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威胁我的人,都死了

    即墨泽阳就是看的心里窝火的要命,细长的眼眸寒光凛凛。

    他当然知道魔兽跟他无关,只是这十天的时间,他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害他想把他解决掉的机会都找不到!

    眼下,他突然出现,而他体内爆元丹效果还未消失,无疑是解决他的最好时机。

    所以……

    即墨泽阳眼底掠过杀意,声音越发冷冽:“那几头魔兽刚刚离开,你就出现,前后脚之间,你确定真的跟你无关吗?”

    说话间,往前走了两步。

    气势汹汹,俨然要发难。

    新生互相看了看,不由心生疑窦。

    “他们出现的时间点,的确是有点奇怪啊?”

    “我们刚刚换的位置,他们怎么会这么准确就找到?”

    “巧合吗?”

    “放屁!动机呢?图什么?”

    “就是,图什么?五班还在这呢!”

    “墨九对五班的学生那么好,免费送补气丹,还能害自己人?”

    “嘁,那可说不定,人心难测!”

    新生们还在怀疑当中,那二十多个吃了爆元丹的,信了大半。

    最深信不疑的就是孙小淼,他起身,怒喝:“他的动机,就是要报复我!”

    陈一舟上前附和:“对!从一开始他就跟孙小淼结仇了,以他的能耐,足够把那些魔兽引过来了!”

    苏九挑着眉梢,挺惊讶的:“原来我在你们心里都厉害到这种程度了,能够轻易把三头魔兽引过来,然后全身而退。”

    即墨泽阳眼睛一眯:“果然是你!你连三头魔兽都知道!”

    苏九耸肩,还挺诚实的:“很奇怪吗?我就在旁边看戏啊。”

    众人:“……”无言以对。

    若是其他人他们或许不相信,但那人要是墨九,却该死的可信!

    即墨泽阳脸庞也扭曲了一下,他下颚紧绷,冷嗤:“你这个借口是挺别致的,但你别把大家都当成傻子!”

    冰冷的声音,完全没有退一步的打算。

    苏九歪着头,感觉挺好玩的:“你想弄死我吗?就凭你现在这幅几乎快要耗尽元气的身体?去,洗洗睡吧。”

    他摆摆手,像是在赶苍蝇一样。

    一股怒火蹭的蹿上即墨泽阳的脑门,他倏地伸手,就去掐苏九的脖子。

    以他目前五阶元皇的实力,这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然而,对方微微歪头,躲开了。

    少年垂眸,长睫覆盖在脸上,带着几分慵懒。

    他抬起手,轻轻推开他的手,眼梢微微上挑,“即墨学长,我要是你,就不会在这个时候动手。”

    低哑的声音,邪气的很。

    冷意自尾椎骨升起,即墨泽阳的手指有些僵硬,倏地缩回来,冷冷的警告:“我今天就放过你,你也别太得意了!”

    苏九眼神泛着冷,声音却很轻:“我这个人脾气不好,一般威胁我的人,都死了。”

    “大言不惭!”即墨泽阳冷哼,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往回走。

    孙小淼离得远,见他回来,顿时急了:“即墨泽阳,这件事绝对跟墨九脱不了干系!我们不能放过他,下次他肯定还要坑害我们!”

    “够了!”

    突然一声暴怒。

    东方异在疗伤当中清醒过来,就听见这么一句话。

    丹药的药效已经全部吸收,肋骨基本接上了,还有些轻微的疼痛。

    他扶着腰,站起来:“你们吃的这些爆元丹还是墨九给的,怎么还能冤枉他?”

    孙小淼扭头:“什么冤枉他?本来这件事情就奇怪!这么大的奇斐山脉,他在旁边看我们打魔兽?这种鬼话你们也信?”

    陈一舟也道:“就是!这种漏洞百出的谎话,这次放过他,下次还不知道给我们使什么绊子呢!”

    四年级其他学长,也被扇动了情绪。

    “东方异,这件事确实挺诡异的,你不要因为爆元丹,就对他有什么偏袒。”

    “是啊,知人知面不知心!”

    好一个知人知面不知心!

    东方异深呼了一口气,冷眼扫向他们:“你们以为我有三头六臂吗?能在肋骨勒断了三根,又被急速甩出去的情况下,安然无恙的回来?给你们送爆元丹?”

    平静的而又讽刺的语气。

    众人皆是一愣。

    陈一舟:“你……什么意思?”

    孙小淼:“你不会要说是墨九救了你吧?”

    东方异已经懒得跟他们废话了:“事实就是这样,你们爱信不信。”

    说罢,迈脚,忍着疼,朝苏九走去。

    苏九目光清冷,“哟,还死呢。”

    东方异嘴角抽了抽,走到他跟前,郑重的弯腰:“我东方异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谢谢!以后若有任何难处,只要我东方异能帮的上,但说无妨!”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故意夹杂了元气,扩散开。

    就像是一记响亮的巴掌,狠狠地甩在每一个忘恩负义的人脸上一样。

    众人臊的满脸通红。

    孙小淼和陈一舟变得比孙子还乖,蔫巴巴的缩回去,也不吱声了。

    即墨泽阳额角绷起青筋,一张脸黑如锅底,整个人都散发着冰冷的寒意。

    新生们互相看了看,不免感到懊恼。

    他们怀疑了半天的人,居然才是真正救了他们的人。

    实在是羞愧。

    苏九挑眉,冷淡的而直白:“我只是救了东方异,可没有叫他回去。是他自己那该死的责任心。”

    言下之意,所谓的救命恩人,只有东方异而已。

    于她而言。

    他们死或是生,都跟她没有多大的关系。

    她从来就不是救世主,没有拯救天下人的理想。

    她没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义务!

    苏九心里想的是撇清关系。

    但是众人听见她这话,心里更加郁闷难受了。

    并且深深的觉得这是她做好事不留名,不想让他们自责!

    唉,脑补最致命。

    很快有两个良心还在学长,主动过来跟苏九认错。

    “都是我们太武断了,差点就误会你了!”

    “墨九你放心,我们以后绝对不会在怀疑同学了!”

    苏九:“……”无语。

    两人杵在这,有种得不到回应,就不离开的打算。

    苏九抬眼,扯了扯嘴角:“要买烤肉去旁边排队。”

    两人先是一愣,而后赶紧换到烤架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