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你们俩当我是傻子吗?

    岳霁华他们也反应过来了。

    原来是即墨无溟来了。

    “……”

    一阵沉默。

    乖乖吃饭。

    赫连聿端了青菜、萝卜、炒鸡蛋,青椒肉丝,排骨汤,外加四碗米饭。

    荤素搭配,挺丰盛的。

    苏九瞥见青菜,自觉的背过身子,留给墨无溟一个后脑勺。

    赫连聿看了他一眼,端了一碗米饭给他:“今天给你准备了一份。”

    苏九皱眉,并没有接过:“不用,谢谢。”

    墨无溟伸手接住,放在她手边:“不吃就放在当摆设。”

    苏九看了他一眼,怎么老感觉他在生气,而且是因为她,而迁怒到赫连聿身上。

    苏九都有这感觉了,赫连聿能没有吗?

    他就是有,才郁闷,莫名其妙啊。

    赫连聿用筷子敲了敲盘子:“我是不是哪得罪你了?咱俩不是好兄弟吗?”

    墨无溟拿起筷子,微微抬眼:“不是好兄弟你能有机会给我端饭菜吗?”

    赫连聿一脸黑线。

    桌上安静的几秒钟。

    墨无溟开始行动了,为了拯救媳妇的身体健康,他叨了一筷青菜。

    苏九一看见那么多,反应极快,端起碗,屁股一挪,拉开两步远。

    开什玩笑,他想毒死她吗?

    墨无溟:“……一根。”

    苏九斜眼看着他,那眼神仿佛在说“我听你鬼扯!”

    谢忱低头吃饭,反应异常的平静。

    岳霁华、李白,傅榆愣是看懵了。

    赫连聿也是一脸错愕。

    墨无溟见她不过来了,郁闷地自己吃掉了。

    苏九这才挪了挪屁股,坐了回去。

    赫连聿看着她的反应,猜测道:“……你不喜欢吃青菜?”

    苏九红唇轻抿,回之:“有肉吃,我干嘛吃菜?”

    这话说的好像也没毛病。

    可是……

    赫连聿看着她面前一盘牛肉,一壶酒,“你天天都吃这个,不腻吗?”

    苏九抬头,眸光清冷:“当你哪天没饭吃的时候,你还会觉得吃这个会腻人吗?”

    赫连聿筷子一顿,面露不解:“普天之下,只要有点能耐,怎么会没饭吃?”

    苏九长睫低垂,红唇翘起两分。

    她没说,却比说话显得更有讽刺的冲击感。

    赫连聿一窒,不知为何,有点闷得慌,把他青椒炒肉递过去:“那你多吃点肉吧……”

    说完之后,他自己都愣了一下。

    苏九红唇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副会长真是同情心泛滥,别人说什么你都信?”

    赫连聿翻了个白眼,“你这嘴里就没有一句实话。”

    苏九眉眼低垂,眼底多了几分烦躁。

    以前能轻松调侃的事,现在却觉得非常膈应。

    忽然,嘴边多了一块肉。

    苏九掀起眼皮,目光中是对方担忧的眼神,虽然很好的掩饰住了,却还是击中她的小心脏。

    她张嘴,吃掉了他喂得肉。

    慢慢嚼着,心情变好了。

    他们俩倒是自然了,问题是桌上还有其他人!

    经过那晚的一宿情话,岳霁华他们都心知肚明。

    但是赫连聿不知道啊!

    他薄唇微张,受到不小的惊吓:“大庭广众之下,就算你们俩感情再好,也要注意影响吧?”

    苏九抬眼看他,恶劣的勾起唇:“怎么?你好兄弟跟喂我吃东西,你吃味了?”她侧目,对墨无溟眨眼:“还不快点喂你兄弟吃肉。”

    墨无溟刚刚是一时之间担心,忘记了其他影响。

    他抿了抿唇,还把筷子嘬了一下,叨了一块肉,伸手怼到对面。

    眼睛低垂着,完全没有看赫连聿的打算。

    ——你们俩当我是傻子吗!

    赫连聿磨牙,“你敢喂,我就敢吃!”

    他张嘴,把筷子上的肉咬进嘴里。

    墨无溟没想到他还真吃,低眉看着筷头。

    一秒、两秒、三秒……

    啪嗒。

    他筷子扔掉了:“我吃饱了。”

    噗——

    岳霁华他们实在是没憋住,就这么笑了出来。

    墨无溟冰冷的眼神扫过去,顿时让他们又噤了声。

    苏九开心的不行,不担心他再给她叨青菜了。

    虽然青菜的味道并没有那么差,但是总会让她想到不好的回忆。

    总之,不想吃!

    赫连聿膈应到墨无溟心情总算是变好了。

    这一段饭吃的还算和谐。

    只是刚刚吃完,往外走了时候,遇到了赫连九。

    赫连九看着他们一起,袖口下的双手握成拳,指甲下入掌心,刺痛才能让他保持清醒。

    她笑盈盈地走到赫连聿身边,挽住他的胳膊:“哥哥,你们来吃饭怎么也不叫我啊?我到底还是不是你的妹妹啊?”

    撒娇的晃了晃赫连聿的胳膊。

    墨无溟往前一步,挡住了苏九的视线。

    苏九侧目看他,隐约明白他怼赫连聿的原因了。

    她垂眸轻笑,抓住他背在身后的手,攥了攥。

    幸好后面一排四人,挡的死死地。

    岳霁华一头冷汗,笔直的跟李白他们靠近。

    生怕被别的发现这俩人绝世罕见的“奸情”

    赫连聿侧目看着赫连九,语气温和:“下次叫你。”

    赫连九点头,抬眼看向他旁边的墨无溟:“即墨哥哥,再过几日就要考试了,你多多加油哦。”

    墨无溟对她的不喜,可以说就写在脸上。

    他没理赫连九,侧目看向赫连聿:“快要考试了,我们也得回去复习一下最近学的内容了。”

    赫连聿心想,你一个元皇,你复习个屁!

    面上微笑着:“行,墨九也要好好考试,别给人留机会说学生会的不是。”

    赫连九用力扯了扯赫连聿的胳膊,不想叫他跟苏九说话。

    苏九迈出一只脚要走了,见状又顿住了,他微笑脸:“赫连大哥你放心,我不会给学生会丢脸的。”

    这句赫连大哥,令人受宠若惊。

    赫连聿脸上笑容不掩。

    赫连九看的格外刺眼,拉着赫连聿的手不自觉收紧。

    赫连聿手臂一疼,略微皱眉,没说话。

    苏九点完火之后就走了,心情也变好了。

    一行人跟着离开。

    赫连九才松开赫连聿,抬眼望着他,“哥哥,你现在跟墨九成朋友了?”

    关心的语气,好像并没有异样。

    如果不是她方才不直觉收紧的手,赫连聿就真的信了。

    他点头,语气有些冷淡:“我跟即墨无溟是好友,与墨九成为好友是必然的。”

    赫连聿是聪明人,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

    即墨无溟对墨九的态度不同,他跟他来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