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你是不是我妹妹?

    赫连聿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小九对他下杀手,墨九又不是我,难道还会宠着她吗?”

    “呃……”一句话把卫帆搞懵逼了:“所以呢,你到底哪里想不到,我刚刚还没进来,就听见你爹发火的声音了……”

    赫连聿薄唇紧抿,脑袋都快炸了,就是甩不开那个见鬼的想法!

    他问:“你说……一个人她身上的痕迹,会凭空消失吗?”

    卫帆:“那要看什么痕迹了,如果是胎记,就算弄掉了,还是会留疤痕的啊!”

    赫连聿眉心狂跳了一下。

    “那如果没有疤痕呢?”

    这问题都快把卫帆问笑了:“没有疤痕的痕迹,除非一开始就不是痕迹呗。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通?”

    赫连聿彻底失了声,脑袋嗡嗡作响。

    他心里发慌,捂着嘴,顺着门滑坐在地上。

    这个反应把卫帆吓坏了,还以为是自己刚刚问题,让他受到打击了,连忙又补了一句:“这问题因人而异,你……它也有可能它有什么秘法对吧?他就……”

    扯不出来了。

    赫连聿根本就没有听他在说话,咬着手背,眼底满是惊涛骇浪。

    如果,他只是说如果……如果从一开始赫连九就……

    “赫连聿!你死哪去了!”

    赫连歌的声音在房间里,震耳欲聋。

    赫连聿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去的,全身僵硬,脸色发白,仿佛再走两步就要倒下去了一样。

    赫连歌吓了一大跳,连忙缓和声音:“小聿你怎么了?你别吓爹啊?你妹妹没事了,就是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赫连聿脸色苍白,手脚都是冰凉的,他看着父亲焦急的脸庞,又看了看床榻上的赫连九。

    这个房间他一刻也没办法待下去了!

    “我没事,我……我出去透透气!”

    赫连聿拂开他的手,仓促的往外面跑。

    离开房门之后,他抬起头,快速的赶往五班。

    秋导师在赫连九这,班里很多学生都去练武场。

    苏九却是去了炼丹大厅。

    赫连聿白着脸,与他对视。

    苏九抄着双手,挑着眉,挺平静的:“你妹妹醒了?”

    赫连聿喉结滚动,扶着门的手指收紧:“你……”

    苏九歪着头,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是赫连聿,他该不会是来杀苏九的吧?”

    “我靠!快去找导师和长老啊!”

    “找个屁,你还不去找轩辕亦然来护着他呢!”

    “好好好,咱们分头行动!”

    在丹系苏九是个珍藏品。

    他们这些人实力不够,还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知道搬救兵。

    听见这些话,赫连聿的表情更加严肃了,皱着眉,问:“你也认为我是来杀你的?”

    苏九抬眼,挺意外的:“我的想法很重要吗?”

    他迈脚走来,并不畏惧。

    赫连聿心脏骤缩,抓住他的胳膊,往外走。

    苏九轻轻挣了挣,他抓的特别紧,生怕她跑了一样。

    赫连聿见他缩手,语气颇沉:“我有事情要问你。”

    “你有事,我就必须要听吗?”苏九的语气凉凉的,却没有再挣脱他的手。

    赫连聿一路带着他,来到了学生会的书房。

    整个学院,仿佛只有这里才能让他安下心来了。

    苏九歪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没个正型的:“有话就问,想打架就去擂台,把我带到这来干什么?”

    赫连聿坐在旁边,面朝着她,深深的吐了几口气:“你……你是不是我妹妹?”

    苏九长睫轻颤了一下,面不改色的看过去:“赫连少爷昏了头了?我一个男的,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赫连聿手扶额头,又吐了两口气,努力的平缓自己的情绪。

    “我从小就看着赫连九修炼,这双眼睛对五色元气的适应度比别人强几倍,我看见你扯下抹额后,那一抹金光了。”

    苏九歪着头,眉宇间带着匪气:“然后呢?”

    赫连聿定定的看着他,继续:“你额头的应该是凤尾花吧?赫连九头顶的凤尾花不见了,你应该很清楚什么原因吧?”

    苏九微微摇头:“这你就问倒我了,什么凤尾花,我不清楚。”

    赫连聿有些着急:“如果你真的是我妹妹,那你为什么会变成墨九?赫连九又是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九挑着眉,脸上没有丝毫慌张,慢条斯理的:“我想这个问题不应该问我吧?既然赫连少爷这么好奇,不如自己去查查呗?”

    查查赫连家究竟有没有人知道。

    或许跟她上辈子一样父母自产自销呢?

    苏九嘴角不又勾起一秒讽刺的笑。

    这落在赫连聿的眼里异常的刺眼,就像一根刺扎进了他心尖上,“好,我会调查清楚的,我一定会的。”

    苏九从容的点点头,“拭目以待。”

    赫连聿抿着唇,期待的眼神看着他:“所以,你真的是我妹妹吗?”

    “我没说。”

    苏九并没有再说下去,起身走了。

    没揪出幕后主使之前,她是不会承认的。

    但是赫连聿的敏感程度,倒是令她惊讶了,居然怎么快就发现了。

    脑子方面算是过关了吧。

    赫连聿目送他离开的背影,第一反应是要去跟父亲说。

    但是……

    他又迟疑了,要是没有确切的证据的话,万一墨九有危险怎么办?

    还有母亲那边,虽然她总是嘴上说赫连九不像亲生的,但是对她的好,却是实打实的。

    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养了十六年的孩子被人掉了包……

    赫连聿想都不敢想!

    他挠着头,第一次感觉到了来自命运的不公。

    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小孩,就这么冒充了他的妹妹,就连身上的痕迹,都做的一丝不差。

    凤尾花,五色元气,费尽周折,到底是为了什么?

    赫连聿想到脑袋头快爆炸了,也想不出原由。

    最终他想起了即墨无溟,他跟墨九那么熟,说不定知道什么?

    思及此,他半刻都等不了,又辗转去了即墨家。

    墨无溟抬眼看向赫连聿,略感诧异:“比我想的晚一点。”

    赫连聿眉形微跳,大跨步的走过去,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你早就知道?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墨无溟翻着手里的账本,表情冷淡:“有些事情,你不自己发现,别人就算说了,你也不会相信。"

    赫连聿:“……”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