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你们不吹牛逼能死吗?

    十组成员起立,站成队。

    各组学长带领,分散开。

    地面青苔湿滑,天边震声如雷,由远至近。

    远远地,就看见前面黑压压的一片,至少有一百头以上的魔兽。

    即墨泽阳骑着火焰鸡,飞行在半空中。

    一手持剑,一手掐诀,迸发出强大的技能!

    技能横扫,从魔兽群的中间劈开一道豁口!

    轰隆一声!

    火焰鸡张嘴喷火,翅膀扑腾,顿时将豁口燃烧起来。

    “全体注意!速战速决!”

    即墨泽阳持剑一甩,凌厉的声音扩散开了。

    这次最主要的就是带着一年级新生历练。

    在控制范围内的对战,四年级学长是不准备管的。

    即墨泽阳已经处理掉的一部分,就骑着火焰鸡浮在空中,冷眼看着了。

    东方异他们也是一样,骑着坐骑,半浮在空中。

    下面其他带领新生的四年级学长,带着他们加入魔兽群。

    上百头的魔兽,战斗力非同一般。

    别看一千多个新生,这么打起来,竟然慌乱的不行。

    完全没有章法的各打各的!

    岳霁华他们也加入在其中,只是并不像其他学生那么慌张。

    或许是因为他们身后就有一个强大的支柱!

    而他们的支柱,还坐在地上,手支着下巴,没什么精神。

    谢忱往她跟前凑了凑:“九哥,咱们就在这看戏好吗?”

    苏九掀起眼皮,“那你去帮忙好了,顺便找两个没毒的魔兽,卖烤肉。”

    谢忱抿唇,乖乖地坐回原位。

    两人完全就是看戏的姿态。

    东方异原本还有点担心他们俩,这么低头往下看,差点没有乐出声。

    感叹的:“这墨九真是不管何时都是从容淡定啊!”

    孙小淼低头看去,冷哼:“不就是一个不敢打架的胆小鬼!”

    陈一舟跟着附和道:“凭什么跟着我们身边求庇护,他不是已经离开队伍了吗?”

    此话一出,孙小淼像是想到了什么,奸诈的:“你说的对,既然他们不属于咱们管了,凭什么要享受咱们的好处?”

    只见他,骑着坐骑,从空中飞下来。

    非常刻意的引导两个魔兽,往苏九靠着的大树冲去。

    他的动作和目的,可以说非常的明显了!

    东方异皱起眉头,不悦的:“他想干什么?”

    刚想过去拦住,就被陈一舟挡住了:“你别管那么多,我认为他做的没错!既然享受了我们庇护,就别想安稳的待着!”

    东方异斜眼看他:“他们昨夜又不在安全范围之内?”

    陈一舟冷嗤:“呵,一条界线之隔,有何区别?”

    东方异不想理他,驾着坐骑,就要从旁边绕过去。

    与此同时。

    孙小淼带过去的魔兽,几乎到达了苏九他们身后了。

    东方异微微一惊:“墨——”

    话话未落地,就见一道黑影窜起。

    双手握剑,朝着后面的魔兽就是凶狠的一剑。

    不论是威力还是气势,皆是充满了必杀之气!

    噗嗤!

    一剑劈下,顺势又是一剑!

    咕咚!咕咚!

    两个魔兽脑袋直接掉落。

    谢忱甩了甩剑,指向一旁还未来得及退开的孙小淼。

    面无表情的:“我警告你,再有下次,我砍掉的就是你脑袋!”

    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弯腰蹲在苏九身边。

    孙小淼:“……”

    东方异:“……”

    陈一舟:“……”

    错愕的眼神,就这么落在谢忱身上。

    他们一直关注着墨九,竟然没想到他身边还有这等厉害的高手?

    这时,就听见谢忱淡淡的:“就这种垃圾,还想让九哥动手,浪费时间。”

    “……”

    三人再次噤声。

    彼时,岳霁华他们砍断了一个魔兽的爪子,尖叫起来。

    “九哥!打不过了啊!”

    “卧槽,这爪子都砍掉了居然还在动?”

    “曲皓,你别把魔兽在引过来了!”

    “兄弟们,我控制不住寄几啊!靠,你们别过来了——”

    一群人慌乱的要命。

    “怎么办啊?学长,救命啊!”

    “卧槽,学长……学长呢?”

    五班学生见喊学长没用,纷纷看向苏九:“九哥?我们怎么搞啊?”

    苏九托着下巴,清冷的开口:“队形散乱,默契为零,你们等死吧。”

    噗——

    五班全体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曲皓:“九哥……你别这样!行行好啊!”

    苏九抬眼:“咱们班五十个人,连一个魔兽都干不掉,我行个锤子?”

    五班众人闻声一愣,扯着嗓子:“五班的都不要慌了!九哥发话了,让我们五班大干一个魔兽!”

    九哥俩字,就是镇定剂。

    五班众人瞬间聚集。

    慌乱消失,纷纷拔剑,对准同一个魔兽攻击。

    几十个人对付一个魔兽,那是相当轻松了。

    他们也不管别人的,专心打完一头,再干另一个。

    对比之下,其他班级还在那乱着呢!

    在空中的即墨泽阳自然也看了出来了,沉声开了口:“整理队形,不要慌,你们不比这些魔兽差!”

    话是好说,但是实行起来麻烦。

    尤其是现场慌乱的不行!

    有时候魔兽都没有打到他们,就快被同伴的给搞晕了。

    四年级学长们渐渐意识到不对劲了。

    “别乱!别乱!你们慌什么!”

    “按照分组,不要管其他的!”

    “后退!不要打到自己人!”

    没有最乱,只有更乱!

    现场哪里还有人听他们说话啊?

    这种混乱的场合,完全是因为他们把新生想的太简单好控制了。

    一年级新生的反应能力,跟他们当时三年级的时候来历练,根本不能比!

    即墨泽阳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俊脸微黑,冷声给四年级学长下令:“解决掉!”

    自己也飞身跃下,加入战场。

    原本是给一年级新生准备的战场,就这样被他们四十个老生解决了。

    最令人无言的是,新生躺了一地,身上还带了伤,惊魂未定的模样。

    全场只有五班学生,靠坐在那,喘着气,还精神抖擞的。

    “你们看见没有,我一剑下去,砍掉一颗脑袋!”

    “嘁,你们没看见那个魔兽的舌头有多长,要不是我一剑剁了,你早就被舔了!”

    “说话不揭短,打人不打脸。反正脑袋是我砍得!”

    众人说起刚刚的画面,还在那美滋滋。

    其他班级抬眼看去,忍不住低吼:“你们不吹牛逼能死吗?”

    五班全体:“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