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我说还你二十颗就是二十颗

    五班成功被分为了高级重点班,在新生的地位直线上升。

    原本觉得五班人成天跟傻子一样的其他班级,开始有点羡慕这些傻子了。

    毕竟成为重点班,得到的修炼资源肯定就更多了!

    五班换了秋导师之后,勾心斗角都变少了。

    秋导师总能安排到大家满意的程度,也不趁机挑拨大家的情绪。

    有秋导师在,很多事情说通了,苏九做事更方便了。

    不是去学生会,就是在宿舍,钻进空间里炼丹药。

    两天时间,上次拿的药材都快用完了。

    苏九十分惆怅啊。

    擂台赛还没结束,也没有金币去找轩辕亦然买药材啊。

    赫连聿看了眼趴在桌上的少年,关心的问:“你这两日情绪很低,怎么了?”

    苏九看了他一眼,幽幽地:“你能不能给我搞一张丹系的学生卡?”

    赫连聿微微一愣:“你要那个做什么?”

    苏九手支下巴,“当然是炼丹了,我还能吃不成?”

    赫连聿看着他,呆了好几秒,才道:“你不会是炼丹师吧?”

    苏九打了一个哈欠,继续趴下:“你就说你能不能搞吧?”

    赫连聿沉吟了几秒,提议道:“若你真是炼丹师,你不如以丹系新生的身份去办个学生卡,如果是炼丹师身份的话。你擂台赛上还能再增加两个点的金币。”

    苏九眼睛一亮,压着声:“还有这好事?”

    赫连聿笑了笑:“你认为这是好事就是好事,但是元气和炼丹双修的人,咱们学院没几个。有那么两个,都是捡芝麻丢西瓜,上不去的半吊子。”

    也就是说,天赋挺高的,但是两者不能兼顾,就两边都是半吊子了。

    但这对苏九来讲不是问题啊。

    “可是丹系的报名结束了,我还能去丹系办学生卡吗?”

    “原本是不可以,但你不是还有你赫连大哥吗?”

    赫连聿忽然忍不住调侃道。

    苏九扬了扬眉,上岸往上爬:“一切就交给赫连大哥了!”

    赫连聿好笑的摇了摇头:“我下午去帮你问问,应该是没问题的。”

    苏九点着头。

    赫连聿离开前,问:“你什么品阶,到时候我方便跟他们说。”

    苏九抬眼,挺随意的:“四品初期。”

    赫连聿听完刚想走,后背僵住了,不可置信的转回头:“你刚刚说什么?”

    苏九眨了眨眼:“四品初期?”

    这玩意不想报真的都不行,因为学生卡会有限制只领同品阶药材。

    她又不像轩辕亦然那么有后台,还是实话实说比较好。

    赫连聿舔了舔唇角,拉一把椅子,坐在他面前:“你是四品初期?你真的假的?”

    苏九脖子往后仰,不是特别能明白他这么激动的模样是要干什么。

    “我听得见你说话,不用离这么近。”

    赫连聿自知失态,忙坐正身子,面上还是很认真:“到底还是真的还是假的?”

    苏九掀了掀眼皮,挺烦的:“就是四品!”

    赫连聿就这么望着他,像是被这个品阶刺激的不轻。

    半响之后才缓过劲来。

    “你……我带你去见一个长老,你去不去?你可以拜他为师。”

    苏九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我只要学生卡,我有师父了。”

    赫连聿见他表情逐渐开始不耐烦,只能把嘴里的话又咽了回去。

    “行吧,那我现在就去帮你办。”

    他转身,步伐很快。

    苏九手支下巴,目送他离开的背影,眼底若有所思。

    虽然赫连聿并没有说,但是从他的眼神每次落在她脸上的惊奇度来看,

    赫连九都不找她麻烦了。

    估计吓得够呛。

    还真是,自从赫连九看见苏九的容貌之后,就对他打心底里产生了一种畏惧。

    一边是恨的想杀了他,一边是恨不得远离。

    她老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无所遁行!

    *

    有赫连聿的帮忙,苏九没多久就拿到了学生卡。

    有了学生卡之后,不但有了药材,就连炼丹的地方都解决了。

    苏九把二十个生骨丹提给岳霁华的时候,岳霁华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我之前谁跟你开玩笑的,你怎么还真的去买迷丹药了?你花了多少钱?”

    苏九眉梢微挑:“我没跟你开玩笑,我说还你二十颗就是二十颗。”

    岳霁华有些咋舌。

    李白和傅榆在旁边捶胸顿足:“早知道倾家荡产,我们也给你买生骨丹了了。”

    俩人纯属臭贫。

    谢忱低着头,坐在桌前,神情很低落。

    来这里这么久了,尽管知道祁绍过得还不错,但是架不住担心。

    苏九手指支着下巴,懒懒地看着他:“等过一段时间,我们请假去四九城里去转转。”

    谢忱眼睛一亮:“还能请假?”

    苏九顿了一下:“不行的话就叫赫连聿带我们出去。”

    墨无溟现在是忙的找不到北,目前她留在学院里是最安全的。

    若是真要离开,赫连聿无疑是个很好的保护伞了。

    不论对方是谁,总要顾忌一下赫连家族。

    谢忱点头:“也行。”

    岳霁华奇怪的看着他们:“你们去四九城有事吗?”

    苏九斜眼看上他,“小孩子别管闲事。”

    岳霁华:“……”

    咱俩也不知道谁是小孩子!

    心里并不服气。

    傅榆。李白俩人在旁边提议道:“你要是再去四九城的话,一定要去角斗场。”

    苏九抬眼:“怎么?坐骑是死的还不够惨?”

    一刀插得死死的。

    三人脸都抽了抽。

    傅榆:“虽然疙瘩虎死得很惨,但是你不懂,角斗场的魅力,并不是生与死可以概括的。”

    李白:“四九城的角斗场,一边是坐骑、灵宠、魔兽这些一起打架的。但是还有一边是人跟人打,你知道他们赌得是什么吗?”

    苏九不解的看着他们。

    岳霁华接过话茬:“赌得是各种资产,房子,地皮,人,妖兽,各种东西。只要你出的东西够合理,有那个价值。”

    苏九扬了扬眉:“你们还挺了解的吗?”

    三人干笑了两声。

    他们没去零另一边角斗场,完全是因为没本钱。

    谁晓得去了另一边,坐骑被咬死了,哭成了泪人。

    这丢人的事情,他们还可不想再经历一变了。

    ——主人主人!

    银律的声音,忽然在神识里紧张的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