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你们继续哭,我回房了

    “唔……唔……”欧阳张着嘴,下巴被卸掉之后,动都动不了。

    苏九面无表情的用刀子割断她手腕,转而割向另一只手,直到双脚经脉也割断。

    鲜血溢出,染红了地面。

    苏九把匕首丢在地上,眉眼极冷:“你现在想说,我都不没兴趣听了。欧阳家是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的。”

    轻飘飘的声音,却令欧阳锦感到阴森恐怖,毛骨悚然。

    苏九站了起来,冷漠的看向赫连歌他们:“私自动手,若有不适,敬请节哀。”

    这是什么话啊?

    赫连歌皱着脸,眼底透着心疼。

    欧阳蕴蹙眉看着他,下一瞬间就忍不住转身,趴在赫连歌的怀里哭了起来:“呜呜……我的女儿到底经历过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的孩子……呜呜……赫连歌你这个混蛋,我拼命给你生孩子,你连孩子你都看不住……呜呜……你看她杀人的手法……肯定是受了很多罪……”

    赫连歌眼睛也红了,自己的女人从小流落在外被追杀,他们却养着仇人的孩子,宠到极致。

    这一想,也是泣不成声。

    赫连聿听见母亲的话,也是又心疼又生气。

    从地牢开始,他就该放在心上的!

    看着他们一家三口流眼泪的苏九:“……”

    不是很懂。

    在这么温情的时间里,她淡淡的出声:“你们继续哭,我回房了。”

    赫连歌:“……”

    欧阳蕴:“……”

    赫连聿:“……”

    三人对视,看见离开的背影,哭得更凶了。

    赫连家大厅里都充斥着哭声。

    外面却是一片平静。

    依然没有人知道赫连家究竟发生过什么。

    欧阳锦被人拖进了地牢,免不了一顿拷打。

    赫连九的尸体被安葬了,从此再无赫连九。

    赫连家平静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欧阳家主得不到消息,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直到欧阳锦的信送回来——

    内容:

    一切已经办妥,连体禁刚下,稍有不稳。

    我用计稳住了赫连歌,说服他放墨九回学院。

    等九儿继承赫连家之日,便是你我事成之时。

    ——欧阳锦。

    看见这封信,欧阳家主总算是放了心。

    *

    赫连家,书房。

    赫连歌坐在书桌前,面色凝重:“没想到背后居然不是欧阳家,还有其他人,欧阳家暂时也不能动,真是便宜他们了。”

    赫连聿冷哼:“反正那老头也没干好事,等我们揪出背后主使之后,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对不对?妹妹?”

    他扭头,看向旁边苏九。

    苏九翘着二郎腿,歪着身子,手支下巴脑袋。

    她掀起眼皮,凉凉的提醒:“你妹妹已经死了,我不是。”

    赫连聿抿了抿唇,没有继续反驳她。

    赫连歌看着她身上的男装,忍不住道:“你难道一辈子都要这样吗?我不是说你不好,你到底是个姑娘家,你以后……”

    苏九不耐烦的打断了他:“我希望你们拎清楚,我来赫连家,只是希望搞清楚事情真相,其余的都跟我无关。”

    赫连歌拧着眉头,叹了一口气:“好好好,你怎么样心里舒服,你就在怎么样来,好不好?可是……你之前说你叫苏九?你不是墨九吗?这是怎么一回事?”

    苏九淡淡的挑眉:“我父亲叫苏圣,不晓得你认不认识?”

    听见苏圣,赫连歌脸一黑,“原来是这个王八蛋救了你!”

    苏九像是听见了什么八卦的调调,嘴上却在维护苏圣,讽刺道:“我爹原来是王八蛋啊。”

    呃……

    赫连歌一噎,闭了嘴。

    赫连聿见他也吃瘪,心里别提有多平衡了。

    染着笑:“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就光干等着吗?”

    苏九起身:“你们自个等着吧,我还要跟谢忱去见个人。”

    赫连聿也起来:“我跟你一起去吧!”

    苏九斜眼,冷声警告:“我跟你说,我……”

    “哎呀,走吧走吧!不要给我长篇大论了!”

    赫连聿直接伸手去推她,往外走。

    苏九略微皱眉,不想跟他触碰,快速走两步,跟他拉开距离。

    却没有再拒绝了。

    两人离开之后,欧阳蕴里面的房间走了出来,望着苏九离去的背影,抹眼泪。

    赫连歌走过来,搂住了她:“孩子吃苦受罪,比较敏感,还不算太迟,我们还有机会弥补。”

    欧阳蕴点点头,靠在他怀里:“我以前一直就怀疑,我为什么不坚定自己好好查查呢,起码让你们重视一下啊。”

    赫连歌眼圈发热,摇了摇头:“怪我怪我……别哭了,一起都会好起来的,我们对她千倍好,万倍好,好不好?”

    欧阳蕴哽咽的点头:“嗯……你派人找一找苏大哥吧,他肯定吃了不少苦。”

    赫连歌:“……嗯,我知道。”

    离开的苏九,并不知道即将迎来的是一波又一波的母爱与父爱。

    心里还想着,等到赫连家的事情解决掉,就专心的做其他事了。

    她可没忘记自己那伟大征服强者的道路。

    只是在这条道路当中还多了一个墨无溟。

    光是想想打完架,回家抱着墨无溟睡觉的日子,就觉得美滋滋。

    *

    苏九他们在四九城门口等了很久。

    放公假的谢忱他们,如约从离开学院。

    本来他们还以为苏九不回来了,没想到却在门口等他们,顿时开心的飞起。

    周制和周胜的大哥二哥,礼貌的朝着赫连聿打了声招呼。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周家了。

    周家也在四九城,但是位置比较偏。

    一行人来到周家的时候,看见的并不是祥和的画面,而是一片狼藉。

    鲜血洒落满地,尸体到处横躺。

    周家兄弟脸色大变,连忙跑进去找人。

    里里外外,除了尸体,没有活口。

    就是奔着灭门而来的。

    找到父母尸体的时候,周家兄弟差点疯了。

    赫连聿赶紧联系了赫连家附近的势力,立刻着手调查此次灭门事件。

    谢忱去了千叶住的地方,并没有看见千叶的尸体。

    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却见,老大周出猛地站起来,指着谢忱:“肯定是你师父干的!周家灭门,为何只有他平安无事!你们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周家被灭,他激动也在常理之中。

    谢忱沉着脸:“我师父只是人不见了,你怎么就能确定他平安无事?焉知他不是受伤而逃走了?”

    老二周奇怒视过去:“对!就是逃走了!只是他杀了人才逃走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