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可能因为我是一个天才吧

    等到她七拐八拐的走出竹林的时候,欧阳骞他们已经等不及跑了。

    于是她顺利的去导师书房,拿到了放在桌上的技能书。

    彼时,在课堂讲课的冯导师,见墨九一个时辰都没回来。

    心里都觉得稳住了。

    这小子绝对很惨!不死也半条命!

    就在这种舒心的想法里,心情也变好了。

    “报告!”

    少年清冷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冯导师双目微睁,倏地扭头:“你怎么——”

    他差点脱口就问“你怎么没事!”

    苏九走进来,把技能书放在台上:“拿来了。”

    冯导师额角青筋直跳,心里暗骂,欧阳骞这个没用的东西,一个新生都解决不掉!

    他哪里知道,欧阳骞也在骂他这个老东西,连个学生都支不开!

    冯导师沉着脸,借题发挥:“都上课多久了?你拿个东西在神龙学院转了一圈?”

    苏九面不改色的:“我迷路了。”

    一个新生迷路很正常。

    但是从导师书房到这里,直直的一条路,想迷路就太难了!

    这敷衍简直太不走心了!

    同学们互相看了看,都没吱声。

    曲皓冷嗤了一声:“这一条道都能走迷路,眼睛是借来的吧?”

    苏九余光轻扫,语气极淡:“话太多管不住嘴巴,我可以借根针给你缝上。”

    “你——!”曲皓气结。

    啪!

    冯导师拍着桌子怒吼:“都给我住口!”

    “……”

    一片静默。

    苏九面色淡淡的:“冯导师不因为我迷路惩罚我吧?”

    冯导师阴着脸:“我的确不会因为迷路惩罚你,但是目无尊长!导师在说话,你在跟同学吵架?还有没有一点纪律了!”

    苏九:“我接受惩罚,但是请您把挑事的同学也喊出来一起,不然我不服!”

    曲皓:“我干什么?我又没指名道姓!”

    苏九:“我也没指名道姓。”

    曲皓:“你……”

    冯导师手一抬,指着外面:“你们俩都给我出去!”

    罚站而已。

    反正苏九也不想听课。

    离开前,还故意对冯导师说了句“谢谢啊。”

    差点没把冯导师给气吐血,又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针对他。

    仇算是越结越深了。

    彼时,众人就听见后面传来一道:“导师,我主动申请罚站。”

    谢忱跟着起身:“我也申请。”

    谢忱都起来了。

    岳霁华、李白,傅榆,他们就是一根线上的。

    就连周制和周胜都起来了。

    冯导师的脸一下子就绿了:“你们,你们要造反吗!”

    他要只是对着岳霁华他们三个,或许还有点威力。

    墨无溟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往外走去。

    谢忱肯定是跟他走的。

    他们是前后挨着坐的,一下座位上就空出来四张桌子。

    赫连九坐直身子,也想举手,但是这件事的到处都是。

    她不想这么丢人。

    走廊下,九个人罚站,十分的显眼。

    其他班的人伸着头往外看,全都是戏谑的。

    “我去,这还没有分出高低等级,这就开始罚站了!”

    “啧啧,一下九个人。看来咱们这个班级能选个高级了。”

    “等一下……我怎么觉得那个人好像即墨无溟?”

    “……”

    众人忽然噤声。

    定睛一看,可不就是即墨无溟吗?

    卧槽?

    这班的导师可以呀!

    连即墨无溟的都敢撵出去!

    不管是不是导师撵出去的,这个锅他也是背定了。

    这堂课上的并不安稳。

    最后都时间都没到,冯导师就气走了。

    但是苏九他们非常有骨气,一直站到下课。

    其实也不累,靠在墙边,吹吹牛逼比上课有意思多了。

    当然只是苏九的想法。

    岳霁华惆怅的:“唉,我觉得我月底肯定要拖后腿了,我这是不是叫没办事还习惯跟风?”

    其他几个人都默默地看了他一眼,表示赞同。

    苏九靠在墨无溟手臂上,挑眉看向他们:“你们到底哪里不懂?”

    傅榆:“不懂得可多了,尤其是技能上的。”

    李白从怀里掏出一本笔记递过去:“你看,秋导师教的这个还能懂,这个是冯导师教的,完全不懂。”

    苏九随便翻了翻,跟墨无溟当初写的完全没法比,很多问题一笔带过。

    她扬了扬笔记,咂嘴。

    岳霁华他们看着他,以为他要说出一个爷爷奶奶的。

    结果——

    “烧了吧。”

    多么的轻描淡写啊。

    李白一把抢过来揣进怀里:“这可是我这半个月的心血!”

    苏九抄着双手,歪着头,“我给你说了简单的要诀,一般人我可不教的。”

    提到这种东西,每次都是谢忱反应最快,已经站直身子,等待他表演了。

    苏九说话直接,从他们身上各自的缺陷来讲,从不足的地方补救。

    急于求成必然适得其反。

    几个人以前都不放在心上的小缺点被点出来,全部都愣了。

    李白惊讶:“你都不去上课,练武场也没有见过你,怎么知道的?”

    苏九扬眉:“可能因为我是一个天才吧。”

    几人:“……”

    能不能说点可信的!

    苏九乐于欣赏他们噎住的表情。

    事实上她去过练武场,她又不是神仙还能算到他们的缺点不成。

    整天在学生会睡觉也是很累的。

    睡饱了谁去放放风,就溜过去了。

    整体来讲,他们都没有大毛病,很稳。

    就是一点小毛病,改掉了据对事半功倍。

    墨无溟靠在墙边,微昂着脖子,清隽的脸庞像是薄冰雕刻的一般带着冰冻透彻的美感。

    苏九微微侧目,声音轻慢:“莫要再散发你的魅力了,小心脏承受不起。”

    墨无溟眼皮一掀,余光看着她,唇角一勾,手臂撑着她挡住的视角,在她腰上握了一下。

    两人毫不避讳身边几个人。

    只有周制和周胜有点摸不着头脑,问谢忱:“他们俩关系这么好?”

    谢忱平静的:“大家都是同学。”

    周制和周胜点点头,没有再深想。

    他们之所以跟着谢忱,完全是因为千叶神医,家里人吩咐他们万事要跟谢忱一条线。

    那就等于跟千叶神医一条线。

    所以俩人很少询问原因,跟着谢忱走就对了。

    下课的时候,其他班级的人都出来了。

    赫连九也走了出来,温和的喊道:“即墨哥哥,墨九,你们都快进来吧?”

    两人站着不动,昂着头,晒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