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赫连聿无语

    即墨泽阳扬了扬眉,颇感惊讶:“多谢赫连小姐的关心。”

    赫连九长睫低垂,白皙的脸庞,带着红晕:“没有啦,你这次去历练还好吧?”

    这反应把即墨泽阳搞得一愣,跟他示好的女子不少,他不至于看不懂对方想表达的心思。

    心里惊讶的同时,也有些得意。

    没有哪个男人是不喜欢美人的,尤其是被公认为天赋异禀的美人。

    即墨泽阳面容变得温和,语气也不似之前那般冷硬的跟她聊起来。

    赫连九言行有度,把一个爱慕的眼神,表达的极致。

    虽然不至于把即墨泽阳迷得神魂颠,也是有些心痒难耐。

    等到赫连九离开之后,众人不免开始调侃一番。

    即墨泽阳感受到来自周围人艳羡的眼神之后,对赫连九也有点上心了。

    病急乱投医,可能就是赫连九这样的。

    她只想用最简单有效的方法解决掉墨九。

    就跟以前那些成天跟着她的苍蝇,一个个都被欧阳骞解决掉一样。

    以后只是换个人罢了。

    但是她似乎忘了一个事情,欧阳骞是从小倾慕她,到了执拗的状态。

    但是即墨泽阳则是她自己找上门的,风言风语,总有一天会飞出来。

    要不苏九怎么说她蠢呢。

    都没等到即墨泽阳准备对付她,学院里率先暴出赫连九倾慕即墨泽阳一事。

    欧阳骞听见之后,怒冲冲的找上了即墨泽阳。

    最后欧阳骞当然免不了被即墨泽阳揍了一番。

    这件事当属这段时间最精彩的狗血事件了!

    赫连九生生的把自己的名声一手给作没了!

    赫连聿知道事情之后,一度气得要把她送回家里去。

    别人不知道原由,真以为赫连九喜欢即墨无溟。

    但是他又不是傻子,赫连九分明就是为了对付墨九。

    赫连聿是真的不明白,从小到大只是有点任性的妹妹,怎么现在就变成了,看不顺眼的人,就要不择手段杀掉的人呢?

    他想不通,就更生气。

    赫连府上,

    赫连聿一回来就把赫连九在学院闹出的事情给赫连歌说了。

    赫连歌坐在主位上,听完之后,也略微皱起眉头。

    那张原本跟苏九极为相似的脸庞,岁月留下痕迹,而变得只剩下三分。

    他端着茶杯,目光微沉:“她怎么想的?不是说喜欢即墨无溟吗?怎么又和即墨泽阳牵扯上关系了?”

    赫连聿气得坐在桌子椅子上:“鬼知道她!”

    赫连歌抬眼看向愤怒的儿子,语气颇为不悦:“她是你妹妹,不许用这种语气说话。”

    赫连聿薄唇紧抿,脸上阴郁挥之不去:“我就是不明白,即墨无溟跟即墨泽阳是对立关系,她这么一搅和,等于把赫连家搅和进去了。”

    赫连歌抿了一口茶,表情很是深沉。

    少倾,他叹了口气,无奈的:“若是她真的喜欢即墨泽阳,我倒是也不反对。毕竟我赫连家之后一个女儿……”

    赫连聿倏地抬眸,“我知道您从小就疼小九,我也疼她,可是事情不是这么回事!她根本就不是因为喜欢即墨泽阳才去接近她的,您还记得我前段时间跟您提过的墨九吗?”

    赫连歌微微挑起眉,难得看见儿子暴跳如雷生气的样子,倒也是多了几分闲情逸致。

    “哦?那个像我私生子的少年怎么了?”

    赫连聿被父亲这看戏的语气和表情,搞得有点郁闷:“起初小九是因为墨九跟即墨无溟走得近,这次的事情,我看多半是因为墨九的天赋。”

    听到天赋,赫连歌更感兴趣了:“哦?天赋如何了?”

    赫连聿闭了闭眼:“您能不能不要这个看戏的语气?”

    赫连歌往后一仰,靠坐在椅子上,懒懒地挑起眉:“为父哪样了?”

    赫连聿看着他,呼吸一滞。

    这神情动作,太像了……

    “快说,我等下还有事情要去忙。”赫连歌不耐烦的催促道。

    赫连聿倏地回神:“这个墨九才十六岁,元气等级就在元灵以上了。”

    赫连歌点头:“嗯,你说过。”

    赫连聿抿唇:“但是他是四品炼丹师,我没说过吧?”

    赫连歌拎着茶杯盖拂茶叶的手,嘎达一手,茶杯盖磕在被子上,发出轻微的响声。

    他侧目看过来:“双修?天赋丝毫不受影响?这是可造之材啊,好好来往。”

    赫连聿闭眼,深呼吸,才忍住骂人的冲动。

    “我是这么打算的,但是你的乖女儿,嫉妒人家。”

    赫连歌忽然不说话了,抿着唇,看向门外。

    良久之后,他才叹息:“小九儿这脑子可能是遗传到了你外公……”

    噗——

    赫连聿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要说他外公确实不是个好东西。

    咳咳……

    赫连聿轻咳两声:“反正这件事你多管管小九,我现在跟她说什么她都不听,就好像我害她一样。”

    赫连歌微微点头,“行,我知道了。”他抬眼,“你有没有喜欢的对象?我看许老的孙子都成婚了,快抱孙子了。”

    赫连聿脸一黑,转身就走了。

    赫连歌看见儿子的样子,哈哈笑出声。

    等到儿子走远了,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当年妻子生女,差点连命都没了。

    他对这个女儿尤其是宠爱,倒是没想到把她养的有点歪了。

    唉……真是太愁人了。

    *

    四九城里。

    人群熙攘,繁华的要命。

    苏圣站在赫连家的门口,正准备登门之际——

    女子娇俏的身影缓缓地往大门走去,穿着打扮,以及眉心那一朵凤尾花,无一不在证明她赫连九的身份。

    苏圣眼神很冷,气得转身就走了。

    绕过长长的接到,来到一家叫“黑店”的客栈。

    里面的掌柜和小二看见之后,面露喜色。

    “老板,你回来了?”

    苏圣皱着眉头,微微点头:“最近四九城可有什么异样?”

    掌柜走过来坐下,给他倒了一杯茶:“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前段时间角斗场好像是有点动静。”

    苏圣喝了一口茶,不以为然的:“角斗场哪天没有动静?都是一下人闲的出屁,找刺激。”

    掌柜嘴角抽了抽:“老板说的对。”

    苏圣放下茶杯,左右看了看:“最近店里来了什么人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