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你少破坏我兴致

    孙小淼和陈一舟不是太大的家族,但是他们能到六阶元王,地位已然不同了。

    能搞到这种东西,并不稀奇。

    孙小淼冷嗤:“且不说我们俩个,即墨泽阳那样的身份,这种丹药也会备上一颗,他既然都没强出头,我们为何要出头呢?”

    陈一舟抬头:“总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两人双手攥拳,迸发出强悍的力量。

    经过昨晚一次,本以为修为会再次达到二阶元皇,谁知道就停在了一阶元皇。

    两人心底一咯噔,难道是丹药放太久了,失效了?

    苏九可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对他们的话,评价道:“你们既然这么聪明,为何又要受即墨泽阳的挑拨,来对付我呢?”

    两人纷纷一震。

    孙小淼:“你胡说什么!”

    陈一舟:“我们俩跟你有仇,和即墨泽阳有什么关系!”

    苏九扬眉,不急不缓的:“这么维护他,不会是达成什么协议了吧?”

    两人脸色一僵。

    的确是,即墨泽阳说了,让他们先动手,他稍后就来。

    不论事成与否,即墨家以后都会跟他们家合作。

    能和即墨家攀上关系,这显然是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

    不过就是杀个新生罢了!

    两人这才毫不犹豫的就冲回来了。

    利益链下的合作,永远是这样一拍即合的。

    苏九看的非常清楚,从即墨泽阳给他们俩人打眼色,到他们俩不自觉的看自己。

    “唉……我太聪明了,罪过。”

    谢忱眼梢微抽,往前一步:“你们……”

    话未出口,就被苏九直接扒拉开了:“一边去,你少破坏我兴致。”

    谢忱:“……行吧。”

    他后退两步,单手负背,一副的姿态。

    这样画面着实是刺激到孙小淼和陈一舟了。

    虽然是一阶元皇,但是他们两个一阶元皇!

    居然被他如此瞧不起?

    两人怒火中烧,当即抽出长剑。

    苏九掀起眼皮,目光瞬间冰冷,“我最厌烦求饶的声音,你们最好记住了。”

    孙小淼:“找死!”

    双手握剑,运转元气,迎面朝着他劈了一剑。

    苏九握住归魂剑,完全没有避开,并且往前的同时,举起剑。

    看似非常的随意,却噗呲,劈开了飞过来的技能。

    技能一分为二,从少年身边划过。

    孙小淼脸色一变。

    这他娘的是什么情况?

    陈一舟也愣了愣,他不敢迟疑,握住剑柄,脚尖一点,冲了上去。

    叮噹!

    一剑并未刺空,而是落在对方剑身上了。

    归魂剑剑身宽,把苏九的脸遮挡的严实。

    苏九微微歪头,朝着他露出诡异的笑容。

    陈一舟心头一突,长剑往上挑,想要把他手中的剑甩出去。

    刺啦——

    剑尖在剑身上划出刺耳声音。

    少年攥着剑柄,稳稳不动。

    反倒是他自己动手,有些火辣辣的疼。

    “孙小淼,你他娘的还愣着干嘛,干他!”陈一舟一头冷汗地吼起来。

    孙小淼猛然回过神,身形一闪,手中长剑,直奔苏九后背。

    苏九不慌不忙,猛地一扭长剑。

    刺啦——

    又是刺耳的声音,陈一舟的剑尖直接划过,人也是一个前倾。

    苏九已经转身,单手掐诀,便是一击凶猛的技能。

    嗡!

    技能低鸣声骤起。

    孙小淼的近身攻击还未到达跟前,猛地被技能掀飞。

    陈一舟再次攻之。

    苏九头也没回,反手将剑挡住。

    就见她身形诡异的扭转了下,反手扭出来,一脚踹在了对方下颚上。

    陈一舟险些被一脚踹晕过去,撑着剑,脑袋嗡嗡直叫唤。

    苏九微微勾唇:“还有时间休息呐?”

    清冷的声音,就跟打招呼一样。

    但是手里的长剑,已经冰冷的割在他的脸上。

    嗤!

    一道血痕,鲜血流淌。

    陈一舟倏地回神,立刻提剑去挡。

    苏九已然回身,朝着孙小淼攻击过去,同样是一剑割在他的脸上。

    人影飞舞,一刀一刀又一刀。

    每次都是那么随意,仿佛根本是他逗他们玩。

    陈一舟和孙小淼显然也发现了。

    脸上割成了大花猫,鲜血糊了满脸。

    问题是他们根本反抗不了,哪怕是想逃。

    对方速度还是一不急不缓的,能追上他们两个人。

    惊恐,骇然,绝望……

    随着伤口越老越多,而将他们的吞噬了。

    两人受不了的尖叫起来。

    “墨九!不要再割了!”

    “墨九……我们认输了!不要再割了!”

    苏九面无表情的:“你们犯规了。”

    声音冷地刺骨。

    两人毛骨悚然,杵着剑,几乎要昏厥过去。

    “大胆墨九!你在做什么!”

    暴怒的声音袭来。

    即墨泽阳终于来了,带着滔天的怒意。

    尽管苏九并不以为然,甚至有些想笑,懒懒地甩了甩剑:“啧,即墨学长,你终于来了?”

    即墨泽阳沉着脸,检查了孙小淼和陈一舟的伤口之后,脑袋嗡的一下炸开了。

    “是你!神龙学院学生受伤的事情,是你干的?”

    苏九挑起眉头,不答反问:“即墨学长说的是哪个呢?是之前拦着我抢金币累计卡的呢?还是欧阳骞那些个准备杀了我的呢?哦,我差点忘了,孙学长和陈学长,也是神龙学院的学生呢。”

    语气那般的人畜无害。

    说出来的话,却要把人给活活气死。

    即墨泽阳额角青筋直跳,弯腰给孙小淼和陈一舟吃了止血丹,冷冰冰的看着他:“你伤害学院学生,我就算杀了你,也是名正言顺!”

    苏九顺着归魂剑,眼神逐渐冰冷:“随时恭候。”

    即墨泽阳原本是过来杀人的,可是孙小淼和陈一舟变成这个样子……

    他迟疑着,孙小淼和陈一舟又开始作死了。

    “即墨泽阳……杀了他,快杀了他!”

    “你若是想救我们两个,就把他杀了!不然他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即墨泽阳眉头紧锁,垂下的手握着元气,杀心从来就没有减少过。

    苏九拎着染血的剑,朝着他微微抬了抬下巴。

    百分之百的挑衅。

    即墨泽阳眼梢跳动,一把抽出长剑。

    苏九直视着他,长剑一斜,落在地面。

    嘀嗒、

    鲜血落地,染红了地面的水渍。

    歘——

    双方同时掠动,直攻对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