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凤尾花的疑问

    如果有人跟他说她妹妹是假的,他肯定冲过去跟他干一架!

    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怎么就是假的了?嘴贱不打你打谁!

    沉默了片刻,他抬眸:“你跟墨九认识很久了吗?你们俩……”

    墨无溟点头,倒是挺坦白的,也挺不要脸的:“嗯,我是你妹夫。”

    赫连聿一脸黑线。

    以前也没发现他这么不要脸呢!

    “所以,她跟你一样是从别的大陆来的?”赫连聿问。

    墨无溟点头,知无不言的:“不仅如此,我们俩在那边已经私定终身了。”

    赫连聿额角狂抽,忍不住低吼:“谁问你这个了?谁好奇啊?”

    墨无溟挑了一下眉头:“好吧。”

    你好个屁!

    赫连聿一度差点没忍住飙脏话,他到现在也没法接受赫连九不是他亲妹妹的事实!

    “怎么就会发生这种事情呢?她……哎哟!”

    他撸了一把脸,烦躁的要命。

    墨无溟侧目看着他,淡淡的又给他抛了一个难题:“九儿是被人追杀,而掉进神武大陆的。”

    追杀?

    赫连聿神色一凌,斟酌道:“不会是为了赫连九吧?”

    墨无溟挑起一边眉头,“这我怎么知道?你自己去调查呗。”

    一模一样的语气。

    听得赫连聿额角直抽抽:“你们俩还真是像的要命。”

    墨无溟不置可否,终于把手中的账本翻完了,往桌上一搁。

    “还有什么想问?看在你是我大舅子兼好友的份上,我冒着被媳妇赶出家门的风险,回答你。”

    赫连聿的白眼差点翻上天了。

    你那目空一切将女人视为无物的高冷呢?

    忍着吐槽,他问:“我想知道,她过的怎么样……”

    话突然没了底气。

    想起她不爱吃米饭,就爱吃肉。

    玩笑当中,只怕有八分事情是真的,两分玩笑是假的。

    他却把玩笑当成了真,把事实当成了假的。

    赫连聿不能回想,越是越想,越是想冲回去掐死自己。

    “我对墨九……还算可以吧?”

    他忽然有些坐立不安。

    墨无溟手搭在桌边,斜着身子看了他一眼:“也就是第一次吃饭的时候,我端你一碗米饭,你还急眼。嗯,真的还行。”

    损人不带脏字。

    赫连聿手肘抵在桌上,抱着头:“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干的这些事情,我一定会扒了他的皮!”

    “哦,那你就不用费心了,我家九儿肯定会比你快一步的。毕竟这么久了,你面对一个跟你爹长的那么像的人都没猜出中间有猫腻。”墨无溟依然是软软的扎心。

    赫连聿心头郁结,“我,谁能想得到这些?要不是她借下抹额,我根本就不会知道她是个姑娘,我怎么可能联想到上面去,我又不是神仙!我还迷他是我爹的私生子,回去还问了一番呢!”

    墨无溟“哦”了一声。

    “我走了!”

    赫连聿觉得在这里,等会不但会郁闷死,还会被他给气死。

    墨无溟等他离开之后,才掀了掀眼皮,唇角缓缓地勾起来。

    当初会和赫连聿结交,就是因为这人遇事拎得清,绝对不会无脑。

    事实证明,他看人很准。

    至少现在开始,不是九儿冒险了。

    *

    赫连聿离开之后,又回到了医舍。

    赫连歌见儿子回来,也不敢像之前那样吼他了,“你怎么样了?身体好点了吧?”

    赫连聿深吸了一口气,摇头:“我没事,她……怎么样了?”

    他甚至连赫连九那个名字都不想叫了!

    不管这个女孩是不是无辜的,鸠占鹊巢却是事实!

    赫连歌回头看向床榻上睡着的女儿,声音放轻:“九儿睡着了,我们出去说吧。”

    赫连聿点头,跟在他身后,去了外间。

    赫连歌回头看他:“这件事你怎么打算的?”

    赫连聿眉心微蹙:“什么?”

    赫连歌眯起眼睛:“你不会没想过替妹妹讨回公道吧?”

    赫连聿心里有些发沉,抬眼看向父亲的染着藴怒的眼神,心里越发难受了:“爹……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赫连歌现在只关心赫连九的伤势,并不是太想讨论别的,但是看见赫连聿眼下的黑色,又没忍心拒绝:“问吧!”

    他甩手,弯腰坐下。

    赫连聿垂着眼睛,声音很轻:“赫……妹妹额间的凤尾花消失了,您发现了吗?”

    这话问的赫连歌一愣,他抿唇:“发现了,可能是她现在受伤太重了,本来她的血脉就不是太稳定,这种情况也是会发生的。”

    赫连聿眉心微蹙,“这仅仅是您一个人的猜测,对吧?”

    赫连歌倏地抬眸,敏感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赫连聿抿了抿唇,开不了那个口,从侧面提醒起来:“赫连家几世出一个极致的血脉,会薄弱到,一旦受伤就会消失的地步吗?”

    赫连歌眉心跳了跳,放在桌上手,不知不觉的握成拳。

    赫连聿抿唇:“爹,有些事情,可能是我们想的太简单了。”

    赫连歌抬眸看他,语气有些烦:“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这跟要给小九出头,有什么关联?”

    赫连聿垂下眼睑,声音轻飘飘的:“……如果墨九跟赫连九之间有关联呢。”

    啪!

    赫连歌拍案而起,怒指赫连聿:“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你居然……你混账!她是你……亲妹妹!”

    说到最后,连他自己都不知为何顿了一下。

    脸上血色,也随之褪的干干净净。

    赫连九是被声音吵醒的,顿时惊呼起来:“爹爹……哥哥……”

    赫连歌白着脸,快步往房间里面跑。

    “爹在这,在这……”他跑到床边坐下,握住她的手:“乖…女儿,你怎么样了?”

    眼神不自觉的落在她的额间,面上看不出一丝异样,余下的只有担心。

    赫连九看见赫连歌,紧紧地抓他的手,“爹爹……墨九在哪里?墨九会来杀我的!”

    内心的恐慌,让她情绪无法平稳。

    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仿佛能看见对方额间那刺眼的凤尾花,还有那耀眼的五色元气。

    墨九掐着她的脖子,让她把爹娘还给她,让她喘不了气……

    她还听见了某些人说的话“好好地当赫连九,你就是赫连九”

    赫连九简直快要疯了,脑袋疼,浑身都在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