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找死 成全你

    “哎呀,谁啊?撞人了看不见啊——”祁绍怒冲冲的转头。

    苏九:“……我是你爹。”

    熟悉的声音,让祁绍先一拘灵,瞪大双眼就要嚎:“九——”

    啪!

    苏九一巴掌落在他后脑上,给他打了回去。

    “叫个屁,怕别人不知道我来找你是吧?赶紧跟我吵架。”

    祁绍捂着头,本来还挺委屈的,下一瞬就反应过来了,一把揪住苏九的领口:“草!你敢打我?我弄死你!”

    他一转身,把苏九摁在后面的柱子上,低着头,激动的不行:“九哥,你没事吧?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

    苏九白了他一眼:“你来了,差点没把谢忱搞疯了。”

    祁绍一愣:“呃……他怎么了?”

    “他跟来神武大陆了。”苏九说着,视线看向走来的人,“继续骂我。”

    “弄死你个不长眼东西!小爷你也敢撞!”祁绍反应很快,扯着苏九领口,往后一转,抵在了护栏上:“他怎么来神武大陆的?什么情况?”

    苏九眼皮一掀,“因为你呗,你知道抓了你的人是谁吗?”

    祁绍摇头:“不知道,他们一直把我关在客栈或者是酒楼,就是把你推倒裂缝的那五个人。”

    苏九偏了偏头,落在不远处的人身上:“只有五个跟着你?”

    “我也不清楚,他们本来想叫我把你引出来,准备把我安排到神龙学院里面去,但是好像是那个中间人受伤了。”

    受伤了……难道是欧阳骞?

    苏九略微挑眉,瞥向走近的人,猝不及防抬起手。

    砰!

    一拳头落在祁绍的脸上,啐了一口:“草!不知死活!也不看看你家小爷是谁?”

    骂骂咧咧的走了,刚好跟过来的欧阳曹石擦肩而过。

    欧阳曹石侧目瞥了眼戴面具的少年,眼底带着打量的目光。

    走到祁绍跟前,冷睨着他:“你少跟人起冲突,神武大陆的人没有一个人是好惹的!你们几个好好看着他,不要让他跟别人接触!”

    祁绍捂着脸,哭着看向苏九离去的背影。

    九哥——!

    你不是来带我走的吗?

    我不要再当猪!了!啊!

    苏九看见祁绍被养的白嫩嫩,心里那一丝担忧也就褪去了,顺着来的路,准备回包间。

    结果冤家路窄,迎面而来两个人,福大亨和林子聪!

    本来戴面具是保险,结果惹来俩傻逼。

    苏九抄着双手,眼神冰冷。

    对面俩人吓得往后跳了两步。

    福大亨指着苏九就骂:“好你个王八蛋!居然还敢来这里?”

    林子聪扬手一挥:“来人,给我把他逮住!今天我要把他活剥了!”

    两人上次带人去客栈,结果人去楼空还被客栈掌柜打了一顿。

    晦气的很!

    四九城到处隐藏的都是大佬,何况“黑店”那种老字号的店,他们也不敢招惹。

    没想到过了一夜之后,居然又见到这孙子了!

    必须得给他办了!

    随着林子聪扬手一挥,走过来两个元王高手。

    苏九瞥了眼角斗场里面,不耐烦地警告:“我今天不想跟你们浪费时间,滚远点。”

    两个元王也是个刺头。

    在角斗场他们也是打过不少胜架的。

    听见对方如此嚣张,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模样,顿时就怒了!

    “倒是要看你有几分能耐!”

    一人凝聚元气,已经凶猛的冲过去了。

    苏九眼底陡然流露出几分煞气:“找死,成全你。”

    他身形冲过去,丝毫没有留情。

    对外人而言,他们就是擦肩而过。

    元气与速度的冲击!

    元王瞳孔微缩,浑身一颤,僵直在原地。

    苏九手里抓着匕首,鲜血顺着往下滴落。

    速度太快,出招太狠,直接致命。

    另一个元王双目圆睁,当即抽出佩剑,发出迅猛的攻击。

    苏九并没有拿出剑,沉着脸,犹如杀神降临。

    身形极为迅速,对方根本碰不到他一根头发。

    哦噗!噗嗤!

    一刀下去,另一刀跟着落下。

    插进动脉的同时,横向挑断他喉咙。

    鲜血像是不要钱一样喷洒出来!

    扑通!

    元王跪地,捂着脖子,趴在地上。

    福大亨和林子聪惊恐的瞪大双眼,

    解决掉两个元王,分分钟的事情!

    这,这怎么可能呢?

    惊恐、骇然在心底蔓延开来。

    唰!

    少年侧目扫去,双眸淬冰,森寒刺骨。

    扑通!扑通!

    两人双腿发软,吓得双双跪地。

    叮噹——

    一道打铃的声音。

    角斗场的比赛结束了。

    苏九没时间搭理他们,冷冷地往包间里赶去。

    天晓得,福大亨和林子聪是靠着第一轮比赛结束而捡回了一条命。

    包间里。

    进来的时候,两个护卫看向苏九的眼神多了几分恭敬。

    苏九淡漠的走过去,视线下方角斗场。

    银律扭头看过来:“主人,大哥受伤了……你看,他身上都是血,肯定是不愿意屈服被打出来的!”

    他抽抽搭搭的,好像亲眼看见了一样。

    苏九视线落在下方,银律哥哥的头发并不是银色的,而是如绸缎的墨色,相貌比银律更加刚硬,棱角分明的脸庞,坐在那就自有一番气魄。

    “你大哥什么修为?”

    银律抬眼:“在我之上吧,如果跟人类相比的话,就是元皇级别了。”

    此话一出,房间里几人都是一愣。

    轩辕亦然诧异的:“元皇以上的高手,应该对这些妖兽不感兴趣的啊。”她顿了下,又补了句:“不过也不能排除那些有不良爱好的。”

    银律登时剜了她一眼。

    轩辕亦然扭头哼了一声。

    苏九:“……”

    两护卫:“……”

    三岁,最多了!

    彼时,角斗场里面有人开始说话了。

    新一场比赛的赌局开始了。

    银律紧张的盯着下面,“会不会是大哥?”

    没人理会他,当家都低着头往下看呢。

    紧张的等待了几秒,却并不是银律哥哥。

    但是这一场比赛有点看头。

    两个元皇等级对打,场面不是一般的精彩。

    苏九靠在窗边,漫不经心的看着,观看高等级的人打架,那是一种享受。

    没有拖泥带水,只有你来我往。

    看似轻飘飘的,处处充斥着杀机。

    这两个元皇打的精彩,下面围观的人群声音就叫得越大!

    观众的情绪被引爆了,里面的人丝毫不受影响。

    苏九眯着眼睛,勾唇:“开局方要输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