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墨九是几品炼丹师?

    孙小淼:“……”

    陈一舟:“……”

    两人瞬间失声了。

    即墨泽阳眉心也狂跳了几下,心里引起不小得震动。

    孙小淼僵着嘴巴,找回声音:“这……这不大可能吧?”

    陈一舟更直接,转身走到五班的面前。

    “墨九他是几品炼丹师?”

    问的是五班,然而——

    “墨九是四品炼丹师——!”

    震耳欲聋的喊声,分明是全体喊出来的。

    “……”

    陈一舟脸颊抽了抽,扭头看向了身后。

    孙小淼脸色极为难看,一瞬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们又不是炼丹师,对于新生的事情也不关心,哪里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即墨泽阳薄唇紧抿,一张脸也难看的要命。

    若是早知道墨九是四品炼丹师,他一定不会为了赫连九而跟他生出间隙的。

    一个有前途的炼丹师,对于世家未来的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牵连!

    想到这,他的脸色绷的更紧了。

    因为他记得,即墨无溟的那个家伙跟墨九是同桌,关系似乎也不错!

    这样的人才,若是不能为他所用,将来也必定与他为敌。

    倒不如趁早的除掉。

    即墨泽阳转过身子,眸中杀意一闪而过,声音冷冽:“出发!”

    离开五个人,依然还有一千人出头的队伍,并没有多大影响。

    *

    遮天蔽日的奇斐山脉,基本上分不清白昼黑夜,总是灰蒙蒙的。

    奇形怪状的巨树,高高的根茎上结的果子,植物都比外面大几倍。

    最神奇的只怕是那些会移动的过花朵了,察觉到危险,自己拔出根子,到处乱跑。

    这一路上,岳霁华他们没少大惊小怪。

    苏九和谢忱也是第一次见,也觉得甚是新颖。

    但他俩都特别能憋,啥也不说,就跟没事人一样。

    正走着,前面传来沙沙的脚步声。

    苏九迅速弯腰:“隐蔽。”

    几人瞬间弯下腰,藏在巨树根,或者是植物大叶后面。

    “明明神龙学院才是神武大陆的第一学院,凭什么叫我们苍狼学院来管?”

    “就是,年年都封印,吃力不讨好!”

    “导师和院长他们,脑子都进水了!”

    抱怨声,有男有女。

    苏九略微扬眉,想等他们离开再走。

    但是傅榆藏身的位置有点尴尬,正好躲在了两朵花的后面。

    你能明白那种比普通花朵大了好几倍的话多,叶子撑着地面,把自己拔出土,然后悄咪咪的往旁边退的局面吗?

    傅榆猫着腰,伸着头,整个漏了出来。

    “……”

    画面不是一般的尴尬。

    “谁在哪?”

    一声娇怒,跟着就是拔剑。

    傅榆挠着头,咧嘴干笑:“你们……好啊。”

    一个穿着粉色衣裙的女子,长的非常标志,微抬着下巴:“你是什么人?为何要躲在这里?”

    苏九无奈的走出去,淡淡的:“诸位别误会,奇斐山脉危险重重,我们只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冲突罢了。”

    戴思绮闻声侧目,眼底不由掠过一道惊艳,蛮横的表情微收,拔剑收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啊。”

    后面的四个男子跟着走过来,颇为有礼:“我们是苍狼学院的学生,多有得罪!”

    苏九目光清冷,淡淡的:“出门在外,警惕一点是好事。”

    戴思绮看着苏九,眸光微闪:“你们也是来历练的吗?哪个学校的啊?”

    苏九面不改色的:“不值一提。”

    神龙学院的新生本来穿的就是常服,并没有统一服装,倒是看不出异样。

    苍狼学院的几个学生对视一眼。

    神武大陆的学院蛮多的,出名的没几个,想来他们是不好意思说。

    “呵呵,你们是独自来历练的吗?没有跟队伍吗?”

    苏九看着他,睁着眼说瞎话:“没有。”

    狄子凡跟同伴对视了一眼:“如果几位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同行。”

    戴思绮双眼放光,连连点头:“对啊,奇斐山脉太危险了,你跟我们一起,大家可以互相照应。”

    如果没有听见他们之前的那一番话的话,那么苏九还真会考虑同行,现在……

    苏九摇头:“我们修为低浅,不能耽误你们的事情。”

    狄子凡心下了然,拱手:“那我们也就不耽误你们了!”

    戴思绮有些着急:“你们这么……”

    狄子凡侧目,冷睨了她一眼。

    戴思绮住了嘴。

    苏九看了兄弟们一眼,转身往里面走去。

    狄子凡目送他们离去的背影,眼底若有所思。

    柳栋走近,问:“又怎么了?“

    狄子凡笑了笑:“这个少年深不可测。”

    聂席霖翻白眼:“你这一路看谁都深不可测,咱们这路到底走的对不对啊?”

    狄子凡左右看了看,“呃,我记得是这个方向的。走吧。”

    他指着右边,迈脚往前。

    也没走多远,就听见一阵咒骂。

    “狄子凡,你大爷的!你是不是食人花的亲戚?”

    “狄子凡!这边是沼泽地——!”

    “狄子凡——”

    几个人绕来绕去,又绕回了原路。

    “几个方向都试过了,那肯定是这边!”狄子凡信心满满的,指着苏九他们刚刚走过的路线。

    四人黑着脸:“你在前面带路!”

    狄子凡:“……噢。”

    他们往前走了一会,总算是没有再遇到其他的差错了。

    但是走着走着,前面就多了很多的人。

    狄子凡:“前面那么多人?不会是学院来历练的吧?”

    聂席霖眯起眼睛:“我怎么觉得里面有几个像是神龙学院的学生?”

    柳栋也张望过去:“周师兄回去的时候不是说,他们学院刚刚回去吗?”

    戴思绮咬着唇:“你们说,那位即墨师兄,会不会也来了?”

    三人瞬间无语,不想理她。

    狄子凡转移话题:“我们从旁边绕过去吧。”

    本来还一条战线的三个人,听见这话,直接分两派了。

    聂席霖和柳栋满脸黑线的看着他。

    “我们就从这条路过去!”

    “你一个人去绕路吧!”

    说完,大步朝天。

    狄子凡咂了砸嘴:“思琦……”

    戴思绮一拘灵:“聂学长柳学长……等等我!”

    她才不要跟着他绕路!

    再过三天三夜都到不了!

    狄子凡:“……”

    *

    彼时,苏九他们已经找到了一个适合休息的地方。

    巨树盘根错节,旁边是一块小水潭,挺浑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