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喏,俩傻逼来了

    苏九嘁了一声,继续问:“不是说即墨家有两个旁系的吗?即墨泽阳算是哪个旁系?”

    东方异眉头高高挑起,挺诧异的:“即墨无溟还跟你说这些呢?你们俩关系还真挺好的啊?”

    苏九抿了下唇,淡淡的:“跟你说话,我时刻都要克制自己一拳头落在你脸上的冲动。”

    东方异哽了一下,郁闷的:“除了即墨无溟,还有谁能和你说即墨家的事情?我的怀疑,有理有据!”

    苏九眼皮一掀:“我还认识轩辕亦然,你怎么不说她告诉我的呢?”

    呃……

    这的确很有可能。

    东方异揉着鼻子,说不过他,赶紧转移话题焦点:“咱们继续刚才的问题吧,即墨家的两个旁系,有两个孙子,一个是即墨轩一个就是即墨泽阳。即墨轩长的还行,但是天赋不怎么样,也就身边护卫即墨青有点像样了。”

    苏九了然的点头:“所以即墨泽阳就是即墨无溟唯一的对手了?”

    东方异咂了砸嘴:“对也不对,虽然只有即墨泽阳能称得上即墨无溟的对手,但是即墨轩也不会放弃挑事的机会的。只能说,即墨无溟的对手,一个厉害一个比较弱而已。但是你别忘了,往往较弱的一方,比较奸诈。”

    苏九点点头,瞬间放心了。

    比起奸诈,谁能奸诈的过她家墨墨!

    时间过的很快,爆元丹的药效消失了。

    东方异差点晕死过去,全身元气尽失,还疼得要命。

    其他学长也差不多。

    幸亏是吃饱喝足才发作的,他们连动都动不了。

    即墨泽阳也差不多。

    对比祁绍当初用爆元丹的效果,他们唯一的好处,就是没有被打的很惨了。

    所以休息起来,一夜的时间也差不多能恢复了。

    这一晚上,过的格外的平静。

    殊不知,更大的挑战正在悄悄来临。

    翌日。

    进入奇斐山脉的第十一天。

    距离离开奇斐山脉还有四天。

    神龙学院的学生,目前所在位置,大概在奇斐山脉的西南方。

    现在路线,要稍微调整一下,就能斜着穿出去,离开山脉。

    即墨泽阳刚刚跟其他人讨论过离开的视线,就瞥见了一旁动也不动的苏九一行人。

    顿时脸色变得阴沉了下去。

    但又因为他昨晚救了东方异,而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孙小淼咬着牙,心里很是不忿:“我老觉得这个墨九,不安好心。”

    陈一舟也对苏九耿耿于怀:“他那么厉害,为什么不还不走?是想跟着我们吗?”

    其他学长侧目,颇为不赞同。

    “行了,人家昨晚帮了我们,跟着我们路线怎么了?”

    “就是,大家还是一个学院的,大方一点吧。”

    “不说了不说了,确定从那边穿过去吗?”

    “那边其实有点危险,也不知道三年级带队到哪里去了?”

    即墨泽阳收回视线,面色沉吟:“按照时间来算的话,他们在我们前面,魏深的路线,应该不会跟我们偏离太远。顺着这条路走的话,可能遇得到。”

    东方异抿着唇,站在一旁。

    昨晚之后,他就对这些人冷淡了不少。

    尤其是孙小淼和陈一舟,不是个东西。

    即墨泽阳看了他一眼,不想跟他搞的太僵,便道:“昨晚的事情谢谢你了,墨九那边,等回学院之后,我会亲自道谢。”

    东方异跟即墨泽阳认识挺久了,关系一直不错,顺坡下驴:“嗯。知道了。”

    即墨泽阳拍了拍他肩膀,两人算是和解了。

    然而,他却暗暗地朝着孙小淼和陈一舟使了使眼色。

    东方异并没有看见,主要也不想跟他们靠太近了。

    以前他也没觉得这些人怎么样,义气的时候义气,拌拌嘴也是有的。

    这次出来,他才发现,人心这种东西,是会随着环境而刷新底线的。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再次出发了。

    苏九抄着双手,靠在树边,并没有跟上去的打算。

    谢忱:“我们不跟着去吗?”

    苏九侧目:“岳霁华,你们跟着他们一起走。”

    岳霁华:“为啥?你们不去吗?”

    傅榆:“不行,我们得跟着你!”

    李白:“我们不走!”

    苏九眼神一冷,“让你们走就走,我有我的打算!”

    三人撇嘴,收拾好东西,丢进空间袋里,快步的跟上新生大部队。

    昨晚之后,他们就算是归队,他也没有人会有二话了。

    三人跟在后面,学长还朝他们笑着打了声招呼。

    “墨九不来吗?”

    “九哥有事吧。”

    “哦,那你们往前吧。”

    “好。”

    岳霁华他们三步两回头,不情不愿的。

    直到看不见苏九的人影。

    谢忱站着,一动不动的。

    苏九侧目看他,调侃的:“祁绍要是看见你现在的等级,估计要骂娘了。”

    可不是吗?

    之前千辛万苦,好不容易超过谢忱的等级,一下子就被赶超了!

    谢忱眼神柔了两分:“要是能见到他,骂爹都成。”

    苏九:“……谢家主,可真倒霉。”

    谢忱不置可否。

    曾经他想要得到认可,后来谢家一切唾手可得。

    可惜,他已经不稀罕了。

    谢忱咂嘴,问:“我们到底在等什么?”

    苏九目视前方,抬抬下巴:“喏,俩傻逼来了。”

    呃……

    谢忱抬眼望去。

    孙小淼和陈一舟面色不善的冲了回来。

    谢忱眼梢一抽:“你别告诉我,他们是来找算账的?”

    苏九双手一摊,“我也非常惊讶,我以为至少会有即墨泽阳的。”

    孙小淼和陈一舟,俨然不知道自己在苏九眼底的印象。

    两人休息了一宿,元气恢复了。

    “墨九,你是在等我们吗?”

    “哈哈哈,你不会以为我们会傻到自己来送死吧?”

    苏九略微扬眉,“难道不是吗?”

    孙小淼和陈一舟,冷笑起来。

    “你以为只有你有爆元丹?”

    “我看你今天往哪里跑!”

    两人说完,接连吞下爆元丹。

    苏九歪着头,思忖道:“所以,你们明明有爆元丹,非要等东方异出现,你们才掏出来?就是因为不想自己冒险是吧?”

    一句话正中红心。

    爆元丹这种保命的丹药,每个世家都会拍卖会上买一两颗。

    给家里培养的继承人,留着护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