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赫连一家都是王炸

    赫连歌听见她的话,差点把压根都咬碎了:“我不会怪你,我养了你十六年,我用心栽培你,把你当成女儿一样爱护十六年。我不但不怪你,我还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无理取闹,一而再的跟墨九作对,非要杀了她,而闹出诸多的事情,我又怎么能找到我亲生女儿呢?”

    平静的声音,简单的阐述事实。

    却像是刀子,一刀又一刀的割在赫连九的心尖上。

    若不是她去招惹墨九,她还是赫连家的大小姐。

    一切的一切,都是她自己亲手造成的。

    自食恶果。

    赫连九瘫坐在地上,捂着脸痛哭。

    赫连歌冷眼看着她,声音非常轻:“原本我养两个女儿也无所谓,但是你偏偏要杀墨九。我绝不可能留一个跟我女儿有仇的人在家里。”

    一句话,几乎再度将赫连九打入深渊。

    赫连歌背在身后的手指攥紧,面色愈加冷漠:“从今以后,你与我赫连家再不相干了!”

    他丢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开。

    “爹……爹爹……你不能不要九儿呜呜呜……爹……爹……”赫连九趴在地上,朝着门口大喊:“我当了十六年的赫连九,如果我不是赫连九我又是谁……爹,你好狠的心……呜呜……娘……娘,大哥……呜呜我是赫连九……我是赫连家的小孩……呜呜……”

    哭声逐渐远去。

    赫连歌抬眸看天,眼底带着猩红。

    赫连九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背后的人。

    费尽心思用连体禁,把他赫连家的孩子掉包。

    他不信欧阳家会送一个毫无相干的小孩过来!

    *

    欧阳家。

    收到墨九被抓的消息之后,欧阳家主便和之前那个妇人商量起来。

    “还没有出现反应?会不会是重新用连体禁我们就监察不到了?”

    妇人略微皱眉,表情有些凝重:“上尊告诉我的方法不存在这个问题,那倒是哪里出了岔子?”

    欧阳家主心里一沉:“这个时候可不能出岔子啊,我们欧阳家等待这么多年,就要靠赫连九以后翻盘的。乖女儿,你可要看看啊。”

    妇人起身,朝着那牵连着连体禁和护身禁的监察晶石,双手掐诀,快速掠过。

    “……”

    一片黑暗。

    没有任何的反应。

    妇人的脸色变了:“这不可能啊,除非他们还没有使用连体禁,否则不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欧阳家主沉吟道:“这连体禁,会不会赫连歌不会?”

    妇人微微一愣,而后懊恼的:“该死的,忘记把方法告诉那个老骗子!赫连家居然也没有找人?赫连歌是不着急吗?”

    就在她来气的时候,外面再度传来消息。

    赫连家花重金求你能能人异士,不惜任何代价!

    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欧阳家主是思忖再三:“锦儿,这件事还是你去办吧?”

    欧阳锦一时之间没有说话。

    欧阳家主看着他,继续道:“九儿这次伤的挺重,若是出了什么意外,也能……”

    欧阳锦不深耐烦的打断了他:“您说什么呢?九儿一定不会有事的。”

    欧阳家主叹了口气:“为了欧阳家的大业,委屈你们母子了。”

    欧阳锦闭上眼睛,不想听他这些废话。

    “那我便去一趟罢了,不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九儿出事的。”

    欧阳家主面露笑容:“从小到大爹最疼你了,等到事情结束之后,赫连家就让你打理,好不好?”

    欧阳锦忽然笑了:“若是如此,欧阳蕴你要怎么办?”

    欧阳家主冷嗤一声:“欧阳家又没有亏待过她,倒是她嫁给赫连歌之后就跟家里生分了。她就算给欧阳家当垫脚石是她的责任。”

    闻言,欧阳锦阴险的笑了。

    嫡女嫁得好,还不是成为了一个弃子!

    嫡女嫁得好,还不是替她养了十六年的孩子!

    欧阳蕴,以前你得到的,以后都会是我的。

    你这一辈子都会永远的活在我的阴影里。

    欧阳家主:“锦儿,你速速去把事情办了吧,等到九儿接手赫连家,事情水到渠成之后,你想要什么爹多给你。”

    欧阳锦点了点头:“您放心,欧阳蕴有多疼爱赫连九,一定不会舍得让她出事的。”

    她起身,理了理衣襟,往外走去。

    欧阳家主稳稳的坐着,胜券在握。

    *

    欧阳锦骑着魔兽而来,跨入赫连家之后,眼神四下扫视。

    十六年前刚换孩子的时候她来过,十年前来看赫连九的时候她也来过。

    赫连家之大,赫连家之豪华,每一个角落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欧阳蕴嫁给欧阳锦的时候,如何的风光,她也记得清清楚楚。

    曾经她羡慕过,以后她将会成为这里的主人!

    欧阳锦一步步往里走,仿若一个审视未来别苑的主子。

    丫鬟们在旁边带路,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曾说过。

    偌大的厅堂,只有一道纤细而柔弱的背影。

    欧阳锦眼底掠过一道寒光,笑盈盈的开口:“姐姐……”

    欧阳蕴回眸,看见对方,面染微笑:“锦儿来了,多年未见,可还好?收到下人禀告,我还以为听错了呢。”

    欧阳锦走过来,体贴的握住她的手:“你的脸色很不好,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欧阳蕴眼神凝了一下,面露愁容:“唉……九儿最近情况很不好,我心里担忧。”

    她若无其事的抽出手,情绪低落的转过身子。

    眼神陡然转冷。

    欧阳锦,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要害我孩子!

    握在一起的手,紧紧地掐着,压抑着满腔怒意。

    欧阳锦并未察觉到异样,反而故作惊讶:“九儿?九儿怎么了?我听说她在神龙学院上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欧阳蕴抬手掩面,声音哽咽:“都怪一个叫墨九,她抢走了我九儿的血脉之灵,如今说什么要一个连体禁,可怜偌大的四九城,竟然如一人知晓此事!我……”

    她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这可能就是我九儿命吧。”

    欧阳锦眸光转了转,左右徘徊,故作思量:“连体禁……连体禁……啊!姐姐,您说的可是那种连体之后,便会窃取的对方天赋与力量的禁术?”

    她捂着嘴,一脸惊愕:“居然有人对九儿用如此恶毒的禁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