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上擂台,打

    两个护卫也在看,不由看了他一眼。

    轩辕亦然压根就看不清他们的动作,她扭头看着苏九,挺好笑的:“说的好像你能看清一样,这不是椅子吗?站在那里显得你高啊?”

    苏九默默地抿唇,没吱声。

    虽然跟轩辕亦然认识不久,但是大概知道她的性格了。

    你要是不搭理她,她觉得没劲了,就不说话了。

    你要是一搭理她,那就完了。

    阿亮看着下方,眼神一滞:“真要输了。”

    轩辕亦然伸着头去看,看见就是眼花缭乱的两个人打在一起。

    她扭头,悄声问:“谁要输了?”

    阿亮看了苏九一眼:“开局方。”

    轩辕亦然心头一跳,倏地看向苏九:“你能看清楚下面打架?你什么等级?你不会双修的半吊子吗?”

    苏九:“……双修的也不全是半吊子。”

    淡淡的语气,并没有纠结的打算。

    轩辕亦然心里却像是长了草:“就算不是半吊子……你能看得清楚元皇的动作?”

    苏九红唇轻抿,没有应声。

    轩辕亦然见他不想回答,抿了抿唇,也没有再追问。

    叮噹——

    一道打铃的声音。

    角斗场的打斗停下了。

    主持人高声公布结果:“恭喜挑战方胜利!”

    角斗场内欢呼一片。

    轩辕亦然嘴巴微张,扭头看向苏九:“……你到底是什么等级?”

    苏九斜眼看他:“比你高的等级。”

    轩辕亦然:“……”那不废话吗!

    角斗场里,连续打了五场,第六场的赌注,终于是银律的哥哥了。

    轩辕亦然眯起眼睛,看向开局方的人:“嘶……即墨家的人?”

    苏九挑了挑眉。

    轩辕亦然抬了抬下巴:“那个人是即墨的家旁系,即墨轩的贴身护卫,一阶元皇。”

    她指的是下面开局方上场的人!

    还不等苏九说话,银律就恨恨的道:“好啊!原来是即墨家的人!都是墨……”

    “墨什么?”

    苏九一个眼刀子甩过来,直接让他闭嘴了。

    银律红着眼睛,抽泣着:“哼,肯定跟他有关!”

    下面已经开始大喊了:“只要有足够的筹码,欢迎大家来参与!”

    幻人形的妖兽,同等的妖兽,可以是房子,地产,各种东西,甚至是人。

    苏九抿唇:“我有很多钱,但是恐怕并不能把银律哥哥赢回来。”

    轩辕亦然冷哼一声,掏出一张卡:“这是我在角斗场从小到大存的积蓄。”

    基本上每个家族的人都会存,就是打赌赢得,都没有取出来过。

    单凭这个肯定是不够的,但是加上轩辕亦然的身份,就足够了!

    苏九挑眉:“你也不怕我输了?”

    轩辕亦然斜眼:“所以你要赢啊,你之前不是还猜中了谁赢吗?”她说完,又补了句:“你就算输了,这些东西在我手里也不值一提。我当清理口袋,省空间!你赶紧下去吧。”

    口嫌体直。

    苏九也不矫情,掀开窗户,直接跳了下去。

    而在她跳下去的同时,对面也掉下去一个。

    主持人笑着道:“看来这一场赌局的筹码很吃香啊,那么就看看两位谁的筹码比较高了!”

    对面下来的是一个胸背熊腰的男人,络腮胡,气势雄性的。

    苏九跟他站在一起,就像是瘦猴站在黑猩猩身边,对比明显。

    下面围观众人叫嚷起来。

    “还能不能行了?这年头什么人都能来角斗场了?”

    “我明天去买俩猴过来,也上去挑战去!”

    “草!赶紧的,不要耽误大家发财!”

    一群人只看身材就叫苏九下去,连筹码都不看了。

    苏九并不慌张,淡淡的看向主持人:“这是轩辕亦然的卡。”

    众人皆是一静。

    轩辕亦然的人?

    众人抬眸,纷纷看向高处昏暗的包厢。

    刚刚凭着体型叫喊着让苏九下去的一行人,瞬间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这就是家族权势带来的威严。

    尽管轩辕亦然本身实力并不怎么样,代表的却是整个轩辕家族!

    这也是苏九没有拒绝的原因。

    刚苏九同时下来的人,一听见是轩辕家族,立马卖了个面子。

    “阁下请先!”

    他拱手抱拳,跃身离开了战圈。

    开局方的抬眼看了过来,眼底带着轻蔑与不屑:“轩辕世家没落了,居然拍了一个弱鸡过来打赌局?究竟是瞧不起即墨家族呢,还是太自信了呢?”

    苏九抬眼,隔着面具,只有殷红的唇清晰可见,微微动了动:“是不是瞧不起不知道,自信是肯定的。”

    清冷的语气溢出。

    在护栏外面得欧阳曹石他们纷纷一震。

    拍在护栏上面,紧紧地盯着里面,“你过来,看看那个人是谁?”

    他一把将祁绍拉过来,怼到护栏上。

    祁绍当然知道是谁了,他眯起眼睛,骂道:“卧槽!这不就是刚刚打我的那个人吗?你们刚刚要是不过来,我这条命就玄乎了!”

    “你难道不会觉得他声音很像苏九吗?”欧阳曹石眯起眼睛,用力摁住祁绍后颈,阴森的打量着祁绍的神色。

    “他是苏九?你们是疯了吧?”祁绍扬起脸,倒打一耙:“我这脸上的伤是假的吗?都怪你们的人离我那么远,要不然我也不会挨打!”

    欧阳曹石阴沉的瞪了他一眼我,把他推回到后面去。

    不得不说,得亏祁绍反应快没有隐瞒,要不然现在已经惨不忍睹了!

    任谁好吃好喝伺候一个月,结果不但不帮忙还成了内奸,也肯定会气得弄死他了!

    角斗场,里面。

    开局方的人叫即墨青,身躯凛凛,强壮而又勇猛。

    “不出三招,必将取你首级!”

    苏九抬手,挥了挥:“口气真大。”

    淡淡的语气,波澜不惊的样子。

    围观群众见状,不由愣了愣。

    有人左右看了看,忍不住吐槽:“你们不会真的觉得他有戏吧?他的对手可是即墨轩的第一个护卫即墨青。”

    有人尴尬的:“也没有,就是觉得这小子挺有底气的。”

    那人继续吐槽:“这叫有底气啊?这明明就是不自量力!”

    有人不满的反驳:“听你这么说,你上去试试呗,对面可是即墨青,一阶元皇。”

    凉凉的语气,让那个人闭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