可能是拉扯太大了……”

    苏九忽地抬手,掐住她的肩膀,用力捏了两下。

    戴思绮不可抑制的“啊!”了一声。

    痛呼溢出口,冷汗浸湿额头。

    从外人来看,苏九的手就跟占人女孩便宜没区别了。

    聂席霖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暴跳如雷:“你干什么!”

    “肩胛骨贯穿,周围骨头几乎粉碎,甚至有异物在伤口里。”

    少年清冷而淡漠的声音,就像是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三人的脑袋上。

    男女有别,伤口位置偏下,三人也没法亲自检查。

    狄子凡气得低吼:“戴思绮!你胳膊到底还想不想要了!”

    戴思绮疼得都快翻白眼了,嘴上还在逞强:“我……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

    苏九瞥了聂席霖一眼:“要是不想叫她右臂废掉的话,就闪一边去。”

    聂席霖并无恶意,只是一时之间着急,连忙后退了一步。

    苏九单膝蹲下,喂她吃了一颗生骨丹,抬眼:“你们看着我撕开她衣服吗?”

    几个大男人,脸色僵了僵,背过身子。

    狄子凡:“可是你……”

    苏九:“医者无性别。”

    狄子凡一噎。

    几人转身,靠在一起,刚好把戴思绮挡住了。

    苏九撕开她肩膀衣料,手指用力摁住她的伤口。

    “唔……好痛……”戴思绮白着脸,靠在树上,痛得发抖。

    苏九没说话,手上动作加快了。

    随着挤压的动作,“噗嗤”一股血喷出,半截尖锐的木棍,从伤口里挤了出来。

    戴思绮翻着白眼,气喘吁吁的靠在树上。

    苏九有些惊讶,这样的疼痛一般人可受不了,她居然还没晕过去。

    然而,令她惊讶的还在后面。

    她又拿出一颗生骨丹和复伤丹的递到戴思绮嘴边的时候,对方抬眼看了看她,乖乖地咬进嘴里,说:“等我好了以后,我要嫁给你……”

    声音很轻,满满的睡着了。

    苏九抿了抿唇,并没有把她的胡言乱语放在心上。

    她救她,只是因为她那坚毅的模样,让她想起了某些画面罢了。

    狄子凡一行人转回身子,眼神紧了紧。

    少年白衣染了血,脸颊也溅上些许。

    由于生的美艳,反而带着几分妖异。

    谢忱皱眉:“要不要去洗漱一下?”

    苏九摆手,拿身一生干净的衣服,往丛林深处走去。

    即墨泽阳眼神一直留意着对方,脚步不自觉的跟上了。

    苏九余光后扫,眼底掠过冷芒,却是不动声色的往前走。

    后面有一片流水,很细,但是水还算清澈。

    苏九洗了一把脸,声音很冷:“你跟过来,不会是为了偷看我换衣服吧?”

    即墨泽阳脸色一僵,迈脚走出来,站在流水边。

    他淡淡的开口:“你很有天赋,也很厉害,如果你愿意跟随我的话,我可以不计前嫌。”

    明明是想要把人收战营,偏要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苏九手指拨开清冷的水,语气不咸不淡的:“哦,那你给我什么好处?”

    即墨泽阳转过身子,直视他:“只要接下即墨家主,你就是我身边最亲近的护卫!”

    “哦。”苏九点头,又不咸不淡的补了句:“我不感兴趣。”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