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那声大舅子也挺好听的

    欧阳骞伤好之后,又开始作妖了。

    你要问他为何又作妖了,那只能说傻逼树上结出的傻逼果了。

    冯导师得知赫连九被墨九所伤,墨九居然平安无事的回来之后,立刻就开始不安了。

    赫连九的事情他要付一半的责任。

    他觉得赫连九肯定还没有清醒过来,要不然赫连家怎么没找到他头上呢。

    这有些人呐,就是赶着趟的作死。

    但他不敢啊,就只好找个枪使用。

    欧阳骞就是一杆枪,都不用磨得!

    冯导师跟他稍微提了提,都不用刻意挑拨,欧阳骞就自己上钩了。

    新仇加旧恨,恨滚很堆成了山。

    欧阳骞带着一群人,在二年级后面假山蹲着,全部都是熟脸,曾经去练武场找过麻烦的。

    “既然正面解决不了他,就只能用阴招了!”

    “就算是阴招,最近赫连聿在他身边,我们接近不了啊!”

    “你别说赫连聿了,赫连九突破元王都没干的掉墨九,我们怎么……”

    话没说完,就遭到几个白眼。

    欧阳骞冷哼:“就是因为九儿太善良了,才会跟他公开公正的比试。要是我的话,墨九都死了一百次了!”

    几个学生低着头,都没吱声。

    他又不是没跟墨九动过手,而且不止一次,一次比一次惨!

    这样想来几个人觉得更没有胜算了。

    “欧阳兄,这件事要不就算了吧?以墨九的个性,他以后得罪人还多的去呢!到时候自然有人会对付他的!”

    “我也这么觉得,不是说上次即墨泽阳也去五班找他的吗?”

    “对,我还听说他还遇到即墨无溟,两个人差点打起来!”

    欧阳骞冷哼一声,对即墨泽阳很是不屑:“他出面又能如何?还不是拿墨九没有办法,我已经决定了!不把他杀了,难消我心头之恨!”

    几个学生对视一眼:“那你说,到底用什么阴招?能把他给解决掉?”

    欧阳骞笑的阴险:“上次不是说有几个学生走夜路,结果差点丢了小命吗?”

    几个学生眼神一亮。

    “这个我听说过,全身都是刀伤,四年级的学生跟导师参与过调查,但是发现那几个学生身上全部都是不致命的伤口。经过所有检查下来,居然只是轻伤!”

    “就是,太不可思议了,全身都快没有好地方了,还是轻伤!”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模仿他的方式杀人?”

    欧阳骞笑着点头:“我们再找几个人,十几个人还解决不掉他一个墨九吗?”

    几个人听见这话,心里稍微有了底。

    “成,哥几个先去联系其他人,到时候让他插翅难飞!”

    “那个……上次的事情学院都说了,不要太晚回去……”

    欧阳骞冷笑:“这个我已经调查过了,墨九每天回去的都很迟,很少跟人结伴,这就是我们时机!”

    “那行!就这么说定了!”

    一群人就这么敲定了解决苏九的方式。

    苏九还在五班上课。

    墨无溟也来上课了。

    两人跟之前差不多,看上去挺不熟。

    但是一对眼,空气都他娘的带着糖。

    差点没把坐在前面的谢忱齁死掉。

    五班的学生,隐约感觉出来两人关系不一般。

    但是谁也没有多想,毕竟这是他们班的大佬!

    人家可是免费给他们补气丹,上次排名赛帮了老大的忙了!

    就算有点什么,为了补气丹,他们也会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

    上午课程结束。

    不得不提的就是吃饭了。

    苏九去食堂的路上,都在给谢忱使眼色。

    不等谢忱回应,墨无溟侧身,把他给挡住了,还回头瞥了他一眼。

    谢忱:“……”不关我的事儿。

    苏九掩唇轻咳一声,挺无辜的:“那个,你今日为何来上课了?”

    一上午课都上完了。

    现在吃午饭她想起这茬了?

    墨无溟清俊的脸庞没什么表情,目视前方,语气挺随意:“怎么?不想见我啊?那刚刚是谁拉着我的手的?”

    “咳!”苏九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我就是问问,哪有不想见你呢。”

    她背着双手,走在前方。

    斜眼还想跟谢忱对眼呢。

    墨无溟一个跨步上前,长睫低垂:“这样啊,以后我就算不来上课,也来陪你吃饭,好吗?”

    苏九:“……”

    我想死,你说好不好?

    就这样到了食堂。

    谢忱在墨无溟的死亡眼神下,多端了一盘青菜。

    苏九又像之前一样,歪着身子,半边屁股翘起。

    好像旁边坐的不是人,而是什么妖魔鬼怪一样。

    墨无溟也没有强迫苏九吃很多,就只是给她一根,卖惨:“看在我那么艰难的抽空过来的份上,乖。”

    苏九后槽牙都在疼了,“吃吃吃,不能辜负墨墨的心意。”

    他张嘴,吃掉。

    咕嘟咕嘟,灌了两口酒!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墨无溟:“……”

    苏九喝完酒,咽掉之后,煞有其事的:“嗯,好吃。不过像这么好吃的东西,墨墨你多吃点!”

    他说完,就叨了一块肉,放进嘴里。

    谢忱:“……”

    傅榆:“……”

    李白:“……”

    他们敢肯定,这一根白菜到底什么味道,他都不知道!

    墨无溟已经习惯了,只要能喂她吃一根青菜,就很有成就感了。

    这边刚吃着,那边赫连聿过来了。

    跟以前一样,给苏九一碗米饭放在手边。

    然后拿起筷子,低头吃起饭来。

    苏九看着米饭,感觉有点头疼。

    这俩人该不会商量好的吧?

    一个喂她吃青菜,一个给她白米饭。

    两个都是她讨厌并且拒绝吃的东西!

    赫连聿像是没发现苏九的郁闷一样,抬头跟墨无溟说:“今晚有空吗?去我家吃顿饭?”

    墨无溟垂着长睫,掀了掀眼皮:“可以。”

    赫连聿喝了一口汤,拧着眉头:“我觉得你那声大舅子也挺好听的。”

    苏九眯起眼睛,狐疑的看着两个人。

    墨无溟抬眼,慢慢地咀嚼着,略微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苏九越听越觉得奇怪,但是直觉告诉她,不能问。

    问了会想想掀桌子!

    苏九低头继续吃肉,喝酒。

    依旧没碰那碗白米饭。

    赫连聿默默地看了一眼,没有出声,只是眼神有些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