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赫连聿心累

    苏九啧了一声,“别闹,有事跟你说。”

    墨无溟长睫低垂,一本正经的:“嗯,你说。”

    苏九:“我想去一趟欧阳家。”

    墨无溟:“不行,太危险了!”

    苏九抿唇:“我有把握出来。”

    墨无溟双眉竖起,松开搂着她腰的手,在床边坐下,往后一躺。

    冷着一张俊脸,不说话了。

    苏九挠了挠额角,凑过去:“我真的有把握出来,欧阳芷仪她……”

    呃,这个好像不能说。

    苏九抿唇,换了个说辞:“她也是丹系的学生,我跟她有点交往。”

    墨无溟漆黑的眼神带着几分看穿人心的锐利,“欧阳芷仪她……你从这里开始说。”

    抓重点,突然停住话茬,绝对有猫腻。

    苏九嘴角微微一抽,当然不可能说真话了,“欧阳芷仪她挺想跟我一起炼丹的,这是一个机会啊。”

    谎话张嘴就来。

    墨无溟静静地看着她瞎扯完,冷声拆台:“以欧阳芷仪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为了跟你一起炼丹的。”

    苏九眨了眨眼,干脆往床边一趴:“我不管,我就要去。”

    耍赖了。

    墨无溟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线,她决定的事情,能跟他通个气,就已经是难得了。

    “保护好自己,你要死了,我把你拖出来鞭尸。”

    让步了?

    苏九眼睛一亮,爬起来,趴在他身上:“行,你拖出来想干嘛干嘛。”

    “……”墨无溟沉下脸,手指在她脑门敲了一下:“不许胡说。”

    苏九把鞋子踢掉,爬上床,自觉的躺在里面。

    然后像个八爪鱼一样,把墨无溟给攀住了。

    她要睡一个好觉!

    墨无溟搂着苏九,听着她的呼吸声,嗅着身上味道,让他缓缓地睡着了。

    几日的疲惫,仿佛到这里才有了港湾和安定。

    两人搂着睡到了天黑才出来。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俩这一下午都干啥了呢。

    墨无溟离开前抚了抚她的脸颊,“玄石这边不能用了,我也不能随时找你。还有,不要到处招蜂引蝶。”

    苏九重重的点头:“好!”

    墨无溟转身离开之前,又想起一件事,掐住她的先把,低头压下。

    好一番辗转流连,才不舍得退开。

    指腹摩挲着她的唇角,低声呢喃:“下次如果再有人搂你,我肯定会忍不住冲出来砍断他的手。”

    苏九眼皮一跳:“你也在角斗场?”

    “嗯,我真的要走了。”墨无溟抿着唇,幽幽地看着她,仿佛是个新婚之后,不舍得与丈夫离别的小娇妻。

    苏九伸出手,揉了揉他的脸颊:“不要跟我卖萌,快走吧,不然等会把你推倒在床,上了啊。”

    墨无溟转身就走,速度极快,生怕等会难受到爆炸,她又把自己给扔掉了。

    可见,苏九前科累累,令人忌惮啊。

    苏九回去之后炼丹炼了一夜,

    补气丹炼了很多瓶,卖不卖是一回事。

    这玩意多备一点,总比到时没有的强。

    *

    苏九炼丹名声出去之后,五班热闹的不行。

    赫连九仿佛一夜之间成了透明的,没人关注她了。

    这让从小被捧在手心里的赫连九,又气又怒,又没办法。

    整个人都变得阴沉了,身上的那股子清雅脱俗,仿佛不存在了。

    赫连聿把她的变化看在眼里,终于没忍心继续放任着她。

    他找了个时间,把苏九遇到了食堂吃饭,大家坐在一起。

    赫连九坐在赫连聿身边,表面上看上去没什么变化。

    唯有赫连聿明白,她的心态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

    心高气傲的人,总是会败给更优秀的人。

    赫连聿给苏九倒了一杯酒,然后淡淡的开口:“这段时间五班的变化很大,你可是很出名呢。”

    苏九手支着下巴,神色淡淡的,“说到底,还是要感谢赫连大哥当初给我搞的丹系学生卡。”

    一句话,掐着人心走。

    赫连九捏着手指,努力的克制情绪,抬起头:“墨九,一直都没来得及恭喜你,我敬你一杯。”

    她端起酒,笑吟吟的。

    苏九抬眼,端起酒轻轻抿了一口,似笑非笑:“谢谢。”

    并没有跟她碰杯的打算。

    赫连九俏脸紧绷,把酒喝了之后,一屁股坐下,不再说话。

    桌上的气氛,再次沉静下来。

    赫连聿眉心微蹙,看向苏九的眼神有些发沉:“小九,你是男生,不要这样。”

    苏九喝酒的动作顿了一下,抬眼,打断了他:“我怎么了?”

    他想当和事佬,也得看她愿不愿。

    赫连聿被他那种戏谑的眼神,搞的有些不自在,轻咳了一声,移开视线。

    他其实很清楚,小九和苏九根本就是两条路上的人,本来就不应该扭在一起。

    但是小九最近情绪越来越差,甚至都把这种情绪带回家里去了。

    他不能坐视不理啊。

    站在公理那边,墨九对赫连九没有任何配合的义务。

    站在私心这边,墨九是外人,赫连九是妹妹……

    总之,赫连聿是两头难。

    从效果来看,这一顿饭白吃了。

    至少赫连九之前还会装装样子。现在是沉着脸,对苏九是厌恶从里到外的表达出来。

    从食堂离开之后,她就怒冲冲往高年级的方向走了出去。

    既然欧阳骞打不过墨九,那她就找更厉害的对付他。

    最近三年级和四年级的学生都陆续回学院了。

    赫连九这次找的是即墨家族的旁系孙少爷即墨泽阳。

    神龙学院四年级的学生。

    即墨无溟没回来之前,他是最有希望继承即墨家族的人。

    即墨无溟没回来之前,即墨泽阳也是公认和赫连九最相配的世家公子。

    即墨泽阳从小天赋就高,如今二十七岁,便已快要突破元皇了。

    也是天之骄子。

    他并没有把即墨无溟的出现放在眼里,依旧在学院里刻苦学习。

    对他而言,只要实力强大,就没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

    看见赫连九来找他,即墨泽阳是挺意外的。

    “赫连小姐来找我,有事吗?”即墨泽阳的语气挺冷淡的,尽管他听过无数次赫连九的名字,但他跟赫连九并不是很熟。

    赫连九细致的脸上,染着一丝笑意:“我听说即墨哥哥历练回来了,特地来看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