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虐的太轻了

    晨光穿过密集的枝叶,洒落在丛林之间。

    两道身影相撞,快如风,烈如火,所过之处,皆是树木遭殃。

    浓郁的元气,化为凶猛的招式,如龙似虎,变化多端。

    两人对战看似不分高低。

    实则即墨泽阳已然是一身冷汗,心惊肉跳了。

    身为二阶元皇,他在神龙学院的学生里从未被人压制过。

    可是眼下他居然捉襟见肘,无法甩开那紧追其后的少年!

    紧张与焦急当中,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丝毫不敢放松!

    谢忱昂首,面上无一丝担忧。

    虽然他并不知晓苏九的真正修为,但是从两人交战当中看的出来。

    从始至终,只有即墨泽阳一个人用尽了全力,却依然无法挣脱。

    某人追的紧,却更像是故意在戏耍对方。

    铛!

    两剑再次相撞,发出震耳的动静。

    即墨泽阳虎口发麻,面露震惊:“墨九,你究竟是什么人?”

    苏九脚尖轻踩树梢,眉梢轻挑:“当然是打你的人了,别分心。”

    轻慢的语气,像是好友的关怀。

    然,招招凶狠。

    即墨泽阳握着剑的手指关节泛白,“既然你非要找死,我就成全你!”

    只见,他单手掐诀,剑身爆发出强大的元气波动。

    形似满月的招式,发出轰的一声。

    苏九甩着剑,眯眼观察着他的动作。

    红唇掀起恶略地笑容,就像是饿狼找到了猎物。

    之前就在暗中看过一次,再看一遍就非常清楚了。

    脑袋好加上体内元气强大的好处,就是可以随时复制对方的技能。

    她当然不可能做的一模一样,但是至少形态上看不出半分区别!

    同样形似满月的招式,同样的轰声骤响。

    即墨泽阳瞳孔微缩,震惊与骇然在眼底扩散开。

    满月见佛是他所创,墨九怎么可能会使得出来?

    苏九像是猜到他心中所想,故意地挑拨他神经:“你刚刚亲自教的,我学的还不错吧?”

    即墨泽阳沉下脸,怒气冲天,“听你鬼扯!”

    长剑一横,将满月技能,甩了出去。

    苏九有样学样,横剑甩出满月技能。

    两个满月,急速飞出,横扫一片树木。

    残肢断叶被卷起,发出咔哒的声音。

    就在这时——

    “快跑,快往回跑!全部撤退!”

    “快快快——不要慌张,扶着女学生一起!”

    “别慌!别慌!通通散开走——”

    声嘶力竭的低吼。

    只见,原本离开的一年级学生疯了一样的往回跑。

    即墨泽阳和苏九皆是一愣。

    两人低头往下看,他们已经退到了两人对战的下方。

    两个满月就在他们一群人的头顶上。

    咔哒,哗啦。

    断木声,撞击声。

    动静不是一般的大。

    下面众人狐疑地抬起头,瞬间错愕的瞪大双眼。

    东方异脸色一变:“是满月见佛!大家快散开,快散开——”

    其他学长看清之后,立刻也慌了神。

    他们来不及想,为何会有两个满月见佛,扯着嗓子跟后面的人喊:“往两边退……快告诉前面二年级的学生,往两边退,不要再往这里退了!”

    五班的学生在最前面。

    岳霁华他们朝着前面大喊。

    三年学长带领的二年级,竟然就在前方,也在往后退。

    谢忱定睛一看,竟然还看见了狄子凡一行四个人,手忙脚乱的,戴思绮还受了伤。

    大家虽然已经在往旁边撤退,但是一千多人,外加前面的八百,场面不是一般的混乱。

    若是满月相撞,只怕会危及下方的学生。

    即墨泽阳可不敢拿这么多人的命来赌一个苏九,连忙掐诀,把满月牵制住。

    苏九可没有把神龙学院学生血洗掉的想法,一样掐诀,把满月见佛给牵制住了。

    这个举动,倒是让即墨泽阳多看了他两眼,面上神色不变,声音夹杂着元气扩散开:“全体往东边撤退!”

    众人抬头一看,发现两人都把满月牵制住了。

    顿时心头明了,他要把招式打向别的地方!

    下一瞬,就看见所有人往东边撤退,速度已经很快了。

    即墨泽阳的额角浮起一层薄汗,满月见佛这一招,打出来的招式就没有收回去的道理,所以他只能尽量撑到他们散开。

    对比之下,苏九就有点吊儿郎当的,扯着满月的姿态,就跟牵着小狗一样。

    即墨泽阳没看见还好,瞥见之后,一阵气结,手上一松,满月差点掉到地上去。

    他皱着眉,咬牙低吼:“快点!”

    抓着剑柄的手背绷起青筋,显然已经到了极限了。

    四年级学长飞到半空,看见下面没有人之后,立刻道:“即墨泽阳!没人了!”

    即墨泽阳气血翻腾,差点呕出一口血。

    掐诀的瞬间,长剑朝着北方狠狠地砸过去。

    苏九还跟之前一样,长剑那么轻轻一甩,跟玩一样似的。

    砰!砰!

    轰隆隆——

    两道炸耳的响声,在地上炸出两个坑,山脉都晃动了几下。

    即墨泽阳单膝跪在了树上,重重的喘了一口气。

    不等他起身,余光瞥见一抹翩然落地的身影,手中长剑骤消,扬着姝丽的脸庞,淡淡的:“真扫兴。”

    话是对着一直跟在他身边男人说的,非常的随意。

    即墨泽阳垂眸看着他,心里忽然生出一丝异样出来。

    他绷着脸,从树上落下。

    少年侧身而立,眉峰微皱,红唇翘着,像是挺不高兴的。

    即墨泽阳故意经过他身边,余光扫了他一眼,本以为对方会冷眼扫过来,谁知他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霎时间,一股憋闷的情绪袭来。

    他脚步一顿,不知出于什么心情,说了句:“这次没杀了你,下次继续。”

    苏九余光轻扫,送给他一个“呵呵。”

    令人惊讶的是即墨泽阳居然没有生气,而是用一种黏腻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就走了。

    苏九沉思。

    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虐的太轻了。

    这一战虽然没有分出胜负,但是她故意把他恶心的不轻,他不但没有火冒三丈,居然还有点适应了?

    唉,下次得在他身上割个百八十刀,给他当纪念。

    并不知苏九想法的即墨泽阳,心里的感觉越来越古怪,眼神总是忍不住去看那少年。

    东方异沉着脸,怒视着受伤的孙小淼和陈一舟,恨不得给他们俩一人一刀。

    这时,他瞥见了即墨泽阳的眼神,不由额角一跳:“即墨泽阳,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就说你们怎么突然不见了?居然杀个回马枪对付墨九?你们怎么想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