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考试打打打

    *

    翌日,班级。

    苏九顶着那张过分姝丽的脸庞走进,坐到座位上。

    上课的时候,秋导师看着他:“那位同学你是新来的?为何坐在墨九的座位上?”

    众人扭头,异口同声:“他就是墨九!”

    秋导师呆滞了几秒,就回过神了。

    看上去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就是拿起笔记的时候,拿倒了!

    第二堂课是冯导师,自然也是受了不少惊吓。

    但是他跟秋导师不一样,打心底里记恨苏九。

    他受到惊吓的同时,已经想好了对付他的计划。

    时间过得飞快。

    月底的考核即将到了。

    二十个班,一个班五十人,集体进入大型的考场。

    “这次考核内容是从老生的手里,抢到五个号码牌,只能用技能!”

    内场监考导师的声音扩散开。

    二年级的老生,缓缓地入场。

    每个老生都有一个擂台,想要号码牌就上去打。

    赢了就是你的!

    跟老生抢号码牌,新生自然是哀怨连连了。

    但是等于高于元灵的学生们就无所畏惧了。

    甚至还非常期待!

    谁不想在一个大的场合一展身手!

    二十个班,之前都没有分号。

    考试的时候班级导师才开始抽的临时号码。

    苏九他们班抽到的是五号。

    全年年级学生聚集,还是非常浩大的。

    至少苏九他们站在里面,都给淹没了。

    当然,周围的都注意到了,五班有一个长的非常漂亮的新生。

    乍一看就跟个女的一样。

    颜值控不管是男是女,反正看就对了!

    墨无溟跟苏九站在一起,众人看着看着,忽然就觉得这俩人好登对。

    赫连九凑到苏九跟前,以前觉得挺显眼的一个人,就这么被比下去了。

    说不后悔都是假的!

    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不会掀开墨九的面具!

    再郁闷再后悔,也无可奈何。

    这时,听见考核场内又有人喊:“小九——”

    是欧阳骞站在一个擂台上。

    赫连九抿着唇,朝着他抬手摇了摇头。

    心里却十分厌烦!

    欧阳骞得到回应之后,一双眼睛的阴鸷都变浓烈的,死死地盯着他身边的少年。

    墨九,你就是变成天仙娘娘,我也不会放过你!

    杀他!势在必行!

    赤裸裸地杀意,不遮不掩。

    苏九不想注意到都很难。

    他微微倾斜,靠在墨无溟手臂上:“想到等会要打架,我就激动地站不稳了。”

    其他班级的新生:“……”

    这新生怎么这么会吹牛逼呢!

    赫连九的注意力在苏九的动作上,她往前一步,刷存在感:“即墨哥哥,你等会……”

    “考试即将开始——!大家准备好!”

    监考导师的声音打断了她。

    赫连九咬着下唇,恨得要命,却只能准备跟着进去考试。

    监考导师一上场,新生们立马冲进去选择考试的对象了。

    欧阳骞基本上是被直接忽略的那一个。

    以他狠辣,估计考个试都能出人命。

    苏九慢吞吞地,瞥见欧阳骞的眼神,直接无视,选择了一个二年级的。

    欧阳骞也不着急,掐着腰,冷冷的看着他。

    苏九刚刚刚准备上台,二年级的老生道:“你就是墨九吧?我劝你还是去选择欧阳骞吧,他已经给大家放话了,谁跟你打就是跟他作对,你你就行行好吧。”

    苏九挑了一下眉头,歪嘴一笑:“是你跟他作对,又不是我。”

    单手撑在擂台边,跃身而上。

    那老生见他这个反应,不由愣了一下,旋即有些恼怒:“你这是成心跟我过不去了?”

    苏九扭了扭脖子,挺奇怪的:“大哥,我考试叫跟你过不去?那要不然,你把考试的号码牌给我?”

    “你做梦!”

    老生气脸色发黑。

    苏九撇嘴,摆了摆手:“那就别废话了,赶紧的。”

    那招手的样子,就跟唤宠物没区别。

    这简直就是羞辱!

    老生咬着牙,怒发冲冠:“找死!”

    他双手掐诀,一击爆裂元气弹,飞向苏九。

    苏九双手结印更快,一股红色元气爆出,直接把他的元气弹挡住了。

    老生眯起眼睛,抽出一只手,再次掐诀。

    那是一个加速引爆的技能,朝着苏九面前的元气弹打了过去。

    砰!

    元气弹炸开,爆出闷响。

    擂台上尘起飞扬。

    老生冷嗤一声,拍了拍袖口:“不过如此!”

    话音刚落地,耳边传来少年轻慢的声音:“还没结束呐。”

    老生心头一凌,抬头之际,只看见对方全身上下都是元气,直接做出一个保护层,挡住了他的攻击。

    与此同时,对方已经掐诀,用他之前的那一招,打出一击元气弹!

    砰!

    老生一个大意,直接从台上撞下去了。

    苏九走到擂台旁边的柱子边,把号码牌收了起来。

    果断的跳下擂台,继续寻找下一个猎物。

    外场监考导师通过晶石传送的画面,监控着全场。

    先是看见一个面容冰冷的新生,打败了一个擂台。

    而后又看见一个新生,一个元气弹解决了战斗。

    “啧!这两个新生不错啊?”

    “是不错,一盏茶时间没到,已经拿到第一个号码牌了。”

    “我看看,好像都是五班的。”

    “你们俩别太高兴了,以前入学考核的时候又不是没有,后期上不来,就被其他新生超过的比比皆是!”

    “滚滚滚,别在这里放屁,就觉得他们俩能到最后!要打赌吗?”

    “赌鬼!”

    外场监考导师陷入了安静。

    少倾,导师又道:“那个新生也不错,看他的出招,不太像神武大陆的人啊?”

    “你那么能看,怎么不去看相呢?”

    “不是,你这么会抬杠,以后学院盖房子让你去抬大梁?”

    “……”

    监考倒是再次陷入了安静之中。

    外围看见导师们起争执导师们,纷纷紧张的不行。

    都生怕是自己班里的学生不行,到时别免不了挨说。

    偏生有一个人,他别担心学生不行,他是担心学生太行了。

    那就是冯导师了,从考试开始,他的眼睛就一直盯着苏九的位置看。

    但是画面太多了,苏九走了的也快,他并不能准确的找到。

    生怕他走到欧阳骞那边去!

    那倒不至于。

    因为苏九故意从欧阳骞的擂台旁边绕了三次,就是不上他的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