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我的孩,你不是丑八怪吗?

    她猛地伸手,一把抓住面具边缘,就这么把苏九脸上面具给掀开了!

    “赫连九!”赫连聿脸色一变,冲过去一把抓住赫连九拿着面具的手腕,将面具抢走。

    彼时,赫连九却已经惊呆了:“你……你是谁……”

    “让你失望了?”

    少年眉眼轻抬,脸如桃杏,皮肤很白,五官鲜明,双唇像涂了胭脂般红润。

    一个完全超越性别的美艳脸庞,惹眼的不像话!

    赫连聿闻声扭头,当即瞳孔一缩,抓住赫连九的手松开了。

    “你……你的脸……”

    苏九冷眼看着他,拿过他手中面具,在手里摇了摇:“我长得不丑,你们兄妹俩也不用这么惊讶吧?”

    两人哪里是惊讶他长得不丑,而是这张脸太像了!

    太像他们的父亲,赫连歌了!

    岳霁华他们走过来,有些担心的解释:“小九长的太好看了,路上总有人心怀不轨,所以才戴面具的!”

    赫连九白着脸说不出话。

    赫连聿则是目光沉沉,满眼的惊涛骇浪。

    他凝视着对方抹额,又扫了一眼赫连九的额间。

    喉结滚动两下。

    “你的这个……”他抬手,就想去碰苏九的抹额。

    苏九脑袋一歪,避开了:“不好意思,这是我爹送给我的,不能随便给人碰。”

    “你爹……”

    赫连聿唇瓣动了动。

    赫连九抓住他的胳膊,吓得藏在他的身后。

    这个人该不会是爹爹在外面的私生子吧?

    赫连聿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底的震撼:“原来如此,小妹不懂事,还请墨公子不要放在心上。”

    苏九松了一下肩膀,“无所谓,这玩意带着也挺闷的。”

    指尖盯着面具,转了转圈圈,丢进了空间袋里。

    其他人早已看呆了说不出话来。

    他们还么见过哪个男人长得比女人还漂亮的!

    一致认为赫连九已经很好看了,尤其是眉心凤尾花,点睛之笔。

    谁知道又出现一个更好看的——男人!

    仅仅是一缕白色齐眉抹额,就将这张脸衬托的熠熠生辉。

    太美艳的脸庞,就需要一抹清雅的装扮,才会美的如此极致!

    众人都找不到声音了。

    唯有谢忱最冷静:“九哥,下午还要去练武场,结束之后还要打擂台赛吗?”

    苏九微微摇头:“今天累了,不打了,先去练武场吧。”

    他低下头,边走边摆手。

    一行人很快就消失了。

    卫帆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墨九这张脸……生的也太奇怪了吧?”

    “……”

    无人应答。

    卫帆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学生会人互相看了看,乖乖地走了。

    没人知道苏九这张脸,究竟给赫连聿兄妹两带来多大的冲击!

    *

    练武场。

    苏九跟在谢忱后面进去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

    “卧槽,哪里的学姐?长的这么好看?”

    “呃……好不想是学姐,是学长?”

    “哎呀,别挡着我了,我看看……”

    一群人张望了半天,原来是谢忱他们那一伙人。

    有脸皮厚凑了过去:“学长,你是几年级的啊?”

    苏九弯腰坐在台阶上,双手撑着后面,眉心微微蹙起:“你发什么骚?”

    ——你发什么骚?

    清冷的声音,独特的韵味。

    卧槽!!

    众人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你你你……你是墨九!”

    “我靠,你真的假的你不是丑八怪吗?”

    “我滴孩……”

    感叹声一道到一道。

    众人下巴掉在地上,都扶不起来了。

    女学生们都红着脸,有点不好意思看苏九。

    赫连九的同桌不满的:“你,你不是说你长得丑吗?”

    苏九懒懒地扫了她一眼:“本来觉得我挺丑的,可是一看见比我丑的还瞎嘚瑟,我觉得挺有自信了。”

    这嘴,不是一般的毒。

    两个女学生脸色青白。

    单凭他这张脸来讲,她们根本反驳不了。

    就连他们捧在手上的赫连九,也比不了!

    最后,俩人只能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苏九不痛不痒的。

    “九哥,这边的有空房间了!”

    谢忱在旁边喊道。

    苏九起身走了过去,抄着双手,步伐轻慢的,依然是以前那副懒散的样子。

    但是有了颜值滤镜之后。

    怎么看怎么潇洒!怎么看怎么帅气!

    众人互相看了看。

    男女脸色都有点泛红。

    神魂颠倒,男女不分了!

    苏九在练武场待了一下午,随便面对面的给岳霁华他们提了意见。

    果然改善了不少!

    出来的时候,难免又是一阵抽气声。

    这一天过得还算充实。

    晚上回房之后,苏九本想进空间炼丹的,既然有药材就先试试把生骨丹炼出来。

    她想的倒是挺美的,但是晚上猫儿闻着鱼腥就来了。

    这一下整个宿舍的人都没睡着。

    就搁床上躺着呢。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他们摸着就离开宿舍了。

    谢忱继续该睡觉的睡觉。

    只有周制和周胜一脸懵逼的听着两人说话开高速。

    一开始没怎么听懂。

    直到吧唧吧唧,啃嘴巴的声音。

    两人浑身冒火,全身都是汗,来劲了。

    苏九当然不可能真的在宿舍搞出什么事,一脚抵在他的小腹上:“别闹。”

    墨无溟翻身侧卧,衣衫半敞,手肘抵在床上,抬眼:“说吧,今天干什么好事了?”

    苏九嘁了一声,一只腿曲起,手搭在上面,吊儿郎当的:“像我这种大好人,我哪天不干好事了?”

    墨无溟差点被她逗笑了,压着嘴角,手捏住她的下巴:“那你就给我说说今天干的好事吧。”

    苏九简洁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尤其是擂台赛的时候。

    激动地坐了起来,盘着腿:“明天我得再忽悠两个人去跟我打擂台,等到擂台赛打完了,我就成大富翁了。”

    墨无溟沉黑的眼眸闪烁着光泽,仿佛看在一个正在绽放光芒的宝贝。

    “对了,你认识轩辕亦然吗?”

    墨无溟挑了挑眉:“怎么?你们见面了?”

    苏九抬眼看着他:“你师父……不会是……”

    墨无溟忽然抿唇:“嗯。”

    “我!草!”

    苏九一句脏话飚出来。

    却听见墨无溟不正经的扯了扯散开的衣襟:“姿势已摆好,供君享用。”

    苏九坏坏的挑了挑眉毛,饿虎扑食,骑在他身上。

    两人又是一番,唇枪舌战。

    周制:“……”

    周胜:“……”

    仿佛明白了他们为什么出去了。

    睡意全无。

    墨无溟是半夜走的,总算没有让人熬一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