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赫连家的仓皇异状

    “你帮我杀了墨九……我头好疼……”赫连九哭着喊着,又晕了过去,嘴里还在呢喃:“不要杀我……爹爹救我……”

    “……”

    赫连歌半响没有反应,握住的手,僵硬无比。

    赫连聿的眼睛有些发红:“爹,你不会真的要动墨九吧?”

    赫连歌闭了闭眼睛,没有说话。

    赫连聿咬着下唇,怒道:“我不会让您动墨九的!”

    赫连歌抿着唇,无声看了他一眼,弯腰把赫连九抱了起来,这才淡淡的:“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我要带你妹妹回家养伤了。”

    赫连聿眸光微敛:“您……”

    赫连歌面无表情的抱起赫连九,召唤出飞行坐骑,直接往四九城的方向飞去。

    赫连聿并没有看见赫连歌转过身之后的眼神,寒冽如冰之下,带着一股子疯狂的气息。

    有些人,怒极了,反而是风轻云淡的。

    在神龙学院所有人都以为墨九吃不了兜子走的时候,赫连歌抱着赫连九离开了。

    神龙学院突然之间恢复了平静。

    有种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很快,四九城里就传出了消息。

    赫连九重伤在家,求重金医治,万分感谢!

    一时之间,赫连家门庭若市,进进出出全是人。

    有医馆的大夫,有炼丹师。

    一天之内就有几十个。

    收到消息欧阳家主,顿时怒了:“怎么回事?有没有查出到底是谁对我的外孙女不利?”

    下人回:“听说是神龙学院的一个新生,当初少爷就是被此人所伤!”

    欧阳家主,怒目圆睁:“什么?一个新生竟敢如此放肆!找人,找人进去把他解决了!”

    “家主!”

    一个手下急匆匆而来,在他耳边低语。

    欧阳家主脸色一变,快速往后面走去。

    等他到的时候,那里已经立着一个妇人了,面人愁容:“连体禁被破了!九儿身上的血脉痕迹不见了!”

    欧阳家主额角绷起青筋:“曹石在哪?人呢!”

    妇人转过身子,面色平静下来:“不用找她了,那个贱丫头就在神龙学院。只有正面相撞,连体禁才会被冲破。”

    欧阳家主攥着拳头:“那现在怎么办?”

    妇人有一张非常好看的脸庞,仔细一看跟赫连九有三分相似。

    她转过身子,稳稳地坐下:“护身禁和连体禁是相连的,余下的两分护身禁,用不了多久就会失效。”

    欧阳家主苍老的脸上,有一双精明的眼睛:“可如此一来,九儿怎么办?不就穿帮了吗?”

    妇人笑了笑,带着阴狠劲:“这世上人心最容易煽动,既然是那个贱丫头打的人,我们就将计就计。”

    ……

    *

    翌日。

    天空有些阴,下了一会小雨。

    炙热的天气,稍微缓了几分。

    苏九打完剩下的擂台赛,成功又领到了一万多金币。

    这三场打得磕磕绊绊,主要是那些人都认识他了。

    最后一场,那人干脆刷卡,连擂台都没上。

    提议道:“墨九,你以后开擂台,我每天都来送你积分,求你千万不要去挑战!”

    其他人点头附和:“对,你以后开擂台,我直接给你刷都行!”

    苏九:“……”

    不至于,真的!

    他就是想打架而已!

    一群人成群结伴的走了。

    苏九从擂台上跳下来,赫连聿掩唇走了过来:“一起吃饭?”

    苏九没搭理他,自己转身走。

    赫连聿主动跟上,笑呵呵的找话题,“你以前过的还行吧?”

    问完之后,想打自己的臭嘴,问的什么破问题。

    苏九表情冷淡:“你不用跟我套近乎,跟以前就行了。”

    赫连聿抿唇:“我以前对你也这么热情的。”

    苏九瞥了他一眼:“你不去看你妹妹?”

    赫连聿拧起眉头,“或许你会觉得我无情,毕竟从小一起长大的,但是我看见她那张脸,我就来气……”

    从小到大疼爱的妹妹,居然是个冒牌货!

    苏九没吱声。

    两人沉默的往食堂的方向走。

    一路上,所有人都惊呆了。

    经过赫连九一事,他们俩居然没有干架?还这么和谐?

    这不对劲吧!

    直到两人和平的坐在一起吃饭,他们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谢忱把酒递给苏九,淡淡的:“过两日学院放公假,我想出去一趟。”

    苏九挑眉看着他,祁绍的事情还没跟他说,主要不知道怎么说,说了这货绝对又要疯掉。

    唉……

    “你要去找千叶吗?我跟你一起去。”

    谢忱点头:“好。”

    岳霁华抬眼:“就两天的公假,我们也回不了家,跟你们一起出去玩行不行?”

    傅榆和李白抬头,直勾勾的看向谢忱。

    谢忱点头:“行。”

    正说着,周制和周胜坐下了:“那就一起吧,我大哥他们也回去。”

    一群人有商有量的。

    赫连聿坐在对面,干巴巴的看了一眼,问:“我可以去吗?”

    唰!

    一桌几个人,全部抬头看他。

    仿佛在说“你认真的吗?”

    赫连聿扯了扯嘴角:“我就说说。”

    他看了苏九一眼。

    隐约感觉之前没有说开的时候,两人还能上几句话。

    现在知道真相之后,老感觉她躲着他,不想靠近他。

    赫连聿十分惆怅。

    在大家慌乱讨论放假去哪里的时候——

    赫连家。

    大夫走了一个又一个,炼丹师来了一个又一个。

    赫连歌背着手,站在大厅里,满面寒霜。

    终于在响午的时候,一个自称神医的老者,走进了门。

    等到他把脉一番,当即确诊:“赫连家主!小人有话要说!”

    赫连歌沉着脸,阴沉的看着他:“说!”

    “可否借一步说话?”

    赫连歌眯起眼睛,冷着脸走到旁边去。

    老者捋着胡须,神秘的开口:“实不相瞒,令千金的情况实属罕见。”

    赫连歌沉声道:“怎么说?”

    老者冷笑着:“令千金是继承了赫连家血脉的人,血脉却如此柔弱,只怕是被人抢了血脉之中的灵气,只要找到那个拿走她血脉灵气的人,就能让小姐恢复健康了。”

    赫连歌眯起眼睛,不解的:“血脉灵气?”

    老者故作神秘的掰手指掐算,回眸看向床榻上昏迷不醒的赫连九:“从时间上来看,能抢走小姐身上血脉灵气的,应该就是伤她之人所为。老夫建议赫连家主,还是速速想办法为妙,若是时间久了,血脉灵气拿不回来,一切就都迟了。”

    赫连歌眉心狂跳了几下,唇角忽地往上一勾:“你的意思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